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园地 > 佛学基础 > 综合 > 正文

色身生活与法身生活——斌宗法师讲述

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二日于法源寺
前言
所谓色身:乃是佛教一种述语,在一般人叫做身体,它是揽父精母血及四大种的地水火风所构成,而具有鼻目嘴等五官及两手两脚之四肢,圆颅方顶,有形有质之一个人的躯壳,谓之色身。
一切饮食起居动作等叫做‘生活’,所谓既有这个色身,当然要依赖饮食等各方面来维持生活,才能够生存于世间,这叫做色身生活。
法身:也是佛教的一种述语,它的道理很深奥,范圉很广博,非短时间所能说明。简单来说,理智所成的法性之体叫做法身——是清净离垢妙极之身,非同父母所生的粗陋垢秽生灭之身,乃个个不无,人人本具之佛性也。在佛经上有处称它为心(真心)或称为性(本性),是名异而义同。然而有人称它为精神,其实精神二字不过是人的一种精灵神气而已,只可拿来做心的表示,不可当为事实。换句话说,要把它当做代用品的看法,不能切实地去承认它为真心。假使要普遍而使人易懂的话,这个讲题也无妨改为‘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可是在座的诸位都是佛教徒,还是根据佛教的名词来讲,家内人说家内话比较亲切一点,今就依照这个题目讲下去。
1、色身和法身的生活是要兼顾的
人生在世,无论那一个都需要生活,然而要维持这色身的生活,谁也不能逃而免了衣食住之三要素。因为衣能保身,食能养身,住能安身,三者缺一不成,人生如果缺欠了物质生活的衣食住,色身上就要受到困苦。因此世人一生劳动不息,奔忙至死,总为著这三件事,固然这是人生不可缺的事,然若只为此则同一般动物,此生彼灭是毫无人生的价值,故人生岂只为穿衣、吃饭、住房子而来的吗?若此则成为衣架、饭桶了,怎能谈得上万物之灵呢?可是此外还有一个法身慧命的生活,也要衣食住的啊!况且这法身生活比较色身生活还来得重要,奈何世人毫不加意地任凭这个主人翁冻馁著,却一向都不去关心它,委实太没打算哩!可说是众生的一种颠倒吧!当知色身和法身的两种生活却要兼顾的理由是缺了色身生活,就要受到饥寒等的困苦,缺了法身生活是会被一切烦恼所祸害。
试看:我们当比丘(译为乞士)的乞士二字的解释,乞有外乞和内乞的两种意义,外向檀越(施主)乞化食粮以养色身,内向佛法乞求真理以资慧命(法身)叫做乞士,这不是明显地对我们开示色身和法身都要生活吗?
2、法身生活是什么?
色身是父母所生血肉之躯,当然要依赖物质的衣食住来生活,然而法身是无形无相的理智之体,却用不著这些东西。究竟什么是法身的生活呢?简单来说就是佛法。然而佛法中最重要的纲领要算戒、定、慧三无漏学,尤其是为佛教修学人唯一不可缺的条件,那末戒定慧就是法身的衣食住了,这戒定慧三字为法身生活上最紧要而不可缺一的三要素。这法身生活也可以叫做心灵生活,是以道德和真理是心灵的生活。
3、戒定慧为法身生活的要素
然而怎样以见得戒定慧为法身生活呢?我来举一个譬喻:‘戒’犹如衣,因为戒能防非止恶,好像衣能蔽体御寒。‘定’犹如住,因其定能静虑证心,好像房屋可供休息安住。‘慧’犹如食,因其慧能断惑证真,好像饮食能除饥渴之苦(如断惑),得到饱满之乐(如证真)。
我们如果能够受持戒学,即不起贪心,因而能得到知足无求之乐,自然没有贪的烦恼来侵搅而感受到何等的痛苦,且能令我们一心精进修行,这就是法身生活上的衣,正如衣服充足的人非仅为著严饰身体之用,同时也不致受到寒冻之苦,或裸裎之丑。
能受持定学的人,自能降伏嗔怒烦恼,常护寂静轻安之乐,心不受妄想散乱所搅,能够专志向道,这就是法身生活上的住,正如有家有室的人,自然得到安身之乐,同时也免受那瓢泊无归之苦。
能够修持慧学的人,自无愚痴行动,且能明解真理,证悟圣道,即心常朗然,得到无限的乐趣,禅悦为食,法喜充满,这便是法身生活上的食,正如饮食丰裕的人,尽管享受饲满之乐,并且不受饥冻所苦。
反过来说:我们学佛的人,如果不能守持戒律的话,则易起贪欲等心,追求世间五欲,念念不舍,常为贪等烦恼所苦,终至做出破戒违道的种种坏事来,玷污佛门,被世摈斥,自招苦报,遗害一生,这样一来,您看苦不苦呢?这就是法身缺少了衣的生活。若扩言之,世间无论何人,如没有戒律者,非仅常被贪心等的烦恼所侵搅,感受到种种的苦闷,乃至影响到一生的行为做出犯法违理,奸淫窃盗等的一切坏事来,结果被法律制裁,非但受身体上刑罚之痛苦,同时心理上难免要受著懊恼悔恨的打击,正如没有衣服穿的人,不是仅受寒冻之苦,赤身露体还是一种极丑陋的事。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