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园地 > 佛门龙象 > 历代高僧 > 正文

佚名:留下金刚心:百岁圆照比丘尼

公元1993年6月12日,当代高僧、比丘尼圆照法师在陕西户县终南山法华寺圆寂,享年九十三岁。圆寂前,老尼告诉身边弟子,她的下世,仍要来观音山弘传佛法,为方便传法,她将转成男身。她最后说了句“我把心留给众生”,便再无声息。

去世后第四天,百余名僧俗弟子在一大青石上架起木柴,按荼毗之法将老尼遗体火化。烈火熊熊,青烟腾腾,天空中显现佛菩萨的形相。大火烧了整整一天一夜,法师遗骨成灰,牙齿等形成一百多颗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舍利(花)。尤为神奇的是,法师的心脏久焚不化,成为一个黑褐色的巨大坚固子。在场的百余名僧俗均亲眼目睹。众弟子为圆照师建了一座舍利塔,心舍利及部分舍利子装藏在塔里。

佛门奇人——圆照法师

圆照法师俗名李国惠,16岁就出家了。在70多年的出家生涯中,她德高望重,很受众僧俗弟子爱戴。1993年6月,女尼圆照在观音山上悄然圆寂,遗体被火化后,留下了百余颗舍利。佛教名山观音山从此增添了几许神秘色彩。

皈依佛门

1900年6月19日,圆照法师出生于吉林省扶余县东南乡刘家小堡,父母给她取名李国惠。在她六岁时身患小儿麻痹症,父母四处求医,李母听说浙江普陀山有一名僧,医术超群,抱着一线希望,肩背着女儿上了普陀山,找到了主持圆瑛大法师。圆瑛大法师看了李国惠的腿说,这并不是什么太大的毛病!圆瑛大法师让李国惠回去后天天喝茶水。当时五个大铜子一包的茶叶,买回来用铜锅熬了,渴了就喝,饭前饭后也喝。结果,两个半月李国惠的腿就能走路了!

3个月头上,李母带着香火,领着李国惠再次来到普陀山天童寺还愿谢恩。这位圆瑛大法师,实乃名望僧人,时已为中国佛教界的领袖人物了,上世纪40年代便担任了中国佛协的领导!李母说什么也要把李国惠送给天童寺。就这样,年仅16岁的李国惠正式出家受戒天童寺,削发为尼。圆瑛大法师就是她的皈依师父,并给她取法名曰圆照。

一个十多岁都不会走路的孩子,一旦能走路了,高兴得不得了,一天到晚总喜欢蹦蹦跳跳。不久圆瑛大法师就带她到了北京,把她安排在广济寺修习佛经。圆照跟着圆瑛师父十多年,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在战乱时期,一路上经历了无数艰难困苦,受到了圆瑛法师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父母般的爱抚,更聆听了老人家的谆谆教诲。她朝拜了南海观世音菩萨,峨眉山普贤菩萨,九华山地藏菩萨,五台山文殊菩萨,后又到青海贡嘎山,随贡嘎活佛修习密法。圆照绕道从峨眉山走川北,经甘肃,然后到青海。每天天不亮起床,做功课念经,到晚上瞧不见路才停下来,一般的路一天走八十多里,山路走四五十里。一天三堂功课,一次也不能落下。她脚穿草鞋,头戴斗笠,挑着随身的东西,有庙就在庙里过夜,没庙就在野地里打坐,天天如此。兵荒马乱之时,吃的东西比较困难,都是些粗粮杂谷。她就经常挖野菜充饥,平素最喜欢吃的野菜是蒲公英。

保护国宝

1953年春,遵照中国佛协的安排,圆照不远千里,从青海贡嘎山徒步来到陕西户县草堂寺任主持。她团结寺内僧俗,将寺庙修葺一新,修复了寺院残存设施,并与海外弟子广泛联系,得到了印度宗教界的回报,印度方面将宝物——八宝玉石塔赠送给了草堂寺,作为镇寺之宝。

文化大革命的狂烈风暴迎面袭来。圆照法师及早将宝物隐藏到别处去了。一天,有伙青年在寺内狂打乱砸,扬言要搜出八宝玉石塔,焚烧《大藏经》。原来方丈院里藏经楼有一部《大藏经》,计七千一百八十六卷,这也称得上国宝了。门外造反派们大声嚷嚷,让她交出八宝玉石塔等国宝。她怒目圆瞪,寒光逼人,手指前方,浑身颤抖。造反派们一行十多人见此神情,只好扫兴而去。她则盘腿打坐方丈楼七天七夜,滴水未进。

第八天深夜,万籁俱寂。圆照在弟子的搀扶下,悄悄登上寺内的藏经楼。她取出几件宝物,半夜命众弟子将这些宝物火速搬运到离寺院几十里处秦岭山间的一大石洞里,众僧俗弟子轮流守护。圆照领着众弟子整日风里来雨里去,来往于寺庙和山洞之间,年复一年,保护着这些国宝。10年动乱结束后,她将这些国宝完好无损地交给国家文物部门,离开草堂寺,自己只身上观音山修行去了。

山中奇遇

观音山位于陕西西安市长安区境内,隋唐以来即为皇戚显贵、文人墨客进山云游、求佛祷告、修身养性的绝佳妙地。唐太宗李世民的行宫就曾建在山上,名曰鹤场。1980年5月,圆照上山后选择鹤场为其修行之地,不久就被推举担任山上重寺——法华寺住持。关门弟子才文跟随圆照十多年,她亲眼目睹和经历了一件件奇迹,每当谈及此事,才文至今如数家珍。

有一次,才文同圆照徒步走在观音山西净池的山路上,遇到了一群松鼠。几只松鼠从树上衔来果子往下扔,迎着她们直叫。她们捡起果子,就看见几只大松鼠一边叫一边扔果子。才文立即撑起袍子接,松鼠连果带叶往下扔。它们找的果子都是好吃的,看圆照她们吃着果子,松鼠却在树上一个劲儿地欢叫。

圆照在观音山上最得意的俗家弟子李辅回忆说:1990年7、8月间,他和圆照老师父去东佛沟勘察建庙事宜。傍晚时分,来到离山口十多公里地的桦湾,忽然天气骤变,风雨交加,山路很滑。他们身上穿得单薄,浑身直打哆嗦,点火烧水。他一边烧水,一边烤火,忽然听见豹子的吼声,却看不见豹子。吼声有应有和,肯定不是一只豹子。师父看见他脸色变了,就说:“又胆怯了吧!咱们有命就活着,没命就是豹口之食,过来靠着我,你就不害怕了。”他们背靠背坐着,他路途劳累,不一会就睡着了,到了半夜,睁眼一看,嘿!在离他们不远处,几只小豹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李辅吓得起身逃避,师父却按住他不让动弹,不停地诵经念佛,拂晓时小豹悄然离去。

1992年9月初的一天中午,观音山上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圆照师父正在法华寺旁的茅草庵旁盘腿打坐做功课。弟子才文连忙进屋说:“师父,快回到寺内,在大树下边很危险,小心闪电触及身体。”圆照却纹丝未动,只轻声说了句:“你去吧,照顾好其他弟子,勿管我。”不大工夫,一道电光闪过,五雷轰顶,茅草庵旁边的参天大树被雷电击倒,折成两段,枝叶在半空中乱飞,众弟子急忙大喊师父,而圆照呢,却依旧安然无恙,若无其事,仍盘腿打坐。到后来人们才知道,那次电闪雷鸣后,圆照身上却意外留下了一道长长的雷击青印,至今众弟子对此疑惑不解。

身留舍利

1993年6月12日,已经40多天水米未进的圆照,表情突然十分兴奋激动。晚9点多钟,她对前来探视的寺内众弟子宣讲了一通佛法后,说了一句:“我将心留给众生,敬请将我的遗骨安埋在东佛沟内。”说毕,便再无声息。众人看时,已阖眼闭目,盘腿打坐,悄然圆寂。四天之后,众弟子按照佛教教规,在寺内一大青石板上架起木桥,将法师法体焚化。大火烧了整整一天一夜,法师遗体俱已成灰,唯有牙齿等晶莹如玉,完好无损,形成舍利子。另有100多颗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舍利子和舍利花。舍利花颜色雪白,在海绵状的空隙内,镶嵌着米粒大小呈红、黄、蓝、褐等色结晶体。尤为神奇的是,圆照的心脏久焚不化,成为一个呈黑褐色的巨大坚固子。火化刚结束,心脏尚软,以后逐渐变硬。当时在场的百余名僧俗弟子均亲眼目睹这一惊人场面。

所谓舍利子,是指得道僧人遗体火化后,骨质等结成的坚硬珠状物,古今十分罕见。《魏书·释老志》云:“佛既谢世,香木焚尸,灵骨分碎,大小如粒,击之不坏,焚之不焦,或有光明神验,胡言谓之‘舍利’。 ”圆照遗体火化后出现的舍利子,立即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陕西省佛协派余元大师亲自上山鉴定后,确认为罕见佛骨舍利。同时嘱咐有关部门妥善保护。此后,圆照法师舍利被安全运送到陕西省佛协机关珍存。

后记

1994年9月16日,陕西《三秦晚报》一版详尽报道了《女尼圆寂心脏久焚不化》的消息和图片。一时间引起海内外的广泛关注。紧接着,国内30余家新闻媒体刊播了这一奇闻。为了供奉珍存好圆照法师舍利,圆照生前好友以及香港、台湾、东南亚等地的众弟子捐资,1996年6月,在圆照法师圆寂三周年之际,陕西省佛协遵照法师遗愿,在长安区鸡窝子村东佛沟内建造了圆照法师舍利塔,以供瞻仰纪念。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