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实修法门 > 净土法门 > 达空法师开示 > 正文

达空法师澳门普善佛堂开示:《净土资粮》第一讲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称)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尊敬的澳门佛教总会,尊敬的宽静大和尚,尊敬的宏法法师,尊敬的各位居士、大德,大家上午好!

 

感恩大家给我这一次学习的机会,今天应该算是因缘成熟了,我们有这么一次殊胜的因缘是非常的不容易。古人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们今天走进了佛祖的一家门来,那我们就是一家人。在我们中国这个大家庭里,我们相遇澳门,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澳门,所以有这个缘非常的不容易。

我们既然来了,既然要学佛,那说明我们跟诸佛菩萨是非常有缘的;我们来到了澳门,也是跟澳门的同胞非常的有缘。如果这缘分不成熟,你想来也来不了。佛在《弥陀经》上讲:“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我们今天来到了现场,说明我们大家具备善根,也具备这样的福德,具备这样的因缘,才能来到我们这个普善佛堂,来一起共同学习佛法。

佛法讲,遇到缘分不容易。纵然你遇到了,还得要好好珍惜。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在芸芸众生中,我们能够得到人身,非常的不容易;在得到人身当中,我们能够遇到佛法更不容易。你看在六道轮回当中,有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人道、阿修罗道和天道,在漫长的轮回当中,我们哪一道都去过了,地狱道我们也曾经去过了无数次,饿鬼道我们也曾经去过了无数次;天道,再快乐的享受我们也享受过了,地狱道,再痛苦的痛苦我们也曾经感受过了;但是我们从来就没有真正的遇到佛法。虽然说我们来到这里能够听法,也是我们宿世的善根成熟,才有这个机遇来听闻正法,但我们都没有认认真真的学习过,尤其是净土法门。

在芸芸众生当中,我们得到了人身非常不易。你看在六道轮回中,就算畜生道那么多,我们的人身拿来对比来说,少之又少。我们的教主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后,用他的智慧观察自己的过去,他说六道轮回当中的每一道,他都去过,而且都去过了无数次。饿鬼道也去过,去过了无数次;畜生道也去过了无数次。他说在漫长的轮回当中,他曾经当过狗,各式各样的狗也都当过,其他颜色都不算,只算白色的白狗,死亡后的骨头堆起来要比须弥山还高。我们想一想,我们漫长的轮回当中,有多么的长远,多么的恐惧。

人生在八苦交煎当中,人的生活非常地痛苦,就算你活得有滋有味,也只是在麻醉自己,因为人生非常地短暂。在六道轮回当中,我们得此人身不易,既然得到了人身,在这一生当中要好好地修法。人生难得,暇满人生更是难得。暇满人生怎么讲呢?暇就是有暇,有空。在我们现在这个高压力的时代,大家都匆匆忙忙、忙忙碌碌,都觉得自己很忙,每天压力很重,就像吃完饭就跑,跑完了就工作,那你空下来一点时间,好好静下心来的时间很少。如果你没有时间听闻正法,那你就叫无暇,没有这个空暇。

 佛讲:暇满人生要不逢八难。你要是人,第一你要得到的是人身。如果你在六道当中,在三途恶道,你听闻不到正法;如果你在其他的道上,遇到了佛法,你不一定相信。所以暇满人生当中,第一个你要是人身,要有时间。释迦牟尼佛当年在祗树给孤独园,祗园精舍盖房子,建筑工程,佛带弟子们去看,佛在地上用小指甲弄了一点点土,问阿难:“阿难,你说是我这手指甲上的泥土多,还是大地的泥土多?”阿难说:“那当然是大地的泥土多了。”释迦佛就说:“得人身者如爪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这个频率很可怕,就比如我们手指甲上一点点的泥土,跟整个大地的泥土来对比,我们得此人身是非常不易。

在《杂阿含经》里还有这么一个比喻:大海当中,有一根木头在水里漂来漂去,木头的里面有个孔,海底下有一只瞎眼的乌龟,一百年透出水面吸一口气,然后再过一百年,再透出水面吸一口气。然后它有一次偶然的机会,从海底透出水面吸气的时候,刚好把头钻进在海面漂浮的那根木头的木孔当中,刚好钻进去了。佛拿这个来比喻人身,在六道轮回的当中,你得到这个人身就像瞎眼的乌龟这次出来透气的时候,刚刚好把头碰巧钻到海上漂浮的木孔中,这个概率几乎非常的渺茫,所以我们得此人身非常的不易。

在漫长的生命河流当中,我们要给自己一个机会,让自己逃脱轮回的内容,所以,我们得到了人身就要好好珍惜,我们要在这一生当中,把该做的事情做了。我们该做什么呢?我们要把人生的第一大事给了结了,在漫长的轮回岁月里,我们要把漫长的生命河流给看清楚了,把漫长的轮回业因给断了。我们想要断掉轮回的业因,就要听闻正法。你看这么多得到了人身的人当中,能够遇到佛法的并不多。在我们全球有五十多亿人,在我们中国有十三四亿的人口,那我们中国从历代以来,都是佛法昌盛的地方,但是真正能学到佛法,能懂佛法的人,认真去修学的并不多。

释迦佛在世的时候,整个印度的各个国加起来有九亿人,能听到释迦佛、见到释迦佛的,只不过三亿人;能听到释迦佛名字,没见到的,差不多有两三亿人;剩下的三四亿人,连佛陀的名字都没听过,别说遇到佛法了,连佛的名字都没听过,所以遇到佛法非常不容易。就算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消息这么灵通,网络这么灵通,真正遇到佛法能够珍惜的人并不多,尤其是能够遇到净土法门的人就更少了。

净土法门非常的殊胜。佛教传入中国,在中国遍地开花的,有八大宗派。念佛法门属于净土宗,是东晋时代慧远大师在庐山结白莲社,带领着一百多人专修念佛三昧,就专修念佛法门。慧远大师在一生中修这个念佛三昧,曾经三次见到阿弥陀佛,证明我们这个净土法门非常的殊胜。慧远大师本身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围绕在他身边的都是一批文人学士,由于结莲社念佛,在当时那个时代极富盛名,影响很大,尤其是长江以南以北,可以说影响到我们整个中国,后人尊称慧远大师为“净土宗初祖”,净土宗念佛法门就由慧远大师开始。到了唐代净土宗的第二代祖师善导大师提倡的是持名念佛,是根据《净土三经》里面《十六观经》的第十六观,持名念佛观,提倡的持名念佛。从唐代到现代近一千四百多年,在全国的大小寺庙,乃至于近代的佛教团体,大都以念佛为主。

禅宗的百丈禅师说:“修行以念佛为稳当。”中国净土宗从唐代开始,除了在本国盛行之外,还传播到日本、朝鲜、越南、柬埔寨,近代又传到欧美。欧洲及美国的寺院也很多修念佛的,所以念佛法门在现在很普遍,信众也很多。就中国的各宗各派,比如说华严、天台、律宗等历代大德,大多数都是研究自己的宗派,研究本宗,行在净土,归心净土。像印度的祖师如五祖世亲菩萨,龙树菩萨他们都提倡念佛法门,包括我们近代的禅宗泰斗体光老和尚,在他临终的时候,有人去请法,请教他:“老和尚啊,你圆寂了以后,我们怎么办啊?”老和尚说:“念佛求生净土吧,现在想参禅开悟也挺难的,踏踏实实地好好念佛,求生净土、了脱生死。”

在我们近代还有一位大德居士元音老人,他在晚年的时候也劝大家念佛求生净土,回归净土,他传的心中心法就讲“以禅为体,以般若为用,以密为总持,以净土为回归”。在我们佛教的大经中,《华严经》、《法华经》、《楞严经》等大经典里,佛亲口宣说,指示弟子们修行的捷径就是念佛法门,赞扬念佛法门的殊胜。在清末民国期间,诸多学佛的大师当中,如虚云大禅师,他讲的是禅宗,弘一大师讲的律宗,太虚大师研究的三藏,弘扬人间佛教,提倡建立菩萨学处,他们都提倡念佛法门,尤其是印光大师,被尊称“净土第十三祖”,专弘扬净土法门。 

念佛法门,可以说一生成办。你今生遇到了,第一个,你的因缘、缘分具足了,往生净土的缘分具足了。这个缘已经遇到了,那么接下来,就要看你肯不肯发心去努力学习。你遇到了,如果你真的相信了,就说明你有这个善根。如果你遇到了,也相信了,修也想修、也想学,但是种种的障碍、种种的逆缘让你没办法修行,那说明你的福报不够。你的福报不够,有很多的障碍。所以我们遇到了净土法门,能够听到正法,如法修行,《弥陀经》上讲“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那我们既然遇到了也可以修行,也想去极乐世界,也天天念佛,那么就说明我们善根具足了,因缘也具足了,福德也具足了,我们样样都不缺,什么都不少。

其实我们遇到佛法真的不容易,能够得闻佛法非常的不容易,所以我们大家要好好地珍惜,听闻佛法。佛讲八难,八难当中的三途是没有听法的能力的,因为地狱道太苦,一日一夜当中,万死万生;饿鬼道,一想到吃的东西,嘴巴就会冒火,也没办法修行;畜生道愚痴,你给它讲法,它听不懂。天道太快乐了,乐到只知道去享福,也不知道享福是很短暂的,他也不会去修行。所以佛讲的人身难得,没讲天身难得,是我们人生当中苦乐参半,知道人生是苦的,也知道要享受、要享乐,所以我们可以舍弃短暂的快乐,追求永恒的安乐,好好地念佛,好好地追求念佛法门。

在佛陀的时代,阿难在打坐的时候,在定中就看到一个饿鬼鬼王来找他,口上吐着火,很恐怖。他告诉阿难说:“你三天以后,就要到我这一道来了”,把阿难吓得不行了。阿难就跑去找佛求救,佛就教他施食,教他施食的方法。我们现在的蒙山施食包括我们现在的焰口,都是当时阿难请教了,然后释迦牟尼佛传给他的。焰口的得名就是饿鬼道,饿鬼道因为他一想到吃的东西,嘴巴就会冒火,很痛苦,焰就是火焰的意思。

我们现在的大陆经常放焰口,焰口施食的文字很优美,唱得也很好听,我们中国的民间唱调,大大小小的,基本上都有。文字是大学士苏东坡编的,经咒是传于我们佛教的施食方法,唱起来很好听,在大陆好多人很喜欢,不知道澳门盛不盛行焰口法会。焰口施食源于阿难请教,释迦牟尼佛给他讲的施食方法,到了中国以后,梁武帝要利益水陆空,创办了水陆法会。到了后来,苏东坡又把焰口的开示文、请词、白文重新编写了一下。苏东坡的文词是非常漂亮的,如果你读读焰口文,那你会感受到中国古人的文学真是不一般,然后唱起来也很好听。

在过去我刚出家的时候,我师父是很反对做经忏佛事这一行的。他说:放焰口下地狱的。所以焰口本我们谁都不敢学、不敢看。一直到我上佛学院的时候,到了云门寺,云门寺是禅宗云门宗的祖庭,我们学生每个周的周末要参加常住安排的法会,有时候安排我们去放焰口。常住安排的,你是不能不去的,寺庙里的安排,我们只有去了。我们第一次去参加焰口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他们念到哪里,因为跟不上那种唱调,然后看着看着就跑掉了,我干脆就不看了,闭着眼睛在那里听着他们唱。然后自己放松、放松,就听着他们唱,听着他们唱的好舒服,感觉整个毛孔都打开了,他们的唱腔好像把我唱散掉一样。本来我那一次去参加焰口的时候,我还感冒,等他们放完焰口出来,我感冒好了。

虽然我刚开始潜意识里面,由于我师父说放焰口不行,放焰口的人大多数都下地狱,这一句话在我脑袋里深深地扎下根来,但我第一次接触焰口的时候还感觉特别好。因为在寺庙里常住常经常安排,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拿着焰口的文先读。读一读,发现焰口的文,讲的这么好,我不读可惜了。后来,因为在云门寺呆了两年,经常要参加放焰口,我就把焰口给学会了,但是我学会焰口之后,没有出去给人家放过焰口,只是在自己的寺庙里面,极少地放过一两堂。放过比较大的一次,就是我母亲往生的时候。那一次人比较多,请了我一个戒兄作主法,坐主台,我跟达照法师两个人坐附台,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放了一个三大士焰口,是为我母亲放的,后来也没给别人放过焰口。

焰口文很优美,也让人感觉很舒服,但是放焰口,真的心很清净的话也很难。因为毕竟是施食,是属于一种救济饿鬼痛苦的,一种救苦的方法。我们好多修行人都修施食方法,包括在家居士和出家人,寺庙里面不一定每天放焰口,但每天放蒙山,晚课以后每天都要放小蒙山,来济度饿鬼道的痛苦。我们深圳的本焕长老,年轻的时候更是天天放焰口,据说他放了三十年的焰口。因为在文革期间,他被抓去坐牢了,坐了三十年的牢,他出来以后,去供养他的人就很多,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就急着排队去供养他。其实也不是去请法,他也没时间给你讲一讲,大多数人都是排着队去供养一下,问个讯、拜一拜就走了。所以放焰口,如果真的诚心去做,福报也是很大。在饿鬼道中,因为它很痛苦,焰口上半部是供养诸佛菩萨及护法神灵,下半部就是施舍饿鬼道了。

话题说远了。畜生道它愚痴,没办法听闻佛法,愚昧。在佛陀的时代,佛陀有个弟子阿那律,每一次听释迦佛讲法的时候都打瞌睡,释迦佛就骂他:“咄咄汝好睡,螺蛳蚌蛤类,一睡一千年,不闻佛名字。”被佛这么一骂,骂的他不敢再睡觉了,睁着眼睛七天七夜不睡觉,结果把眼睛弄瞎了。释迦佛又教他修金刚照明三昧,因为佛陀在世的时候,有很多方法可以特殊对待。在释迦佛的弟子当中,阿那律属于天眼第一,因为他眼睛瞎了之后,好好地用功,努力修行,根据释迦佛亲传的金刚照明三昧努力修行。他经过努力修行之后得到天眼,虽然肉眼不行了,他天眼很好,在佛的弟子中天眼第一。他说:“我观十方世界,如观掌中庵摩罗果。”就像自己手掌当中拿一个水果放在手上那么清楚,看十方世界,就像看手掌当中的东西一样这么清楚。

三恶道没办法听闻到正法,所以它是八难之一。那么除了三恶道之外,还有一个就是无想定。外道修习的无想定,像我们搬石头压草,又如冰冻的鱼,时间久了,草慢慢地又会生出来了;冰冻的鱼,气候暖了、冰化了以后,鱼又出来了。所以无想定也是八难之一,虽然禅定的时间很长,他的定力完了以后,又要感受六道轮回。好多修无想定的外道,他不懂自己是得了无想定,他以为自己是得了涅槃了,然后到了后来定力没了,出来以后,又开始诽谤正法了,觉得佛陀说的法不正确:你看我都证得涅槃了,得圣果了,到最后又没有了,因为他自己不知道学佛的境界。所以在修行的路上没有正确的理路指导,也是很危险的。他禅定功夫虽然好,到最后对境界不清楚,叫“未证言证,未得谓得”,就是自己没有证到,觉得自己证到了,没证到涅槃,没证到阿罗汉,觉得自己证到阿罗汉了,叫“未证言证”,结果打大妄语还要下三恶道。

还有一个八难当中的叫北俱芦洲。在我们娑婆世界叫四大部洲,有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南赡部洲、北俱芦洲,我们属于南赡部洲。北俱芦洲的人福报很大,寿命平均是一千岁。韦陀菩萨有一次想去北俱芦洲,普度北俱芦洲的众生,他把手上拿着的宝杵一变化,变成一把雨伞夹在腋下,要去北俱芦洲教化众生。韦陀菩萨怎么跟他们讲?他说:你们要听闻正法,你们福报虽然大,但还是有限的,到将来福报没了,还是要去轮回的。他们问:为什么要学习佛法啊?菩萨说:学习佛法能了脱生死,能够得到永生,没有痛苦。北俱芦洲的人说:我现在就没痛苦。因为北俱芦洲福报很大,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们说:你出门还要带雨伞,你还说你那边那么好,我们这边雨伞都不要,我们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我再也不来了。你看我们韦陀菩萨的天王殿,在韦陀菩萨前面写着四个字:三洲感应。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和南赡部洲都有韦陀菩萨护持着、照顾着,唯独北俱芦洲他不去,所以叫三洲感应。他不去北俱芦洲,因为北俱芦洲的人福报太大了,去也没用,去也白去,所以福报太大了不一定是好事。

在修行佛法的过程中,富贵学佛难,贫穷布施难。学佛的人,有时候遇到一点苦也是好事。八难当中除了无想定,还有北俱芦洲,再一个就是佛前佛后,生在没有佛陀的时代。比如释迦牟尼佛还没有来这个世间应化成佛的时候,我们在地球上就没有佛法,纵然有了圆满的人身,很想修行也没有正确的方法,做不到。

当时释迦牟尼佛在印度的时候,印度就有九十六种外道,有拜火的,有学狗、学牛的。有些学狗学得很像,他以为学狗就是修行;有些学牛学得很像,跟着牛一样不穿衣服,去吃草睡地;还有些裸形外道等。当时释迦牟尼佛出世的时候,印度有九十六种外道,印度是属于一个多宗教的国家。学牛、学狗都学得很像,学畜生都学得很像,包括吃、穿、生活都学得很像,那结果学得怎么样呢?活着当人的时候就学畜生学得很像,你说死了会去哪里啊?你这么想当牛,肯定让你投胎当牛去了;你这么想当狗,肯定让你投胎做狗去了。

所以佛前佛后也是难,“佛在世时我沉沦,佛灭度后我出生”,佛前佛后这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所以我们遇到了佛法非常不容易。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我们没有遇到佛法,因为释迦牟尼佛在这个世间教化的时候,我们当时没有遇到释迦牟尼佛。我们很荣幸在释迦牟尼佛的末法时代,在现在遇到了正法,遇到了佛陀的教化,尤其是净土法门,这也是我们多生多劫以来的善根。

我们现在在末法时代赶上了释迦佛的末班车,如果我们再不好好地修行的话,那么我们不知道哪一辈子、哪一生才能遇到佛法,因为末法时代已经到来。佛陀的正法时代我们没有遇到,像法时代我们也没有遇到,又要过着漫长的时间没有佛法。末法时代是一万年,按照我们佛历来算,现在是两千五百多年,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那么末法已经开始五百年了,所以我们是在一万年末法时代的开头。如果一万年过了以后,我们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佛法了。你生存在这个世界,就算你是人,你也听不到佛的名字,更何况听闻经教、如理思维、如法修行,更是不可能。所以《法华经》上讲“空过一百劫”,经上讲后来,有一百劫当中,都没有佛出世。

我们这个贤劫有千佛出世,我们的生命存在在贤劫当中,我们算是很荣幸的,贤劫这一劫当中有一千尊佛。释迦佛成佛了以后,末法,法灭尽了之后,到后来弥勒菩萨还要在这个世界示现成佛,所以叫贤劫有千佛。经上讲一百劫都没有佛法,你想想这么长的时间当中都不会遇到佛法,这么多众生都没办法得度。比如在《华严经》或《法华经》上,释迦佛成佛的时候,所有的天王、所有的转轮圣王都很欢喜,都要请佛转法轮。“有佛出世龙天喜,无僧说法鬼神愁”,如果没有遇到佛法,我们就没有办法解决我们的根本烦恼,没有办法了脱生死。

佛讲末法有一万年,一万年过后最早灭的就是《楞严经》。在一万年里面,灭法第一部经就是《楞严经》。《楞严经》最早灭,因为《楞严经》里面讲的有五十种阴魔,《楞严经》就像照妖镜一样,有《楞严经》的存在,就有正法存在。所以佛在经上讲最早灭的就是《楞严经》跟《般舟三昧经》。《般舟三昧经》也是我们净土宗的一部经典,在过去,修行成就高的大多数都是修《般舟三昧经》,因为它难度很高,九十天不坐不卧,专念佛号,叫常行三昧,也叫般舟三昧。如果能够如法行持,一期的般舟圆满,那么你绝对能够往生净土,这个经上有说的。

现在有些人说《楞严经》是假的,然后说《般舟三昧经》是假的,因为现在的人智慧不够,读《楞严经》读不懂,自己不懂就说这个经是假的。我们佛教里有句名言“开智慧的楞严,成佛的法华经”,在《法华经》《药王菩萨本事品》里就说,人如果能读诵《药王菩萨本事品》,临终就能遇到阿弥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在《楞严经》里佛讲了很多的方法,包括了《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专讲我们修行净土法门怎么修的,所以我们修行要认真去对待。

在末法当中,唯独这部《弥陀经》,所有的经文都灭尽以后,《弥陀经》是最迟的。就是净土法门在末法时代流传的最广,而且保持的最久,所有的佛经灭尽了,经书上的字都没有了,《弥陀经》还要流传百年。一百年之后,还有“南无阿弥陀佛”这六个字再流传一百年,这可见净土法门非常的殊胜。《法华经》上讲过“若人散乱心,入于塔庙中,一称南无佛,皆共成佛道”,都是我们将来成佛的正因,哪怕你起一念,散心念佛,都是我们将来成佛的正因,所以我们非常感恩佛陀的慈悲。

我们今生能够遇到佛法,在人生当中我们能够得到了暇满的人生,有时间来学习佛法。我们怎么样才算是一个圆满无缺的暇满人生呢?在我们的人生当中,第一个就是要得遇正法,能够如理思维,如法修行,那你的生命才是圆满的。如果不能在这一生当中得遇正法,如果不能如理思维,如法修行,你再大的福报也不是圆满的,也不叫暇满人生。虽然你有时间空闲着,也有足够的物质,也有各个方面的资源,但是你如果没有遇到佛法,就像现在有些人福报很大,但是他不知道学佛,天天泡在赌场里面去玩,天天就知道娱乐,就知道享受,去消磨自己的福报,其实不知道他自己的福报也是上辈子修福修来的,好不容易的积聚一些福报,没有善加利用,这辈子就这么花了,花完了福报,又要去感受这个轮回的痛苦。

佛讲人身难得,为什么没讲天身难得?因为天身福报很大,太快乐了,所以没办法修行,也不懂得修行。在佛陀在世的时候,释迦牟尼佛有个弟子比丘生病了,在世间看了很多名医都看不好。目连尊者在释迦佛的弟子当中属于神通第一,他有个弟子生前是个医学高手,学医学的很好,尤其看疑难杂症特别拿手,目连尊者就想去天上把这个原来的医生请回来,尊者就用神通跑到天上去找他。到了天上,看到天人忙忙碌碌的去享福,看到自己的弟子过来了,那个弟子就打个问讯,连停都没停下来。看到师父来了,问个讯就想走了。目连尊者因为他神通第一,一下子把他抓住了,就教训他说:“你啊,这么没礼貌,师父来找你了,你打个问讯就想跑啊。”那个弟子说:“师父,你看看他们,他们连打个问讯都没有,我还停下来给你打了个问讯,我太忙了,我要忙着享福去。”目连尊者请他来世间救人,他不来了。上辈子在这个世间,他是专门救人的,给人家看病救人的,所以他福报很大,死了升到天上去了。一升到天上,完了,只知道享福,师父再请他到人间救命,他不来了。所以说富贵修行难,贫穷布施难,不知道人命无常。 

尤其是在我们人生当中,在漫长轮回当中,其实人生是最短暂的,短短的几十年,几十年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我二十来岁出家,二十岁之前基本不懂事,除了读书其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二十岁之后出家了,出家一晃二十年,二十年就这么过去了。所以人生过得很快,如果不好好努力,再一晃四十年,不知道四十年之后,我们还能不能坐在这个讲堂里听法,真的不知道。

在明朝嘉靖三十四年腊月十二,就是公元1556年1月23号,在我们历史上有一次特别大的地震,发生在陕西省的华县。这次地震你们知道死了多少人吗?八十三万人。在历史上属于一次最大的自然灾害。就在几年前5.12四川地震也死了那么多人,还有一次唐山大地震也死了很多人。就这个月的法国巴黎,你看人家好好地在电影院里看电影,遭受了恐怖分子的袭击,一下子就死了一百多人,所以生命很脆弱。一吸不来,一口气吸不上来,我们这辈子就没了,所以佛讲“生命在一呼一吸之间,一吸不来,即为来生。”怎么办呢?我们朝不保夕,谁都没有把握,谁都不能保证我们明天一定会活着,没有谁给你保证我们明天一定活在。“今朝上床别鞋袜,不知明日来不来。”晚上我们睡觉的时候,睡下去了,明天还能不能醒过来,再把鞋袜重新穿上?所以在无常的生命当中,我们要时时刻刻珍惜当下。

我们这个暇满人生来之不易,我们能遇到佛法非常的不容易,尤其是遇到净土法门。释迦牟尼佛在说法四十九年当中,把净土法门列为特殊的法门,把净土的方法叫做横超三界。除了净土法门以外,其他的靠自力解脱,叫竖超三界。什么叫竖超三界呢?就像竹子里面竹节很多,从竹子的头部到尾部一节一节的往上钻,钻到竹子的顶部出来。就像我们平时在修行当中修习各种禅定,从初禅、二禅,一直一步一步地往上走,而且每一步向前都要舍弃这一步,再向下一步迈进,修习各种禅法。把净土法门叫横超,就像竹子里面一条虫,它不从竹底部啃到顶部出来,它从边上啃出来,叫横超三界。把净土法门叫做横超三界,是一个很特殊的方法。

那么我们具备净土法门修行的思想,要去极乐世界,必须具备什么条件呢?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净土宗的基础,净土资粮,信、愿、行三个字。净土内容不是很多,修法也很容易,一句阿弥陀佛,所以净土法门修行起来能比较简单。信、愿、行三个字,就足够让我们一生受用。信要真信,愿要切愿,行要力行。我们要相信释迦牟尼佛是圣人,他没必要骗我们,他告诉我们的方法确定是能够让我们在这一生当中了脱生死的,所以我们要对净土法门——释迦牟尼佛教给我们最简单、最方便的修行方法,要生起决定的信心。

所谓“信为道元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信是第一个,佛法大海,唯信能入。信、愿、行作为净土的资粮,资就是我们的资本,我们往生净土、了脱生死的资本。粮就是粮食,就比如我们要走远路,要具备干食、具备粮食,叫资粮。那么我们往生净土的资粮要具备真信、切愿、力行三个条件。如果你真能够具备这三个条件,那么你在这一生当中,决定能够成就。 

其实我们很幸运,在今生当中遇到了佛法,我们知道了生命无常,我们知道了轮回的痛苦,我们也知道了轮回的原因,我们也知道了怎样解决痛苦的方法。我们在这里遇到的净土法门,佛在经上说“末法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那么我们今天遇到了念佛的净土法门,在末法时代,在芸芸众生中,我们是一个很有福报的人。

净土法门是一个非常特殊、非常简单修行的法门,千经万论,处处指归,十方诸佛,共同赞叹。在这里,我们体会到了释迦牟尼佛的彻底悲心,彻底的慈悲,悲悯我们、教予我们,使我们能够在这一生当中得到了真实的利益。在释迦牟尼佛一生说法四十九年当中,净土法门在三藏十二部经典当中,《弥陀经》属于无问自说,没有人懂得问。这么殊胜的法门,释迦佛看众生的因缘成熟了,他不等大家提问,自己迫不及待地告诉大家。就包括佛陀的弟子当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也只有听法应机,也不知道问净土法门,问末法时代,什么方法能够最适合末法众生的修行,也没有智慧能够问。所以啊,净土法门是释迦牟尼佛以及十方诸佛彻底的悲心流露。

在净土的资粮当中,信、愿、行的“信”,蕅益大师——净土宗的祖师,他给大家讲了六信,是哪六信呢?信自,相信自己;信他,相信阿弥陀佛,相信释迦牟尼佛,相信十方诸佛。在《弥陀经》里有六方诸佛出广长舌来证明净土法门。信自、信他、信因、信果、信事、信理,六信。六信我在这里要给大家一个一个地讲。

第一个我要讲信自。信、愿、行在《弥陀经》里讲的很清楚,信什么呢?第一要相信自己,相信我们自己实实在在是一个业障深重的凡夫。现在谁都知道自己业障很重,有诸多不如意。我们现在生存在这个时代,我们实实在在是一个业障深重的凡夫;而且在六道轮回中,侥幸的得到了人身,非常的不容易,也非常的侥幸。就像我们刚才讲的,得到人身就像瞎眼的乌龟钻到大海里漂浮的木头的木孔里一样,这么侥幸地得到了人身,机缘非常难得。

相信自己生命是无常的,随时随境都可能有无常迅速的到来。就刚才说的,天灾人祸、不如意的、横死的,还有各种突发性的疾病,生命的无常。三途八难,种种痛苦,我们相信在这个世界是决定痛苦的,所以我们要寻求解脱痛苦的方法。在人生当中,生老病死、忧悲苦恼,生我们已经忘记掉了,生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是怎样的痛苦,但是老苦、病苦,老苦我们能看得到,能看到很多老人种种的不方便,无依无靠,就算有所依赖,但自己想做什么都不方便,叫老苦;病苦,谁都能多多少少感受到一点点,生病的时候能感受到一些痛苦;死苦,死亡的恐惧。更有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

八苦交煎,三途八难,我们要相信轮回的种种内容,那么我们学习了佛法以后,对死亡的恐惧就改观了,因为死并不意味着生命的结束。在漫长的轮回当中,佛讲死如乔迁,像搬家一样。我们这个身体坏了,再换一个身体,问题就是看你往哪里搬。六道轮回当中,你这个家进的好不好。如果你一搬家,搬到地狱里去了,那个地狱老家可不好玩,非常的痛苦;但如果你一搬家,福报很大,搬到天堂上面去了,去享福去了,你也遇不到佛法。所以死如乔迁,死并不恐惧,像移民一样,但是你要掌握好,你要移到哪里去。

我们学净土的人,学佛的人,要往哪里搬呢?我们别的地方哪里都不去,我们要搬就搬去极乐世界,除了极乐世界我们哪里都不去,对吧?死如乔迁,我们现在要想办法在极乐世界买房子、建房子哦。其实我们房子也不用建,极乐世界种种现成,房子也不用我们建,极乐世界各种依正庄严。不像我们这个世界,我们的房子还要自己花上大半辈子的努力,有些如果说不是靠经商赚了很多钱,靠上班的话,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买不起一栋好房子。一辈子就是为了房子而努力,等你房子买好了,人也老了,人也没了,你想享受也没办法享受了,没机会了,只有苦的相聚。

虽然我们在这个娑婆世界,在六道轮回中,我们人是算幸福的,算是好的,但是在六道轮回当中,我们人生是很短暂的,不断地努力、不断地努力,结果两手一撒,两脚一蹬,万般将不去,唯有业随身。到最后,什么东西都不是你的,能够给你带走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业力,我们能够带走的只有业力。

我们能够好好地念佛,好好地修行,那么我们将来能够去极乐世界,我们能带业往生。我们把业力压住了,我们信愿的力量,包括我们念佛的力量能够敌得过业力,赢过业力了,那你就能往生极乐世界。但是你信心的力量、念佛的力量,包括要去极乐世界的力量,如果敌不过你的业力,那你临终的时候,还要靠大家给你助念。如果你敌不过业力,到临终的时候,心会乱,不能正念分明,那时候就全靠同参道友在边上提醒你,给你念佛,提醒你提起正念有可能才能往生,你自己没有这个力量。

在我出家的第三年,1996年的春天,我有个师伯叫了非法师,他两师兄弟同时出家。在大陆的文化大革命以后,大陆基本上所有的宗教,包括我们中国传统的文化,几千年的文明历史全部一扫而光。在1979年,大陆正式落实宗教政策,恢复信仰自由。我的师伯是八十年代出家的,八十年代出家的时候,他两师兄弟同时来。了非法师是修净土法门的,他说:“我好不容易遇到佛法,这辈子做人我是苦够了,我要好好念佛,求生净土。”那么他另外一个师兄弟说:“多少你要蓄点钱,要不然你老了,没有钱,让人家照顾怎么办?”他说:你多多少少也要积累一点,不要身无分文,到时候你老了、生病了怎么办?两师兄弟虽然同时出家,但是结果很不一样。

在1996年3月17日,了非法师往生的很好。当时我刚好去找达照法师的一个善知识,是当年跟达照法师一起住茅棚打七的达寿法师。因为刚刚出家没多久,想去请教这个善知识,结果一去就遇上了非法师寺庙里的居士跑过来,找达寿法师说了非法师快不行了,叫达寿法师去助念。我遇上了,就跟着达寿法师一起去给他助念了,刚好念了七天七夜。

白天我们大家陪着他念佛,只要他昏沉了,念着、念着,看着他嘴唇不动了,我们就会叫他,问他有没有念佛,有时候他就会忘记掉了,但是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跟着念的。晚上如果睡着了,我们不会叫他,晚上会让他休息,白天不会让他睡觉,因为大家给他助念,白天、晚上24个小时轮班给他念。念到了第七天晚上,刚好是晚饭之后,他就坐着靠在那里,合着掌、眼睛睁的大大的,跟着大家念阿弥陀佛,那种气氛人家就觉得很紧张,很集中,结果他一合掌,大家就非常紧张,念六声四字的这种调,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六句的调,大家念得很集中,一直念。第一次他念着、念着手软了,下来以后第二次再合掌,合掌念了一会,手又下来了,第三次合掌之后手就不平了,想伸伸不出来,他就把手拿下来,再合得平平地,跟着大家就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眼睛睁的大大的,念着、念着,手一松、眼睛一闭,就没气了,合掌靠在那里就没气了。

在那天晚上他没气了以后,大家都没动,一直保持着这样一个念佛的状态,四字六声的这种念佛方法。当时在场给他助念的居士有十几个人,包括五六个师父。当时我比较偷懒,因为前期六七天当中,我休息的比较少,基本上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一直陪在老和尚身边,坐在边上念着阿弥陀佛,也觉得老和尚要往生了,我一个小和尚能吃得消就尽量在边上念。我一看他往生的这么好,我不管了,我回去睡觉去了,他们在那助念。

这些居士由于心很虔诚,看到这个因缘特别殊胜,他们坐在那里一念就念到天亮,动都没动。十几个人从那天晚上七点多老和尚往生,一直到第二天天亮,他们不知不觉就在佛号的禅定当中过了一个晚上,都没觉得多久,一个晚上就过去了。你说念佛以后,有这么殊胜的境界,佛力的加持真的不可思议。当时在场的有些并不是老修行,并不是说都是禅定功夫很好的人,有好些才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也有四五十岁、五六十岁的老居士,其实就算当时最厉害的老居士,平时也没有一动不动地坐过这么长时间,结果那天晚上他们不知不觉当中,在佛号声中,都没觉得多久,一个晚上就过去了。

我们给他助念三十个小时之后,我们洗完手在他头顶上一探,佛经上讲“顶圣眼生天,人心饿鬼腹。”因为当时我们都有经验,如果说人死了想探一探神识最后从哪里出来,要等他全身凉透以后,我们的手用冷水泡得很凉之后,擦干净了,然后在各个部位探一下,会感觉到哪里会有一丝丝暖气。我第一个泡完手去探,探一探老和尚最后神识是从哪里离开肉体的,当我的手离他头顶还蛮远的地方,就很明确的感受到从他的头顶上冒出来一股暖气,这暖气就像我们平时冬天泉眼里冒出来的泉水,在泉水上面冒出来的一丝暖气,暖中带着一丝寒气,寒中又让你感觉有一丝暖气在冒出来。当时,我就让其他的居士和师父也去探一探,因为没有摸到他的肉体,好多人就很清晰的感受到了。

其实我出家二十多年以来,我也见过很多往生状态很好的,也探过好多人,其他人都不是很清晰,但是唯独了非法师是非常清晰,非常明确的,全身冰凉,唯独头顶让你感觉到很清晰,所以念佛法门非常的殊胜。

了非法师走的很好,但是当时他那个说要积点钱的师兄弟,他是积了不少钱,因为他有时候做佛事,人家供养他都存起来,到最后怎么样呢?那一次我们助念的团队当中,有一个出家女众就是那位说要存点钱的师父的外甥女,她就请我们说:“师父,你和达寿法师有没有时间去看一下我舅舅,我舅舅躺在病床上躺了三年了,很痛苦,现在连念佛都不知道念了,叫天叫地的痛得没办法,没人照顾。”因为当时九十年代初期,大陆佛教刚刚兴盛起来,他说在寺庙里面呆着、呆着,到最后都没人照顾,他以前的俗家儿子把他接回家照顾了,非常痛苦,连念佛都不知道念了。

你们想一想,两个师兄弟同时出家,同一个师父,结果差别这么大。一个好好念佛的,临终往生的这么好,我出家二十多年来,了非法师往生的瑞相是最好的,虽然我接触过好多预知时至的,坐着往生、靠着往生,到最后合着掌、念着佛走的,我见过的,他是第一个。

上午的时间到了,我们一起回向: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共生极乐国。阿弥陀佛!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