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园地 > 戒学 > 瑜伽菩萨戒 > 正文

太虚大师:瑜伽菩萨戒本讲录(二)

 己三 障忍辱度
庚一 报复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他骂报骂,他嗔报嗔,他打报打,他弄报弄,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
菩萨于修忍辱度时,处处不离慈悲方便以资摄化。若寻常人,固可以直报怨;但菩萨之饶益有情,恩者固应恩度,怨者亦应慈度,若随怨报怨,则非菩萨之行也。

庚二 不悔谢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于他有情有所侵犯,或自不为彼疑侵犯,由嫌嫉心,由慢所执,不如理谢而生轻舍,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若由懒惰懈怠放逸不谢轻舍,是名有犯有所违越,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若欲方便调彼伏彼出不善处,安立善处;若是外道;若彼希望要因现行非法有罪方受悔谢;若彼有情性好斗诤,因悔谢时倍增愤怒;若复知彼为性堪忍,体无嫌恨;若必了他因谢侵犯,深生羞耻而不悔谢,皆无违犯。
若菩萨对于有情,或实有侵犯,或虽不侵犯而彼疑为侵犯者,应向称谢忏悔。若由嫌嫉,或憍慢心,不如理称谢而致彼怀恨谋报复者,是染违犯。若由放逸而不自知,虽犯非染。若因称谢反令生慢;若藉此作方便以资调伏,令彼增长善根;若遇外道之恶见,无法称谢;或于此侵犯中,彼不欲如理悔谢,而希望更有侵犯时方受悔谢者;若遇刚强有情,因称谢反生愤怒而增恶业者;若他能忍辱不生怨恨者;若因悔谢反令他羞耻致心不安者。如上种种而不悔谢,皆无违犯。

庚三 不受忏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他所侵犯,彼还如法平等悔谢。怀嫌恨心,欲损恼彼,不受其谢,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虽复于彼无嫌恨心,不欲损恼,然由禀性不能堪忍故不受谢,亦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无违犯者,若欲方便调彼伏彼,广说一切如前应知。若不如法不平等谢,不受彼谢,亦无违犯。
菩萨受他人侵犯后,若他以平等相对而来悔谢时,当欢颜承受其悔谢,使彼心安而增善业。若怀嫌恨等心不受悔谢,致令损坏令名以增长烦恼者,是染违犯。或虽不欲损恼,而禀性高抗,不能忍受,不受悔谢者,亦染违犯。以菩萨行忍辱行,当优容有情,若生性不能容忍,亦须设法对治之;若纵令长养此不容忍性,遗误何穷!故不可有此也。若因悔者取法不平,居高位而傲慢,不合于理;及有如前种种原因而不受悔,皆无违犯。

庚四 怀忿不舍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于他怀忿,相续坚持,生已不舍,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无违犯者,为断彼故生起乐欲,广说如前。
菩萨于其他有情处,怀有忿恨,不舍怨结,是染违犯。若知犯已生起乐修断除方便,而未能断除,可无违犯。


己四 障精进度
庚一 染心御众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贪着供事增上力故,以爱染心管御徒众,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无违犯者,不贪供侍、无爱染心管御徒众。
若菩萨因懒惰懈怠,贪着供奉承事,以爱染心管御徒众,使之勤修侍奉,而于彼应所作业致令退惰者,是染违犯。反之、无犯可知。

庚二 非时睡眠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懒惰懈怠,耽睡眠乐、卧乐、倚乐,非时非量,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无违犯者,若遭疾病,若无气力,行路疲极,若为断彼生起乐欲,广说一切如前应知。
菩萨因懒惰懈怠,贪非时过量之睡眠等,是染违犯。若有病、无力,或欲断除睡眠等,以方便力而生起乐欲者,无犯。

庚三 虚谈弃时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怀爱染心谈说世事,虚弃时日,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若由忘念虚弃时日,是名有犯有所违越,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见他谈说,护彼意故,安住正念,须臾而听,若事希奇或暂问他,或答他问,无所违犯。
菩萨空弃光阴而不修习善法及饶益有情者,是染违犯。若忘念无记而致虚掷时日者,犯而非染。若随顺他暂与谈说令安住正意者,或希有事于自行有关而暂问他者,或答他所问令人正解等,皆无违犯。

  己五 障禅定度
庚一 惰慢不求禅法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为令心住,欲定其心,心怀嫌恨,憍慢所持,不诣师所求请教授,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懒惰懈怠而不请者,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若遇疾病,若无气力,若知其师颠倒教授,若自多闻自有智力能令心定,若先已得所应教授而不请者,无所违犯。
菩萨欲令其心安住一境以定其心,为嫌恨憍慢所持故,不诣师求教者,是染违犯。若知师颠倒教授乱自正修者,或自有多闻熏习力能令心定而不请者,无犯。其余如文可知。

庚二 不除五盖定障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起贪欲盖,忍受不舍,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无违犯者,若为断彼生起乐欲,发勤精进,烦恼猛利蔽抑心故,时时现行。如贪欲盖,如是嗔恚、惛沉睡眠、掉举恶作及与疑盖,当知亦尔。
盖者、覆义,覆盖禅定令不现前。故菩萨若贪染五欲,覆蔽自心,堪忍承受而不舍离,致令禅定不得现前,是染违犯。但以贪欲习气深故,曾以方便生起乐欲,发勤精进,犹难遣除,无犯。余嗔恚盖、惛睡盖、掉悔盖、疑盖、应知亦复如是。

庚三 贪味静虑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贪味静虑,于味静虑见为功德,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无违犯者,若为断彼生起乐欲,广说如前。
若于禅那心生味着,便不能与出世智慧相应,谓之味禅,即凡夫定。四禅、四空──八定──为凡圣所共修,有大乘慧相应则大乘定,有小乘慧相应则小乘定。若知定心缘生性空,固不应生贪着。若凡夫定,既不与出世三乘慧相应,由愚痴故,便成贪心相应,曰味静虑。若于此见为功德而不见其过,则起颠倒邪见,邻于外道,是染违犯。修禅定而得成就者,其乐超过世乐,故其味着颇不易除。在勤断除而未能者,无犯。

  己六 障般若度
庚一 对于法者
辛一 不学小乘法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起如是见,立如是论:菩萨不应听声闻乘相应法教,不应受持,不应修学,菩萨何用于声闻乘相应法教,听闻受持,精勤修学?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何以故?菩萨尚于外道书论精勤研究,况于佛语?无违犯者,为令一向习小法者舍彼欲故,作如是说。
菩萨学大乘法,应广学世出世间一切教法之文字般若,以期成就世出世间圆遍智慧,方为究竟。教是能诠,理是所诠,具理行果,与声闻乘相应教理,即声闻法。谓菩萨不应听受与忆持诵习声闻乘法,若生此见立此论者,是染违犯。盖声闻乘教为对治烦恼之法,菩萨亦当依此断除烦恼令得清净。以菩萨法甚为广大,声闻乘法亦菩萨法中之一分,舍之即不圆满。所以、声闻极果名阿罗汉──梵语阿罗汉,此云应供──,佛十号中亦有名应供者,可想而知。夫应供者,即断烦恼之果;菩萨不以声闻为满足则可,若竟轻视其法,殊非圆解!况从利他以言,菩萨若遇声闻,仍须讲说声闻藏法,资助开解。不特此也,菩萨尚须研究凡外经论以为度他工具,况于佛说之声闻藏可抛弃乎?若为对治一部份执小乘教以为究竟者,令其回小向大故作此说,如法华等所明,可无违犯。

辛二 弃大向小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于菩萨藏未精研究,于菩萨藏一切弃舍,于声闻藏一向修学,是名有犯有所违越,非染违犯。
若菩萨于大乘法藏不乐研究,专取声闻藏法一向修学,虽犯非染;因声闻法虽非究竟,非增长烦恼之法故。然于菩萨功德不能成满,故亦有犯。

辛三 舍内学外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现有佛教,于佛教中未精研究,于异道论及诸外论精勤修学,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无违犯者,若上聪敏,若能速受,若经久时能不忘失,若于其义能思能达,若于佛教如理观察成就俱行无动觉者,于日日中,常以二分修学佛语,一分学外,则无违犯。
若世间无佛之教法,菩萨可学外论以为方便;若现前有佛之教法,应勤修学以生正解。若仍酷嗜外论及异道论,并认为最尊最胜之教法,则将损正知见而失菩萨善法,故成染违犯也。若有上等聪敏,于佛教有深刻研究而不为外论所动者;或短时间可受且受后不忘者;或于外道论义,能思维通达知其长短,不为所惑者;或已能契合佛理之观察,虽受外道论说,理观能同时俱起现行而不为外见动其正觉者;学亦无妨。如近来各佛学院之课程,有哲学、科学、宗教学及世间普通知识等,苟于佛学无深研究,必为所转,故应多注意于佛学,令有心得。每日中、以二分光阴修学佛法,一分光阴学诸外论,助生菩萨般若资粮,方可无犯。

辛四 专习异论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越菩萨法,于异道论及诸外论研求善巧,深心宝玩,爱乐味着,非如辛药而习近之,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
若菩萨越菩萨藏法,专向外道论及外论研究善巧,爱着习近,殊为失其本分之学。但菩萨于佛之教法有心得后,为便于利他故,研究外论。须知学外论时,如味辛辣,为随顺教化一类有情故,非此药不足以愈其病故,所以不得不学,固非乐其法也。

辛五 不信深法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闻菩萨藏,于甚深处、最胜甚深真实法义,诸佛菩萨难思神力,不生信解,憎背毁谤:不能引义,不能引法,非如来说,不能利益安乐有情;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如是毁谤,或由自内非理作意,或随顺他而作是说。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若闻甚深最甚深处,心不信解。菩萨尔时应强信受,应无谄曲,应如是学:我为非善,盲无慧目,于如来眼随所宣说,于诸如来密意语言而生诽谤。菩萨如是自处无知,仰推如来于诸佛法无不现知等随观见。如是正行,无所违犯。虽无信解,然不诽谤。
若菩萨学大乘法藏,遇诸佛以无分别之第一义及不可思议之神通等事种种最深境界,谓不必深信领受,且生毁谤者,是染违犯。如谓见到者可信,而圣智位所证之境,深不可测,甚难见到,由此以神通威力为不足深信。谓不能引生正法义,空谈理想,不能利益安乐有情。如此等皆是以凡夫心测如来境者,犯谤法罪。近来有专以哲学、科学眼光研究佛法者,往往有此大误!若于佛法之境之行,虽生解信,而于超过凡夫心境之圣果事,因不可测,致生毁谤;或由自思维,或随逐他说,皆有犯菩萨戒。故菩萨对于此最甚深义,不能谛解,当勉强领受而责己无知,以真实无谄曲之心,自惭善根力弱,无明所盲,致于如来所证真实,不能了解其深密意。故应如是自处于无知之地位,更应推仰如来于诸佛法无不观察照见,而我不能了解,反生疑谤,生深惭愧。如是正行,虽不了解,然不毁谤,故无违犯。
上来五条中,前二条明对于声闻法宜正修学;中二条明对外法宜正修学;末一条明对甚深法宜正修学。犯此五条,障学菩萨般若。


庚二 对于人者
辛一 爱恚赞毁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于他人所有染爱心,有嗔恚心,自赞毁他,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无违犯者,若为摧伏诸恶外道;若为住持如来圣教;若为方便调彼伏彼,广说如前;或欲令其未净信者发生净信,已净信者倍复增长。
菩萨若于他人所有嗔恚,发毁他之语表;对自己之团体及法或徒众等,染心爱护,常加自赞,是染违犯。若修佛法,应赞佛法而摧邪外,以佛法能显世间真实义谛,利益众生,若住持如来正法,于所处之环境中,有摧灭外道必需者;或假赞毁以调和其感情、降伏其邪执者;或自赞三宝毁他邪教,令未生净信生净信,或已生净信令增长者,皆无违犯。

辛二 憍慢不听正法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闻说正法论义决择,憍慢所制,怀嫌恨心,怀恚恼心,而不往听,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若为懒惰懈怠所蔽而不往听,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若不觉知;若有疾病;若无气力;若知倒说;若为护彼说法者心;若正了知彼所说义,是数所闻所持所了;若已多闻,具足闻持,其闻积集;若欲无间于境住心;若勤引发菩萨胜定;若自了知上品愚钝,其慧钝浊,于所闻法难受难持,难于所缘摄心令定,不往听者,皆无违犯。
菩萨若闻有讲正法论正义决择是否者,应即往听,多闻熏习,护正法幢。若恃自满,怀嗔恚心不往听者,是染违犯。若因自己不闻不知;或知彼说法者颠倒而说;或知说法者能力有限而自处尊胜,若往听者反令不安;若已正修观行,于所观境安住其心,不欲移心他境;若正引发菩萨胜定;若自愚钝,虽听亦难领受,故取少句义而为所观之境──如念阿弥陀佛──摄心令定者,皆无违犯。

辛三 轻毁法师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于说法师,故思轻毁,不深恭敬,嗤笑调弄,但依于文,不依于义,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
凡佛法、应有法师开导讲授,令依三藏教义随闻思惟。若于法师处故意轻毁、调弄、不生恭敬者,是染违犯。
上来三十二条,犯之障修六度,无犯、则能修诸善法,持摄善法戒清净矣。


戊二 障四摄利生
菩萨六度齐修,集诸善法,更应本大悲心,行方便事,数数谛思应作或不应作,以四摄法饶益有情。云何四摄?布施、爱语、利行、同事是也。四摄中之布施,虽与六度中之布施同名,然此专在利他之义。布施者,谓牺牲自己利益他人,最足以引动人心令皈向正法。盖世人之所营求者,厥为利养,故菩萨饶益有情,在在以布施为先,使易亲近,既亲近已,则施以爱语而使彼乐闻,增进智德。凡作事于他有益处,辄为助作、故名利行。至于起居食息以及经营事业,皆取同等,容易令他生清净信,入佛智慧,故名同事;如观音菩萨三十二应,亦同事行也。此四摄行,融贯于此十一条中,虽不别出,而思之皆一一可明。

己一 不为助伴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于诸有情所应作事,怀嫌恨心,怀恚恼心,不为助伴──谓于能办所应作事,或于道路若往若来,或于正说事业加行,或于掌护所有财宝,或于和好乖离诤讼,或于吉会,或于福业,不为助伴,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若为懒惰懈怠所蔽,不为助伴,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若有疹疾;若无气力;若了知彼自能成办;若知求者自有依怙;若知所作能引非义、能引非法;若欲方便调彼伏彼,广说如前;若先许余为作助伴;若转请他有力者助;若于善品正勤修习不欲暂废;若性愚钝,于所闻法难受难持,如前广说;若为将护多有情意;若护僧制;不为助伴,皆无违犯。
修菩萨法,应以四摄法而摄化有情;当同事者,应与同事。若以嫌恨心故,于道路上感困难处,不为助伴;或于佛法中修加行──如打七等──时,不为之帮助;或他有财而自有力不为保护;或他评讼而不为之调解;或不为助伴于吉会──如喜庆事──及修世福出世间福等事,是染违犯。若知其所作事非正,或不为助以令彼勤奋,或于善法正自修学,或所闻法难受难持不容暂离,不助伴者,皆无违犯。

己二 不往事病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见诸有情遭重疾病,怀嫌恨心,怀恚恼心,不往供事,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若为懒惰懈怠所蔽不往供事,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若自有病;若无气力;若转请他有力随顺令往供事;若知病者有依有怙;若知病者自有势力,能自供事;若了知彼长病所触堪自支持;若为勤修广大无上殊胜善品;若欲护持所修善品令无间缺;若自了知上品愚钝,其慧钝浊,于所闻法难受难持,难于所缘摄心令定;若先许余为作供事。如于病者,于有苦者为作助伴欲除其苦,当知亦尔。
菩萨遇有疾病之人现前,无论亲疏贵贼,其无医药与无人照应者,菩萨应作饶益之事而充分供给其所需。若以嫌恨心欲恼害之而不看顾者,是染违犯。若非其住,转请他人前往供事;若知病人有其依仗;若知彼有资财及其徒众,自能医治及有看护之人;若知彼病长年如是,病相虽重,堪自支持;若正精进修习善法及善品类之法,恐其间断而不圆满;若至愚钝,于先所闻法尚难领受其义,于所缘境上摄心令定更属难能,未容暂时抛弃;若已许为他人供侍,同时不克分身;如此等不往供事者,无犯。对于病者如此,对于苦者亦然,谓苦亦如病之当遣除也。

己三 不为宣说障爱语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见诸有情为求现法、后法事故,广行非理。怀嫌恨心,怀恚恼心,不为宣说如实正理,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若由懒惰懈怠所蔽不为宣说,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若自无知;若无气力;若转请他有力者说;若即彼人自有智力;若彼有余善友摄受;若欲方便调彼伏彼,广说如前;若知为说如实正理,起嫌恨心,若发恶言,若颠倒受,若无爱敬;若复知彼性弊戾,不为宣说,皆无违犯。
若诸有情为求现在世法之事,或求将来世法之事,以求取之时广行恶行。如求现在之福寿禄位等,当求取时,信邪倒见,或杀生媚神、扶乩信鬼等。如印度之马祭,凡求福寿者,须杀三百匹马,便可得现世之解厄与后来之福报等。此皆从颠倒心所起恶业苦果,了无已时;菩萨若遇如此有情,当为开导如实真理,令生善行,方可得到现后之好结果。如教不杀生而救生,可得长寿;布施身命财力以济群众,可得富贵利禄。若对前人怀恨恼心,不为如实开导而纵令造恶受苦者,是染违犯。
若自心尚不知如实真理,不能宣说;或自无力,转请他人往说;或知此人有大智力,不久即可觉悟;若他虽行非理,现时有余善友──初信位以上菩萨及佛皆为善友,亦即善知识;善知识者,以善法勉人──为之提奖;或因调伏;或因恶行已深,与说真理,反令生谤,反发恶言,益深恶业。或知其无智慧,于真理上反生误解,如说众生皆无我,不可存我见,从大公无私上去会则合真理。彼即谓既云无我,则人类等与木石同,打骂杀害皆无罪过,则倒受也。或无爱敬而不至心领受;或知身心戾不调,乖僻不经。如此等、不为宣说者,皆无违犯。


己四 有恩不报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于先有恩诸有情所,不知恩惠、不了恩惠,怀嫌恨心,不欲现前如应酬报,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若为懒惰懈怠所蔽不现酬报,非染违犯。无违犯者,勤加功用无力无能不获酬报;若欲方便调彼伏彼,广说如前;若欲报恩而彼不受,皆无违犯。
菩萨所对之有情境,种种不同,此明先于菩提有恩惠之有情所,应了知其恩惠而为相当报酬,使施恩惠者乐于施与其他。若对其人怀嫌恨故,不为现前如应酬报者,是染违犯。若虽精勤加功用行,而现前无力酬报;或方便使他暂时不得报,待之将来,于彼较为有益;若虽酬报他不受等,皆无违犯。

己五 患难不慰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见诸有情堕在丧失财宝、眷属禄位难处,多生愁恼,怀嫌恨心,不往开解,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若为懒惰懈怠所蔽不往开解,非染违犯。无违犯者,应知如前于他事业不为助伴。
菩萨如遇感愁恼诸有情时,应当前往开解令生正见,了知缘生性空,无得无失,及种种因果之理等,信入佛法。若怀嫌恨心,听令愁恼者,是染违犯。若为其他勤加功用,或为借作调伏方便,或为事业所羁,不前往开解,皆无违犯。

己六 希求不给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有饮食等资生众具,见有求者来正希求饮食等事,怀嫌恨心,怀恚恼心,而不给施,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若由懒惰懈怠放逸不能施与,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若现无有可施财物;若彼悕求不如法物,所不宜物;若欲方便调彼伏彼,广说如前;若来求者王所匪宜,将护王意;若护僧制而不惠施,皆无违犯。
菩萨所承受之资生等物,皆为利益摄受众生之用,若遇正来悕求,应当施与使种善根。若怀嫌恨而不给施者,是染违犯。若现在自给尚无,无可施与者;或求者是不如理法之物;或所求之物与彼不相宜;或知求者向非善类,满意之后反滋恶业;或为国法所不许,未便违政府之意以破坏法律、扰乱社会;或为僧众戒律所不许:如此原因不惠施者,皆无违犯。此菩萨戒,皆切于实际可应用之法。如布施不至于过分,或不合理之要求,可以不施,无有违犯。

己七 摄众不施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摄受徒众,怀嫌恨心,而不随时无倒教授、无倒教诫;知众匮乏,而不为彼从诸净信长者、居士、婆罗门等,如法追求衣服、饮食、诸坐卧具、病缘医药、资身什物、随时供给,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若由懒惰懈怠放逸不往教授,不往教诫,不为追求如法众具,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若欲方便调彼伏彼,广说如前;若护僧制;若有疹疾;若无气力不任加行;若转请余有势力者;若知徒众世所共知,有大福德,各自有力求衣服等资身众具;若随所应教授教诫皆已无倒教授教诫;若知众内有本外道,为窃法故来入众中,无所堪能,不可调伏,皆无违犯。
正授经论使明如实真理,名无倒教授。正授以律,使正身心行业,名无倒教诫。菩萨于所摄受徒众,若有颠倒之思及不正当行为,当律其行而晓以理。至于四事有所匮乏,当从清信居士等处为之追求资身什具,令彼心安意稳,道业易成。若怀嫌恨不为求供给者,是染违犯。若故意不教不养而为调伏之方便;或与僧制不合;或知彼有力堪可自给;或曾住教道已无颠倒之行为;或知徒众中有外道潜伏,为窃法来,不可调伏;如是而不教养,皆无违犯。

己八 不随心转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怀嫌恨心,于他有情不随心转,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若由懒惰懈怠放逸不随其转,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若彼所爱非彼所宜;若有疾病;若无气力不任加行;若护僧制;若彼所爱虽彼所宜,而于多众非宜非爱;若为降伏诸恶外道;若欲方更调彼伏彼,广说如前;不随心转,皆无违犯。
菩萨于他有情,当摄心令正住,不随物转,能转于物,方合佛理;如普贤十大愿行中恒顺众生。应顺有情心而转者,何耶?以须随顺而资度脱也。若菩萨以嫌恨心不随众生心转者,是染违犯。若随他转非彼所宜;或虽为他所爱所宜而在当前众中共所非议;或彼外道,随他转者反增恶焰,自恶恶人;若欲调伏他等而不随转,皆无违犯。

己九 不随喜赞扬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怀嫌恨心,他实有德不欲显扬,他实有誉不欲称美,他实妙说不赞善哉,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若由懒惰懈怠放逸不显扬等,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若知其人性好少欲,将护彼意;若有疾病;若无气力;若欲方便调彼伏彼,广说如前;若护僧制;若知由此显扬等缘,起彼杂染憍举无义,为遮此过;若知彼德虽似功德而非实德,若知彼誉虽似善誉而非实誉,若知彼说虽似妙说而实非妙;若为降伏诸恶外道;若为待他言论究竟不显扬等,皆无违犯。菩萨若遇有德、有誉、善于妙说之人,应当称扬赞叹,使人知而生信,植种德本。若怀嫌恨而不称扬,是染违犯。若知其人少欲知足,为之称扬,反而引生他事致感不安,或反使失其令名者;若知虽有德行妙说,但一旦为之显扬,反生憍矜轻举等过,或虽有相似之德誉妙说,祗足引一般初进之趋附,实为识者所不屑道,因相似而非有实德之故;或为降伏外道;或待他言论等终结,以如是等而不称扬,皆无违犯。

己十 不随行威折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见诸有情应可诃责,应可治罚,应可驱摈,怀染污心而不诃责,或虽诃责而不治罚如法教诫,或虽治罚如法教诫而不驱摈,是名有犯有所违越,是染违犯。若由懒惰懈怠放逸而不呵责乃至驱摈,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若了知彼不可疗治,不可与语,喜出粗言,多生嫌恨,故应弃舍;若观待时;若观因此斗讼诤竞;若观因此令僧喧杂,令僧破坏;知彼有情不怀谄曲,成就增上猛利惭愧,疾疾还净,而不呵责乃至驱摈,皆无违犯。
菩萨行四摄法饶益有情,须扶助其防非止恶、改过迁善,不得怀染爱心,纵令放逸。倘应诃责、应治罚、应驱摈者,须如律规惩办,勿得宽容或从轻治,否则、即犯染罪。故佛法之慈悲方便,在如何御人以道,而非姑予优容者可比。若法应如此而不如此者,纵其任情堕落,非慈悲也。近来怙恶不悛之徒,往往因要求不遂辄诋为不慈悲者;至于握有统理大众之僧权者,不特自己放荡形骸、坐视大众之堕落于不顾,反自谓为方便,实不知慈悲方便为何物!遂致佛法不振,不其痛乎!若知其人不可救药,若与之语反生粗言恶念;或观后效;或恐引起门争,结果不良;或足使众僧喧杂,破僧和合;或知为一时之错误,但无谄曲之意,如一明白即可从此增起猛利惭愧自得还净;因此不诃责乃至不驱摈者,皆无违犯。

己十一  不随现神力折摄戒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具足成就种种神通变现威力,于诸有情应恐怖者能恐怖之,应引摄者能引摄之,避信施故,不现神通恐怖、引摄,是名有犯有所违越,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若知此中诸有情类,多着僻执,是恶外道,诽谤贤圣,成就邪见,不现神通恐怖、引摄,无有违犯。
菩萨以修禅定,或证圣果,得到种种神通变现之威力后,对恶有情当恐怖之,以挫折其恶焰而弃舍其恶行;或遇有情乐于神变,亦当方便引摄。若避信施,恐因之而得布施利养,不为恐怖引摄者,虽犯而非染违犯。若知有情有偏僻之执着,自以为是,不受感化,若现神通反致生谤而不现者,皆无违犯。


丁三 总明无犯
又一切处无违犯者,谓若彼心增上狂乱,若重苦受之所逼切,若未曾受净戒律仪,当知一切皆无违犯。
一切处者,指四十三条轻戒中一切违犯之处。此又总出无违犯者,谓其心有增上狂乱,或现有重病等逼迫无力实行戒法,或未受净戒律仪等,于一切处皆无违犯。若无此三因者,有犯无犯,在当人依戒条而自去观察之。


乙二 明持悔
若诸菩萨从他正受戒律仪已,由善清净求学意乐,菩提意乐,饶益一切有情意乐,生起最极尊重恭敬,从初专精不应违犯;设有违犯,即应如法疾疾悔除令得还净。如是菩萨一切违犯,当知皆是恶作所摄,应向有力,于语表义能觉能受小乘、大乘补特伽罗,发露悔灭。
菩萨于受戒后,当持勿犯;如稍有犯,应速如法改悔使令还净,故有此段文义。从他者,谓受戒有其三品,以所从之他缘不同而所得之戒有优劣。凡受戒人一面从自发心,一面仍须依他为增上缘。若遇佛住世,或大乘地上菩萨住世,得从之受戒者,皆多生善根所招,方有此最上胜缘,是为上品戒。若无上述胜缘,依佛法中曾经受过菩萨戒之十信等位外凡内凡之菩萨,依可作为师范之菩萨比丘处,从而受之,是为依中等增上缘得中品戒。在中国所通行之菩萨戒,皆从施受。但如此方无授戒师,向千里外亦寻不得,乃许于佛菩萨像前香花供养,忏悔往业,经若干时得感应后,方为得戒;若未感到佛菩萨现前摩顶之瑞像,为不得戒。但如此得戒,犹为下品戒,故须以从他正受为胜也。意乐、谓意志之所乐,如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之意乐。意乐起时,所有各种所为,皆随之而转移,故意乐为一切行为之主动力。若凡夫得到此种之清净意乐,宛如另换一心,将无始染劣势力完全革除,从新建起菩提之心。盖凡夫心多贪五欲,其意乐亦为五欲之意乐,能改此意乐以成立此中三种意乐,则得三聚净戒。由求学一切菩萨善清净戒之意乐,则得菩萨律仪戒之戒体,便能离一切恶法而得清净;有此戒体,则能持一切律仪戒。菩提者,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换言之、即佛果之菩提也。此菩提之意乐生起,则于人天福报、二乘解脱悉无所求,惟念念求无上菩提,即神通等亦为无上菩提而修。自此意乐发起以后,自能去修集无边福智以为菩提之资粮,是以菩提意乐为摄善法戒之戒体。饶益有情意乐者,谓意之所乐,心心念念皆欲饶益有情,乃能时时刻刻去作饶益有情之事,是为饶益有情戒体。若感发得此三种意乐为三聚戒体,依戒体而持菩萨戒,则易如顺水行舟也;因内心已有持戒之力故。若由此意乐受菩萨戒者,应对此菩萨戒生深恭敬,从初受戒勿令违犯。因此戒为心戒,犯不犯皆系于自心,须在其动机上之隐微中以明察其德失。又菩萨戒在佛果位方能清净,故菩萨地亦难全净,若有违犯,应即如法忏悔令速清净,否则、便毁戒体。梵语突吉罗,此云可忏悔。菩萨正得戒体之后,所有违犯,是恶作罪,故可忏悔。其忏悔法,应向有智慧力之菩萨前,将恶作事如实发露,请其证明。务须在能觉到能领受所说语意之小乘、或大乘人──梵语补特伽罗,此云数取趣;在人趣,即人──前,发露忏悔。


乙三 明悔法
丙一 对他忏除
丁一 上品缠犯应更受
若诸菩萨以上品缠违犯如上他胜处法,失戒律仪,应当更受。

丁二 忏中品缠犯
若中品缠违犯如上他胜处法,应对于三补特伽罗,或过是数,应如发露除恶作法,先当称述所犯事名,应作是说:长老专志!或言:大德!我如是名,违越菩萨毗奈耶法,如所称事,犯恶作罪。余如苾刍发露悔灭恶作罪法,应如是说。

丁三 忏下品缠犯及余违犯
若下品缠违犯如上他胜处法,及余违犯,应对于一补特伽罗发露,悔法、当知如前。


丙二 自誓忏除
若无随顺补特伽罗可对发露,悔除所犯,尔时、菩萨以净意乐,起自誓心:我当决定防护当来,终不重犯!如是于犯,还出还净。
若犯四重戒之上品缠者,非可忏悔,因戒体已失,故应当重受。若中品缠犯者,当对三人以上小乘人或大乘人能觉能受忏悔人所发出之语言者前,以表示所犯罪而发露忏悔之,其忏悔法方能成立。如称:长老──或称大德──!我如是名,今犯菩萨戒中可忏悔之何事,请为证明忏悔。犯下品缠犯四重戒,或上中下缠犯余轻戒等,当向一人已上之菩萨比丘前,发露忏悔。然忏悔既应从他而忏悔,如此方无菩萨比丘及知菩萨戒之人时,可于佛菩萨像前设香花供养,如法披露,以清净意乐自誓悔改后,当即防护,终不再犯,乃至得到感应,其忏悔法亦可成立。但不如正对他人之忏悔力为胜耳!


甲三 结应敬修
复次、如是所起诸事,菩萨学处,佛于彼彼素怛缆中随机散说,谓依律仪戒,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今于此菩萨藏摩怛理迦,综集而说。菩萨于中应起尊重,住极恭敬,专精修学。
菩萨应学之菩萨戒法,佛曾于璎珞、梵网经等中,随有情根机而散说。若七众戒及比丘之五篇戒等,皆摄在菩萨戒之依律仪戒中,而摄善法与饶益有情戒,散说于各经。今弥勒菩萨综集而说于瑜伽师地论中。菩萨于此戒法,应恭敬尊重而精勤修学,因为原是佛所说故。


显 要 旨

  一 应了知者三事
此菩萨戒法有先应了知之三义:第一应了知者,受菩萨戒、学菩萨法,以先发大悲菩提心为体,若未发起大悲菩提心者,则非菩萨,不应学受菩萨戒法。故受戒时,师应问曰:已发菩提心否?是菩萨否?其时之求戒者,当毅然答曰:已发,是菩萨,方能得戒。然小乘亦有智果,故了生死之智可通大小,若无大悲心为根本,则不能起取大菩提之意,故不得菩萨戒也。且若不发大悲心者,亦用不着来求学菩萨戒。经云:菩萨以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故大乘菩萨心,为大悲菩提心,求菩萨戒,必须先发此心。
第二应了知者,受学此菩萨戒法,须以智慧为先导,故应先依菩萨藏之经论有深切研究,得到圆满透彻之正解时,方有正见正知。其正知见既已成就,即以之为先导,方可行持菩萨戒法。因此、菩萨戒为入俗利生之事,不易行持。持此戒者,常于心地上观照所作之业,犯与不犯,须有确切之审度与标准;若无最高智慧以为审度标准,则虽已犯而不自知,便亦不能忏悔以求清净,则即无由学持此菩萨戒。
若梵网经所说之戒,其作与不作,皆为刻板之规定,故犹易持。而此戒法,则在同一事上,有犯不犯、或染不染,在纤微间,甚难决也。故须有智慧为先导,方能受学。
第三应了知者,在此菩萨戒法中,皆为摄善法戒及饶益有情戒,故应以七众戒为律仪戒,而善法戒与饶益有情戒又以律仪戒为所依。故欲学此菩萨戒者,应先受七众戒以为菩萨戒中之律仪戒,则于三聚净戒方得圆满。如优婆塞受菩萨戒为菩萨优婆塞,乃至比丘受菩萨戒为菩萨比丘等。依瑜伽论所明,若失于律仪戒,则失余一切戒,故若不从僧受三皈及七众戒,即不能受此菩萨戒。

  二 显殊胜者三事
第一、此戒法与其余之菩萨戒法不同者,余兼三乘共同之律仪戒,此戒专明应如何修六度以修集诸善法,应如何行四摄饶益有情,故此戒最明白而扼要者,正大乘菩萨之特殊精神所存,不学此菩萨戒,无以见菩萨之殊胜。
第二、菩萨戒法在于契真入俗之中道行,因俗人在俗而不能契合出世真理,二乘出世自利而不能作涉俗行事,惟菩萨能上契真理、下顺凡情,修圆融二谛之中道行门。此戒法中,处处皆能表现理事双彰、真俗并到之大乘了义行。如对声闻家之断烦恼法,既不舍离,复能随顺有情成就胜出声闻乘功德等,皆明此义。
第三、此菩萨戒乃深切现今七众佛徒实际上办事之应用者,如出家僧办佛学院及公益慈善等,皆时势上应办之事。换言之、凡与众人相关而有益社会之事,今后皆应去办,非复闭门修行可尽其责。然出家僧办事,须受学此菩萨戒法,方有办事行轨,否则、破坏佛法,违背教规而不自知。若以前出家僧所采之修行法,非自了之禅宗,即往生之净土,皆不圆满;此戒方为正修之菩萨行。至于礼拜、念诵,亦万行中之一,若依此戒发菩提心去行六度、四摄,则尚何行不备?惜中国向来修行者,大都不知注意乎此,惟以空心静坐为修行,对于现身社会去作一切利他事业,极端反对,谓非本分!其有能作事者,又多未得菩萨戒之真谛,故其一举一动皆贪、嗔、痴之烦恼为之主动,将中国佛教弄成死气沉沉,怪象重重,良可慨也!夫菩萨之修行六度,以不离有情界之实际,作一切利生事业为正修行,故非学此戒去修菩萨行不可。此戒为现今在家出家之佛徒需要,以在现今国家社会之环境中,尤非昌明此大乘菩萨法不可,其各顾身家以各自了之思想,已用不着!故佛教徒众,对于社会人群互关互益之事,精勤去作,方能显出佛法精神,方能为建立国民道德之基本。故今在家佛弟子之设社立林,结群集会以宏化者,欲求得一寡过成德之标准法,于此菩萨戒法,大不可不深注意焉!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