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实修法门 > 禅宗 > 碧岩录 > 正文

《碧岩录》:卷第十

⊙碧岩录第九十一则

垂示云:超情离见,去缚解粘,提起向上宗乘,扶竖正法眼藏,也须十万齐应八面玲珑,直到恁么田地,且道还有同得同证同死同生的么?试举看。

举,盐官一日唤侍者:“与我将犀牛扇子来。”侍者云:“扇子破也。”官云:“扇子既破,还我犀牛儿来。”侍者无对。投子云:“不辞将出,恐头角不全。”雪窦拈云:“我要不全的头角。”石霜云:“若还和尚即无也。”雪窦拈云:“犀牛儿犹在。”资福画一圆相,于中书一牛字,雪窦拈云:“适来为什么不将出?”保福云:“和尚年尊,别请人好。”雪窦拈云:“可惜劳而无功。”

盐官一日唤侍者“与我将犀牛扇子来”,此事虽不在言句上,且要验人平生意气作略,又须得如此藉言而显。于腊月三十日,著得力,作得主,万境皂然,睹之不动,可谓无功之功,无力之力。盐官乃齐安禅师。古时以犀牛角为扇,时盐官岂不知犀扇子破,故问侍者,侍者云:“扇子破也。”看他古人,十二时中常在里许撞著磕著。

盐官云:“扇子既破,还我犀牛儿来。”且道他要犀牛儿作什么?也只要验人知得落处也无。投子云:“不辞将出,恐头角不全。”雪窦云:“我要不全的头角。”亦向句下便投机。石霜云:“若还和尚即无也。”雪窦云:“犀牛儿犹在。”资福画一圆相,于中书一“牛”字,为他承嗣仰山,平生爱以境致接人明此事。雪窦云:“适来为什么不将出?”又穿他鼻孔了也。保福云:“和尚年尊,别请人好。”此语道得稳当,前三则语却易见,此一句语有远意。雪窦亦打破了也。

山僧旧日在庆藏主处理会道:“和尚年尊老耄,得头忘尾,适来索扇子,如今索犀牛儿,难为执侍。故云:“别请人好。”雪窦云:“可惜劳而无功。”此皆是下语格式,古人见彻此事,各各虽不同,道得出来,百发百中,须有出身之路,句句不失血脉。如今人问著,只管作道理计较,所以十二时中,要人咬嚼教滴水滴冻,求个证悟处。看他雪窦颂一串云:

犀牛扇子用多时,问著原来总不知。

无限清风与头角,尽同云雨去难追。

犀牛扇子用多时,问著原来总不知。人人有个犀牛扇子,十二时中,全得他力,为什么问著总不知去著?侍者投子,乃至保福,亦总不知,且道雪窦还知么?

不见无著访文殊,吃茶次,文殊举起玻璃盏子云:“南方还有这个么?”无殊云:“寻常用什么吃茶?”著无语。若知得这个公案落处,便知得犀牛扇子有无限清风,亦见犀牛头角峥嵘。四个老汉恁么道,如朝云暮雨一去难追。雪窦复云,若要清风再复,头角重生,请禅客各下一转语。问云:“扇子既破,还我犀牛儿来。”时有一禅客出云:“大众参堂去。”这僧夺得主家权柄,道得也杀道,只道得八成,若要十成,便与掀倒禅床。

尔且道:“这僧会犀牛儿不会?若不会却解恁么道?若会雪窦因何不肯伊?为什么道抛钩钓鲲鲸,只钓得个虾蟆,且道毕竟作么生?诸人无事,试拈掇看。

⊙碧岩录第九十二则

垂示云:动弦别曲,千载难逢。见兔放鹰,一时取俊。总一切语言为一句,摄大千沙界为一尘。同死同生,七穿八穴,还有证据者么?试举看。

 1/13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