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实修法门 > 禅宗 > 碧岩录 > 正文

《碧岩录》:卷第八

⊙碧岩录第七十一则

举,百丈复问峰:“并却咽喉唇吻,作么生道?”峰云:“和尚也须并却。”丈云:“无人处斫额望汝。”

沩山把定封疆,五峰截断众流。这些子,要是个汉当面提掇,如马前相扑,不容拟议,直下便用紧迅危峭,不似沩山盘礴滔滔地。如今禅和子,只向架下行,不能出他一头地。所以道:“欲得亲切,莫将问来问。五峰答处,当头坐断,不妨快俊。百丈云:“无人处斫额望汝,且道是肯他?是不肯他?是杀是活?见他阿辘辘地,只与他一点,雪窦颂云:

和尚也并却,龙蛇阵上看谋略。

令人长忆李将军,万里天边飞一鹗。

“和尚也并却”,雪窦于一句中,拶一拶云:“龙蛇阵上看谋略。”如排两阵突出突入,七纵八横,有斗将的手脚,有大谋略的人,匹马单枪,向龙蛇阵上,出没自在,尔作么生围绕得他。若不是这个人,争知有如此谋略。雪窦此三颂,皆就里头,状出底语如此,大似李广神箭。“万里天边飞一鹗。”一箭落一雕定也,更不放过。雪窦颂百丈问处如一鹗,五峰答处如一箭相似。山僧只管赞叹五峰,不觉浑身入泥水了也。

⊙碧岩录第七十二则

举,百丈又问云岩:“并却咽喉唇吻,作么生道?”岩云:“和尚有也未?”丈云:“丧我儿孙。”

云岩在百丈,二十年作侍者,后同道吾至药山,山问云:“子在百丈会下,为个什么事?”岩云:“透脱生死。”山云:“还透脱也未?”岩云:“渠无生死。”山云:“二十年在百丈,习气也未除。”岩辞去见南泉,后复归药山,方契悟。

看他古人,二十年参究。犹自半青半黄,粘皮著骨,不能颖脱。是则也是,只是前不构村,后不迭店,不见道:“语不离窠臼,焉能出盖缠。白云横谷口,迷却几人源。”洞下谓之触破,故云:“跃开仙仗风凰楼,时人嫌触当今号。”所以道荆棘林须是透过始得,若不透过,终始涉廉纤,斩不断。适来道前不构村,后不迭店。云岩只管去点检他人底。百丈见他如此,一时把来打杀了也,雪窦颂云:

和尚有也未,金毛狮子不踞地。

两两三三旧路行,大雄山下空弹指。

“和尚有也未?”雪窦据款结案,是则是,只是金毛狮子,争奈不踞地。狮子捉物,藏牙伏爪,踞地返掷,物无大小,皆以全威,要全其功。云岩云:“和尚有也未”,只是向旧路上行,所以雪窦云百丈向大雄山下空弹指。

⊙碧岩录第七十三则

垂示云:夫说法者,无说无示。其听法者,无闻无得。说既无说无示,争如不说。听既无闻无得,争如不听。而无说又无听,却较些子。僧肇:“云无说者,岂曰不言?谓其能无所说;云无闻者,岂曰不听?谓其能无所听。其无所说,故终日说而未曾说;其无所闻,故终日闻而未尝闻也。”只如今诸人,听山僧在这里说,作么生免得此过。具透关眼者,试举看。

举,僧问马大师:“离四句绝百非,请师直指某甲西来意。”马师云:“我今日劳倦,不能为汝说,问取智藏去。”僧问智藏,藏云:“何不问和尚?”僧云:“和尚教来问。”藏云:“我今日头痛,不能为汝说,问取海兄去。”僧问海兄,海云:“我到这里却不会。”僧举似马大师,马师云:“藏头白海头黑。”

 1/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