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园地 > 佛门龙象 > 历代高僧 > 正文

何慕斯•海克:僧伽之父——大迦叶(上)

第一章 迦叶早年

佛陀在般涅槃前拒绝任命继承者,他劝比丘们要以“法”与“律”为师,因为实践解脱道所需的教法都包含在他四十五年的说法里,他们可从中寻找。

似佛的弟子──大迦叶尊者

佛陀入灭之后不久,比丘们虽然未推举继承者,但是对一位独居长老的敬意却与日俱增,他浑身自然地散发出力量以及威严的光辉。巴利文注释书描述这个人为“似佛的弟子”,他就是摩诃迦叶,或大迦叶尊者。

大迦叶能在刚失去领导者的僧团中脱颖而出,其中有许多因素。他拥有佛陀三十二种“大丈夫相”中的七种,禅定的成就与智慧也受到佛陀的赞叹。他是唯一曾和佛陀交换僧袍的比丘,那是一种殊荣;他拥有最高程度的“激励信心的十种德行”;他也是持戒与苦行的典范。

因此,由他来召集其极力主张的第一次僧团大会,便不会令人感到惊讶。显然地,基于同样的理由,在很晚之后的中国与日本,这位令人敬畏的长老被认定为禅宗初祖。

父母逼婚

如同舍利弗与目犍连这两位上首弟子,摩诃迦叶也是婆罗门阶级。在菩萨(佛陀)出生前几年,摩诃迦叶生在摩揭陀国的大岸村,是迦毗罗梵志与其妻须摩那代毘之子,名为毕钵离。他的父亲拥有十六座村庄,俨然像个小国王一样统治它们,因此毕钵离是在富裕与奢华的环境下长大。

然而,他从小即渴望过出家的生活,因此不想结婚。当父母一再怂恿他娶妻时,他告诉父母会一辈子照顾他们,而在他们死后,就会出家成为沙门。不过他们一再坚持他必须娶妻,为了安慰母亲,他终于同意结婚──条件是必须找到一位符合他完美标准的女孩。

为此,他雇请金匠打造一个纯金的美女雕像,并为她配上华服与美饰,然后显示给他的父母看,说:“如果你们能为我找到像这样的美女,我就同意过在家的生活。”不过,他的母亲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心想:“我的儿子过去一定累积了许多善德,而他一定是和这个金像一样的美女共同完成的。”于是,她找到八个婆罗门,赐予他们丰厚的礼物,请他们带着美女像四处去找寻类似的人。这些婆罗门心想:“我们且先去摩达国,那是个出产美女的宝地。”他们在沙竭罗城找到一个足可和金像媲美的女孩。她是一个富有婆罗门的十六岁女儿──拔陀迦比罗,比毕钵离(大迦叶)年轻四岁。她的父母同意对方的提亲,于是婆罗门们便赶回去报佳音。

然而,拔陀迦比罗和毕钵离一样也是不想结婚,她想过梵行的生活,出家当女沙门。她和毕钵离这种一致的心愿并非巧合,而是源于过去所造业力的紧密连结。这个连结在此世成熟,他们在年轻时以婚姻结合,然后再果断地分开──又一次更高层次结合的决定。最后两人都圆满了修行,在世尊座下证得最高圣果。

听到自己的计划被破坏,父母亲真的找到一个和金像相符的女孩,毕钵离很难过。他想毁约,于是写了一封信给女孩:“拔陀!请另寻门当户对的佳婿,和他一同过快乐的生活。因为我想出家成为沙门,请勿有遗憾。”拔陀迦比罗的心思和他一样,也悄悄写了一封相同的信给他。但他们的父母,早就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便中途将信拦下来,换成为欢迎的信函。

与妻同发愿成为沙门

所以拔陀被带往摩揭陀,这对年轻的佳偶还是结婚了。然而,由于两人都渴望出家修行,因此彼此同意保持独身生活。为了显示他们的决心,每晚上床前,他们会在两人之间摆一个花环,并决议:“如果那边的花枯萎,就知道谁已生起欲念。”到了晚上,他们都彻夜保持清醒,以避免身体接触;白天,甚至不需要照顾庄园农场。

毕钵离的父母死后,两人得负责经营庞大的产业。这时,他们开始感觉到出家的诱因。有一天,当毕钵离巡视农地时,他似乎是带着新的眼睛去看从前就看过的东西。他观察到,农场工人在垦地时,会有许多鸟聚集,大啖犁沟里的虫。对农夫来说这个景象十分平常,却令他惊吓。那带来财富的事业令他感到震撼,他的田产竟是其他众生痛苦的回馈,他的生活是用许多土壤里的虫,以及其他小生命的死亡换来的。想到这里,他问其中一个工人:“谁必须承担这些恶业的果报?”

“你自己,先生。”他回答。

被业报的洞见所震撼,毕钵离返家并思维:“如果我必须为了这个杀生而承担罪果,那财富于我有何益处?我最好将它们全都交给拔陀,出家过沙门的生活。”

但在家里,拔陀同时也有类似的经验,对于从前经常看见的事物,有了耳目一新的深刻了解。仆人铺开芝麻种子,曝晒在太阳下,于是乌鸦与其他鸟儿竞食被种子吸引来的昆虫。

当拔陀问仆人,谁应该为这许多生命的惨死负起道德上的责任时,仆人回答业报的责任是她的。于是她心想:“单单这些恶业,就足以令我在一千世的轮回大海中,无法冒出头来。等毕钵离一回来,我就立即将一切都交给他,然后离家过沙门的生活。”

当两人发现彼此想法一致时,他们从市集买来橘色衣袍与土钵,然后互相剃头。如此看起来就像沙门游行者,他们并发愿:“我们一定要找到世上的阿罗汉!”虽然他们尚未遇见佛陀或他的教法,但他们直觉地知道应以大智圣者“准弟子”的身份,遵行沙门的生活。与妻各自追寻究竟解脱。

然后,他们将钵挂在肩上,悄悄地离开庄园宅第。然而,当抵达属于他们资产的隔壁村时,被工人与其家人看见。他们痛哭失声,匍匐在两位沙门脚下,叫道:“啊,亲爱与尊贵的主人!你们怎么忍心让我们成为无助的孤儿呢?”

“那是因为我们已看见三界犹如火宅,因此想追求出家的生活。”毕钵离允许奴隶者恢复自由,然后和拔陀继续上路,留下村人仍在后面哭泣。

他们行路时,大迦叶在前,拔陀紧随其后。这时大迦叶心想:“啊,拔陀迦比罗紧跟我身后,而她是个大美人。有些人可能会想:‘虽然他们是沙门,但仍无法离开彼此独自生活!’如果他们竟因此心生邪念,或甚至散播恶毒的谣言那就会严重伤害自己。因此,我们最好分开。”

当到达一处路口时,大迦叶便将想法告诉她,并说:“拔陀,你走这条路,我走另一条路。”她回答:“对沙门而言,女人确实是个障碍。人们可能会怀疑我们行为不检而来毁谤,因此让我们分手,各走各路。”

然后恭敬地对他右绕三匝,礼拜他的双足,并合掌说:“我们无数世以来亲密的伴侣关系与友谊,今天就此结束。您请走右边这条路,我会走另一条路。”他们就这样分手,各自上路,追寻崇高的目标──究竟解脱痛苦的阿罗汉果。

据经上说,大地有感于他们的戒德威力而剧烈震动,天上雷声大作,连世界边缘的山岳都传出回声。

第二章 阿罗汉比丘尼──拔陀迦比罗

让我们先跟着拔陀迦比罗走。她沿路走到舍卫城,在祇园精舍聆听佛陀开示。那时比丘尼僧团尚未成立,她就住在祇园精舍附近的非佛教女沙门修道院。她在那里住了五年,直到受戒成为比丘尼为止。

证得阿罗汉圣果

不久之后,拔陀证得阿罗汉圣果。佛陀赞叹她为比丘尼中忆念前世第一者。巴利注释书与本生故事,留给我们一些有关她前世成为大迦叶妻子的记载。

有一天,她说出下列偈,其中她赞叹大迦叶并宣示自己的成就:

佛陀之子法与嗣,迦叶尊者善入定,

觉知前世之住处,洞见天界与恶趣。

彼亦已达成无生,圆满圣者之正智,

具足三种智证明①,为具三明之梵志。

拔陀迦比罗亦然,无死三明之女尼。

战胜魔罗与眷属,此身已是最后身。

见过世间大危险,吾等出家成沙门。

如今已灭除诸漏:清凉寂灭证涅槃。

慈悲地看待偷罗难陀的滋扰

身为阿罗汉比丘尼,拔陀主要致力于教育年轻尼众,并指导她们持戒。在《比丘尼分别》中,记载了几件她指导学生持戒的事。其中有两件,是拔陀迦比罗忍受另一位比丘尼对她的嫉妒,而那一位比丘尼对大迦叶也怀有敌意。

偷罗难陀比丘尼博学多闻,并且善说佛法,但她显然锐利有余而柔软不足。她非常顽固,不想改变自己的行为,好几部律典都有提到这点。当拔陀也成为著名的说法者,甚至受到一些偷罗难陀学生的喜爱时,偷罗难陀便心生嫉妒。

为了滋扰拔陀,有次她和学生在拔陀的房前来回走动,大声念诵。她为此而受到佛陀的责备。

另一次,拔陀请求偷罗难陀在她拜访舍卫城时,为她安排临时住处。但偷罗难陀的嫉妒再次作祟,她将拔陀从那些住处排除。然而,拔陀已经是阿罗汉,不会再受到这种事影响,她只是轻描淡写与慈悲地看待它们。

第三章 轮回背景

大迦叶与拔陀迦比罗原是发愿要成为过去第十五佛莲华上佛的大弟子,莲华上佛出现在过去十万劫前,而他的主寺座落在有鹅城附近的安隐鹿野苑。

富有的地主夫妇

那时,未来的大迦叶是个富有的地主,名为韦提诃,而拔陀是他的妻子。有天韦提诃去寺里,坐在大众中,佛在那时宣布摩诃尼萨巴长老,是他的第三顺位弟子,苦行第一。韦提诃听了很喜欢,就邀请佛陀与全部僧团隔天到他家里用餐。

韦提诃发愿成就苦行第一

当佛陀与比丘们在他家用餐时,韦提诃看到摩诃尼萨巴长老在街上托钵,他出去邀请长老加入聚会,但长老婉谢。于是他拿起长老的钵,装满食物再还给他。

当韦提诃回到屋里时,他问佛陀长老谢绝的理由。佛陀解释:“善男子!我们受邀到家里用餐,但那位比丘只靠托钵乞食;我们住在城里的寺院,但他只住在森林里;我们住在有屋顶的地方,但他只住在空旷处。②”

韦提诃听到这个说法,心中异常欢喜,于是他思维:“就如油灯也会洒油,我为什么只满足于阿罗汉果?我将发愿成为未来佛诸沙门行者中,苦行第一的弟子。”

然后,他邀请佛陀与僧众到他家里用餐一周,并供养所有僧团三衣,顶礼佛陀,并说出他的愿望。莲华上佛观察未来,看见他的愿望会实现。于是为他授记:“从现在起十万劫后,有佛名乔达摩出现于世。你会成为他第三位上首弟子,名为‘摩诃迦叶’。”

拔陀发愿成就忆念宿命第一

至于拔陀,则受到忆念宿命第一的比丘尼所激励,发愿在未来佛座下获得这种成就。她也受到莲华上佛印可,说她将可如愿。

于是两人余生都持戒行善,死后都转生天界。

贫穷的婆罗门夫妇

大迦叶与拔陀迦比罗下一个前世记载发生在很晚之后,在乔达摩佛之前第六佛──毘婆尸佛的教化时期。

好乐求法的“一衣者”

这次他们是贫穷的婆罗门夫妻,两人穷到只有一件上衣,因此每次只有一个人能外出。在这个故事中,该婆罗门因此被称为“一衣者”。

虽然我们很难想象这种赤贫,但更难想象的是,在如此赤贫之下,他们的心并不穷。大迦叶与拔陀两人从前就是如此,虽然身为贫穷的婆罗门夫妻,但他们的生活却非常和谐,快乐并不因贫穷而减少。

有一天,毘婆尸佛将举行一个特别开示,两人都很想去参加,但只有一件上衣的他们,无法同时出席,于是妻子在白天去,丈夫则在晚上去。当婆罗门听到布施功德的开示时,内心深深受到感动,于是他想将仅有的一件衣服献给佛陀。但在他下定决心后,又感到很不安:“这是我们仅有的上衣,也许我最好先和妻子商量。没有上衣我们如何过活?如何替换呢?”

无我的布施

最后他还是排除一切疑虑,将衣服放在佛陀脚下。做完之后,他不禁鼓掌欢呼:“我胜利了!我胜利了!”国王此时在帘幕后聆听开示,听到欢呼并问明原因后,便送了好几套衣服给婆罗门,之后并请他担任宫廷教士,这对夫妻的困境也从此结束。

由于无我布施的结果,这婆罗门死后转生天界。离开天界之后,他又成为人间的国王,仁慈地对待子民,并布施供养当时的沙门。拔陀当时是他的皇后。

婆罗门夫妇

至于拔陀,她曾是一个婆罗门少年的母亲,这个少年是菩萨(未来佛)的学生,他想出家成为沙门。迦叶就是她那时的丈夫,阿难则是她的儿子。

拔陀希望她的儿子在出家之前,多认识世俗生活,但对年轻婆罗门来说,这种认识却是以一种锥心刺骨的方式降临。老师的老母疯狂地爱上他,甚至准备为了他杀死自己的儿子。这次绝望的激情相遇,让他彻底厌离世俗生活,他的父母也同意他出家修行。

另一次,迦叶与拔陀是一对婆罗门夫妻,有四个儿子,分别是未来的菩萨、阿那律、舍利弗与目犍连。这四个人都想出家,起初这对父母不答应,但之后了解到出家生活的果报与利益,最后连他们自己也出家。

梵天所转生的夫妇

在另一世中,有两个村长,他们是好朋友,决定如果他们的小孩是异性,长大后就结婚,结果真的如他们所愿。

但这两个小孩在前世中是梵天界的天神,因此他们毫无性欲,最后在父母同意下,选择出家的生活。

破镜重圆的地主夫妇

在诸多故事里,拔陀在过去世唯一错误的行为是:在介于两佛出现的某个时间,拔陀是地主的妻子。有一天,她和小姑吵架,这时一位辟支佛正好前往她们家托钵。当小姑供养辟支佛食物时,拔陀想让她难堪,便拿起辟支佛的钵,将食物倒掉,并装满泥巴。然而,她立刻就后悔了,拿回钵以香水洗净,并盛满香甜可口的饭食,然后将钵还给辟支佛,并请求他原谅自己的无礼。

由于这行为的业报混杂着黑暗与光明,拔陀在下一世便拥有财富与美貌,但身体却发出可怕的恶臭。她的丈夫──未来的迦叶,因无法忍受臭味而离开她。但由于她很美丽,仍有人前赴后继地前来求婚,不过后来的结局都一样。

她非常失望,感觉人生无趣,为了处置财产,她融化所有饰品做成一块金砖,带到寺院,供养为了纪念刚入灭的迦叶佛而建造的塔。她以至诚心献上金砖,结果身体又再度变香,首任丈夫──迦叶也来带她回家。

从梵天转生人间

在该世的前两世,拔陀是波罗奈国的皇后,时常赞助好几位辟支佛。有感于他们的突然死亡,她舍弃世俗皇后的生活,在喜马拉雅山禅修。藉由出离与禅定的力量,她转生到梵天,大迦叶也是如此。在梵天那世之后,他们就转生人间为毕钵离大迦叶与拔陀迦比罗。

从这些事我们发现,两人的前世都曾在梵天过清净的生活,也都曾一再出家。因此,在最后一世保持独身生活。放弃一切财产,并追随佛陀教法,成就阿罗汉果,对他们来说并不困难。

第四章 迦叶如何遇上佛陀

继续我们的故事,现在要回来看大迦叶。在他来到十字路口之后,他去了哪里?如前述,当两个沙门分手时,大地被他们的出离功德威力所震动。

佛陀放光等待大迦叶

佛陀察觉到大地的这次震动,知道那意味着有杰出的弟子正要来找他。在未通知任何比丘的情况下,他独自上路,走了五里路去见未来的学生──这个慈悲的举动,后来一直受到赞颂。

在王舍城与那烂陀之间的路上,佛陀坐在多子塔旁的榕树下,等待未来的弟子到达。他并未像普通沙门一样坐在那里,而是展现一切庄严的佛光。

他放光照亮八十公尺方圆,整片树林变成一片光明,他并示现三十二种大丈夫相。当迦叶到达时,看见佛陀坐在那里,充满觉者之光,他心想:“这一定就是我要寻找的老师!”

他走向佛陀,匍匐在他的脚下,大声说道:“世尊,佛陀,是我的老师,我是他的弟子!世尊,佛陀,是我的老师,我是他的弟子!”

完成出家与受戒

佛陀说:“大迦叶!若有人不知、不见,却对像你一样诚心的弟子说:‘我知、我见’,他的头将会裂开。但迦叶,我已知而说:‘我知’;我已见而说:‘我见’。”然后,他给迦叶下述三个告诫,作为他的首次正式佛法开示:

迦叶!你应如此训练自己:“对于僧团中的年长、年幼与年纪中等者,我都要存有惭愧心。

“无论我听到什么教法是导向善的,我都应专心聆听,检视它、思维它,并全心吸收它。

“于身念处正念乐住,我不敢有所遗忘!”你应该如此训练自己。

根据注释,这三个教戒便同时完成迦叶的出家与受戒。

佛陀以换衣激励修持苦行

然后,大师便与弟子一起走向王舍城。途中,佛陀想要休息而走到路旁的树下,于是大迦叶将僧伽梨③摺四折,请佛陀坐在上面,“这将对我有长远的利益”。佛陀坐在迦叶的衣上,并说:“你的衣拼布好柔软,迦叶。”听到这个,大迦叶回答:“惟愿世尊慈悲地接受这件僧伽梨!”

“但是,迦叶你愿意穿我这件破旧的粪扫衣④吗?”迦叶欣然地回答说:“当然,世尊,我愿穿世尊的粪扫衣。”

这次交换衣服,对大迦叶尊者来说极不寻常,那是其他弟子所无的殊荣。注释书解释佛陀和迦叶换衣,是想激励他从加入僧团开始,就遵循头陀苦行。

虽然佛陀在觉悟之后,谴责极端苦行为盲目之道,是“痛苦,无知与无益的”,但他并不反对符合中道架构的苦行。真正的中道不是一条轻松舒适的高速公路,而是孤单与陡峭的,需要舍离渴爱,且要忍受艰辛与不适。

因此,佛陀鼓励那些真心致力于根除最微细渴爱者,受持头陀行──誓愿过简单、知足、出离与精进的生活,他经常赞叹那些遵守这些誓愿的比丘。

古老的经典一再赞叹几种苦行:只持三衣(并拒绝多余的衣服);只穿粪扫衣(拒绝在家人提供的衣服);坚持只靠托钵乞食维生(拒绝用餐邀请);只住在森林里(拒绝住在城里的寺院)。在注释里,这些苦行被延伸为十三项,在《清净道论》讨论禅定生活的部分,对此有详细的解释。

佛陀给大迦叶的衣服是从坟场捡来的裹尸布所做成,当他问大迦叶是否愿意穿那件衣服时,他是含蓄地问他是否愿意贯彻包含(粪扫衣)在内的头陀苦行。

终身坚持严厉的苦行

当迦叶确认自己愿意穿那件衣服时,他的意思是:“是的,世尊,我愿意贯彻你希望我采用的苦行。”从那时起,迦叶终身都坚持严厉的苦行,甚至一直到老年,仍持守年轻时许下的誓愿。

之后,有次佛陀宣布大迦叶是诸比丘中“苦行第一者”,这圆满了迦叶在过去百千劫前所发下的本愿。在迦叶出家与换衣之后,仅仅七天,他就证得所追求究竟的阿罗汉果,内心解脱一切烦恼。过了很久之后,当他对阿难谈起这件事时,他说:

朋友!我犹如欠债者在乡间乞食七天,然后在第八天,阿罗汉的无漏智便在我心中生起。

译注

①三种智证明是指阿罗汉通达无碍的三种智明,即:(一)宿命智证明:明了自己与众生一切宿世之事的智慧:(二)生死智证明:以天眼通预见自己与众生在死后归趣的智慧;(三)漏尽智证明:如实了知四谛之理,断尽一切烦恼的智慧。

②依《清净道论》所说,共有十三头陀支,是佛陀所允许超过戒律标准的苦行,包括粪扫衣、三衣、常乞食、次第乞食、一座食、一钵食、时后不食、阿兰若住、树下住、露地住、冢间住、随处住以及常坐不卧。这些苦行有助于开发知足、出离与精进心。

③僧伽梨:三衣之一,即大衣,为正装衣,托钵或奉召入王宫时所穿之衣。僧团准许比丘拥有三种衣,除僧伽梨之外,还有郁多罗僧,即上衣,为礼拜,听讲,布萨时所穿用。第三种衣是安陀会,是日常工作时或就寝时所穿着的贴身衣。

④粪扫衣:即“尘堆衣”。“粪扫”意指置于道路、墓冢、垃圾堆等尘土之上的,或指被视如尘土可厌的状态。“粪扫衣支”是十三头陀支其中一支,比丘受持此一头陀支,可舍弃对多余之衣的贪着,而能少欲知足。(待续)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