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园地 > 佛门龙象 > 历代高僧 > 正文

何慕斯•海克:僧伽之父——大迦叶(下)

 第五章 迦叶与佛陀的关系

 

我们已看到迦叶尊者与佛陀之间有深刻的内在关系。根据传统资料,这关系在他们的前世中就已缔结了。根据本生故事,大迦叶在他十九世中和菩萨有连结,经常是密切的家庭关系。

 

大迦叶当菩萨的父亲不下六次,当他的兄弟两次,并经常是他的朋友或老师。由于这并非他们首次相遇,因此我们不难了解,为何大迦叶初次看到世尊,会有那么立即而强烈的信心,以及全心的奉献。

 

佛陀请迦叶指导比丘众

从迦叶的晚年来看,佛陀和这位大弟子之间有许多对话记录。有三次,世尊对他说:

迦叶!告诫比丘们,为他们开示佛法。迦叶,我或你两者之一,应告诫比丘们;我或你,应为他们开示佛法。

这些话意味着对迦叶能力的高度肯定,因为并非每个阿罗汉都能妥善与有效地说法。

 

注释书在此提出一个问题,为何得到佛陀如此高度尊敬的是大迦叶,而非舍利弗与目犍连。注释书说,佛陀如此做,是因他知道大迦叶能活得比他久,但舍利弗与目犍连则不然,此外他想巩固大迦叶在其他比丘心目中的地位,如此他们才会重视他的忠告。

 

当佛陀三次要求迦叶告诫比丘们时,都遭到拒绝。在第一次,迦叶说如今要对比丘说话变得很困难:他们不遵从劝诫,难以追踪,接受规劝时态度倨傲。他也听到两个比丘吹嘘他们说法的技巧:“来,让我们看看谁说得比较丰富,比较好听,又比较长。”

 

当佛陀听到迦叶如此说时,便找来这些比丘,为他们上了严格的一课,使其放弃自己幼稚的慢心。因此我们可以看见,迦叶的负面谈话结果,却对那些比丘有正面的利益,他如此做并非为了要批评别人。

 

第二次,迦叶也不想指导比丘们,因他们不遵从劝诫,无有惭愧,又缺少智慧。大迦叶将这些比丘堕落的状态,比喻为月缺,日渐失去美丽(信)、圆满(惭)、光明(愧)、高度(精进)与广度(智慧)。

 

第三次,佛陀请迦叶指导比丘们,迦叶再次以相同理由婉拒。这次佛陀似乎也未力劝迦叶改变心意,反倒是自己说出他们行为的原因:

迦叶!先前僧团中有长老是林住者,托钵维生,着粪扫衣,只持三衣,少欲知足,离群独居,精进不懈,并且他们称赞与鼓励这种生活方式。当这些长老拜访寺院,会受到热烈的欢迎,并被尊为一心修行佛法的人。于是年轻比丘会努力效法其生活方式,这对于他们有长远的大利益。

 

迦叶!但如今去寺院拜访受到尊敬的,并非认真苦行的比丘,而是那些著名的、受欢迎的与资具众多的比丘。由于这些人受到欢迎与尊敬,于是年轻比丘们就想仿效他们,那将会带给他们长远的伤害。因此,说这些比丘所受到的伤害与打击,是源自于对比丘生活的伤害,这并不为过。

 

迦叶向佛陀请法

还有一次,迦叶问佛陀:“为什么从前只有很少的规定,却有很多比丘证得阿罗汉果智,而现在规定多了,但证得阿罗汉果智的比丘却少了呢?”

 

佛陀回答:迦叶!当众生堕落与正法消失时,就是如此——规定变多,而阿罗汉却变少了。然而,正法并不会消失,除非伪法在此世间出现。当伪法在此世间出现时,正法就会消失。

 

但是迦叶,不是四大──地、水、火、风的巨变,造成正法消失。犹如造成船只沉没的原因不是超载,那并非它消灭的理由。造成正法败坏与消失的,是五种有害的态度。这五者即是: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与优婆夷,不尊重与随顺佛、法、僧、戒与定。只要尊重与随顺这五事,正法就不会败坏与消失。

 

我们应该注意,根据此经,优婆塞与优婆夷也是佛法的守护者。由此可知,即使佛法在比丘众中式微,但只要在家众仍尊敬与修行,就能继续存在。

 

佛陀肯定迦叶的苦行

其他和大迦叶有关的经典,大都和他的苦行有关,也都受到佛陀高度的赞颂。但有一次,佛陀在传法晚期曾提醒迦叶现在他已衰老,一定会发现粗糙与破旧的粪扫衣不堪使用。佛陀因而建议迦叶应穿在家众提供的衣服,接受用餐的邀请,并住在僧团中。

 

但迦叶回答:“长期以来,我一直是林住者,乞食维生,穿粪扫衣,并且我也赞叹别人过这种生活。我少欲、知足、独居且精进不懈,对于别人如此做我也加以赞叹。”

 

佛陀问他:“你为什么要如此生活?”大迦叶回答:“有两个原因:为了我自己乐住于当下,也为了后世比丘们,当他们听到这种生活时,可能会想效法我。”

 

于是佛陀说:说得好,迦叶,说得好!你是出于对世人的慈悲,为了许多人的快乐,以及为了人天的利益与福祉而如此生活。之后你继续穿粪扫衣,托钵乞食,住在森林里吧!

 

佛陀赞扬迦叶的离欲

佛陀也提到,大迦叶与在家人的关系是一种典范。当他去俗人之家托钵或受邀时,他不会充满渴望地想:“希望人们给我丰富与大量的东西!希望他们迅速与恭敬地给与!”他并没有这些想法,而是保持离欲,就如月亮远远地放出柔和的光芒。

 

当迦叶去俗人之家时,他的心是无染、无贪与无着的。他宁可想:“让那些想得利者得利!让那些想得福者培福!”他对于别人得利感到高兴与喜悦,就如自己得利一样高兴与喜悦。这样的比丘适合去俗人之家。

 

当他说法时,不会为了个人受认可与赞叹而做,而是为了让他们知道世尊的教法,好让那些闻法者愿意接受它,并如法修行。他是因为教法殊胜与出于慈悲而说法。

 

佛陀赞叹迦叶的禅定成就

迦叶的成就受到最大的认可,以及得到佛陀最高的赞叹,是来自于世尊说,只要迦叶愿意就能随其意愿,达到四色定、四无色定与灭受想定,也能达到六神通,包括神变力与最高的涅槃果在内。

 

他强大的禅定成就,媲美佛陀,是大迦叶之心的显著特征。就因为如此的深定,使他能自我调适,不受一切外在情况的影响,少欲、少事、少务。

 

在大迦叶保存于《长老偈》的偈中,他一再称赞禅定的平静。他是个从富足到丰盛的人,在未出家前,他是个财富与和谐都很富足的人;身为比丘,他则安住在丰盈的禅定经验中,比在前世的梵天中更为进步。

 

在一些经文中,他表现得非常严肃,我们不应以此而认为他是生性刻薄的人。他有时会以严厉的话指责别人,如此做是为了教育的缘故,为了帮助他们。当我们看他和阿难之间的关系时,尤其应该了解这点。

 

第六章 与天神相遇

 

我们的资料记载了两次迦叶与天神的相遇。之所以在此提出,是因为它们说明了他的独立精神,以及保持苦行方式的决心,连来自更高层次众生的恩惠也不接受。

 

天女拉雅来报恩

第一次是和年轻的天女拉雅。她记得自己能获得天界的快乐,是因为前世在人间身为贫女时,抱着信心供养烘干的米给大迦叶长老,并发愿:“愿我能分享你所见到的实相!”在她回家的路上,正回想自己的供养时,却遭蛇咬死。她在一片大光明中,立即转生三十三天。

 

这位天女记得此事,由于感恩而想回报大长老。她来到人间,帮大长老打扫房间与取水。在她连续三天如此做之后,长老在他的房间看见闪闪发光的她,询问过后,便请她离开,他不希望未来的比丘批评他接受天神的服侍。

 

她的恳求并未有所帮助,天女非常悲伤地升到空中。佛陀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出现在天女前向她说明善行的价值,以此安慰她。但他也说,修持禁戒是大迦叶的本分。

 

帝释天来供养

另一个故事谈到大迦叶在毕钵离洞时,他进入一段七日未受干扰的禅定。七日后出定,他前往王舍城托钵乞食。

 

那时,五百位帝释天的随从天女,很想供养他食物。她们拿着准备好的食物接近长老,请求他眷顾她们而接受供养。然而,迦叶婉拒了,因为他想眷顾穷人,好让他们能得到福报。她们数度恳求,但是,在他一再拒绝之后,终于失望地离去。

 

当帝释天听到她们无功而返时,也很想亲自去试试。为了避免遭拒,他化身为老织布工,当大迦叶接近时,便献上米饭。当米饭被接受时,显得异常芳香。

 

因此,大迦叶知道老织布工并非凡人,而是帝释,他便指责这位天王:“你犯了大错,憍尸迦,你如此做将会剥夺穷人获得福报的机会。别再做这种事了!”

 

“我们也需要福报,尊贵的迦叶!”帝释回答:“我们也很需要福报啊!但我经由欺瞒而布施你食物是否有福报呢?”“你已得到福报,朋友。”于是帝释在离开时,口诵庄严的优陀那(即兴语):

啊,布施,最高的布施!

善赠予迦叶!

 

第七章 与同修比丘的关系

 

一个如大迦叶尊者这样致力于禅修者,很难期待他能积极接受并训练许多学生;事实上,藏经中提到他的学生也只有寥寥几个而已。

 

与比丘众说法

在少数记载大迦叶对比丘们说法的经典之一,主题是关于高估个人的成就:

 

可能有比丘宣称他已达最高的阿罗汉果智,于是佛陀或他心通的弟子,便来检视与质问他。当他们质问他时,那比丘变得尴尬与惶惑。于是,质问者便知这比丘是出于我慢,高估了自己才会这么说。

 

然后,在考虑原因之后,他了解到这位比丘已多闻、受持许多教法,而使得他宣称被高估的成就为实相。洞见了这比丘的心之后,他了解到,这比丘仍受到五盖所障蔽,并半途而废,其实他还有许多事该做。

 

迦叶和舍利弗的关系

除了少数几例是大迦叶对不知名比丘或一群比丘谈话之外,经典只有记录他和舍利弗与阿难的关系。

 

前世中的关系

根据《本生经》,在前世中,舍利弗曾两度是大迦叶的儿子,两度是他的兄弟,还有一次他是大迦叶的孙子,一次是朋友。

在他的偈中,大迦叶说曾看见上万名梵天降临人间,向舍利弗礼敬,并赞叹他。

 

迦叶和舍利弗的两次对话

大迦叶和舍利弗之间的两次对话被记录在《迦叶相应》中。两次都是在晚上,在禅定之后,舍利弗去看大迦叶。

 

在第一部经中,舍利弗问:

“迦叶吾友!据说无惭无愧者,不可能达到觉悟,不可能证得涅槃,不可能达到最高的安稳,但有惭、有愧者,则可能达到这些成就。那么差多远,人不可能达到这些成就;又差多远,人可能达到它们?”

 

舍利弗吾友!当比丘心想:“如果至今尚未生起的恶与不善法正在生起,这会为我带来伤害”,然后如果他并未生起惭与愧,那么他就是无惭无愧。当他心想:“如果现在未断除已生起的恶与不善法,这会为我带来伤害”,或“如果已生起的善法正在消失,这会为我带来伤害”──如果在这些情况下他都没有生起惭与愧,那么他就是无惭与无愧。如果无惭、无愧,他就不可能达到觉悟,不可能证得涅槃,不可能达到最高的安稳。但有惭、有愧的比丘(在那四种情况中,正精进者),则可能达到觉悟,可能证得涅槃,可能达到最高的安稳。

 

另一次,舍利弗问大迦叶,如来死后,是存在或不存在,或(在某种意义上)既存在,或既不存在也非不存在。针对各种情况,迦叶回答:

 

“世尊不说这些,为什么?因为那既无利益,也不属于根本梵行,因为它不会导致离染、离欲、灭、安稳、正智、觉悟与涅槃。”

 

“那么,朋友,世尊说什么呢?”

“这是苦──朋友!世尊如是说。这是苦集……苦灭……与灭苦之道──朋友!世尊如是说。为什么?因为它会带来利益,属于根本梵行,因为它会导致离染、离欲、灭、安稳、正智、觉悟于涅槃。”

 

我们不明白舍利弗为何会提出这些问题,对于阿罗汉来说,那应该是十分清楚的。然而,这次对话不无可能是发生在迦叶刚出家,尚未证得阿罗汉果时,而舍利弗是想要测试他了解的程度;或这些问题是为了其他有此疑惑的比丘而问。

 

迦叶和其他比丘的讨论

《牛角林大经》中,记载了由舍利弗尊者带领的一次团体讨论,其中有大迦叶和其他几位著名的比丘一起参与。

 

当时,这些长老和佛陀一起住在牛角婆罗树林,在某个明朗的月夜下 ,去找舍利弗讨论佛法。舍利弗说:“这个牛角娑罗树林如此清新可人,圆月当空,娑罗树花茂盛,天香馥郁流布四周。”

 

然后,他一一询问在座杰出的长老──阿难、离婆多、阿那律、大迦叶与大目犍连,哪种比丘会为了这座牛角沙罗树林增添光彩。和别人一样,大迦叶根据自己的性格回答:

 

舍利弗吾友!若有比丘他自己是个林住者,并赞颂林住;他自己是个托钵乞食者,并赞颂托钵乞食;他自己是个穿粪扫衣者,并赞颂穿粪扫衣;他自己是个持三衣者,并赞颂持三衣;他自己少欲、知足、离群、独居,并赞叹这些特质;他自己已经达到戒、定、慧、解脱与解脱知见,并赞叹这些成就。这种比丘才能够为这座牛角娑罗树林增添光彩。

 

 

  来源:《佛陀的圣弟子传2

作者:何慕斯•海克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