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实修法门 > 天台教观 > 达照法师开示 > 正文

达照法师:天台修证次第之三、别教的修证次第

 

三、别教的修证次第

 

别教是指以《华严经》为中心的各种大乘经典所宣说的不共二乘之教法。此教特别为大乘利根菩萨宣说“恒沙俗谛”之理,用道种智断界外之见思、尘沙、无明等惑,修诸波罗蜜自行化他之行,建立了三贤十圣等觉妙觉的位次,以无碍道的金刚喻定为因,解脱道的涅槃四德为果,从根本上区别于二乘。

“别教”这一名称,具有两层含义:一、不共义:这是指此教乃独为界外的大菩萨所说,不共于二乘,所以称为别教。智者大师《四教义》卷一说:“此教不共二乘人说,故名别教。”[1]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高高在上的教法,一般人是接受不了的,不要说钝根的凡夫众生,就是连二乘的圣人也是如聋如哑,难以置信,真是别具一格,故称别教。二、别异义:这就是说此教教法有它自己独特的思想体系,这种思想体系是与其它的佛法思想体系有着明显差别的。如谛观大师《四教仪》说:“别前二教,别后圆教,故名别也。”[2]这就是说,此教与藏、通二教之间,就有界内、界外之别;与圆教相比,则有隔历、圆融之异,虽然二乘圣人听闻此教教法也是如聋如哑,但是此教并非最为圆满彻底,因为与后面的圆教也是有着很大的差别,故称别教。

 

1、基础行

别教修行的基础有五:一、持戒清净。无论是出家师父还是在家居士,要想得到佛法的真实利益,就要守护好自己所受的戒律,轻重等持、尽力而为,也就是养成一颗认真负责的责任心,培植福德,锻炼身心,增强毅力。二、奉持三皈。凡是修学行人,都要做到以三宝为生命的依靠和归宿,在心中生起三宝是世界上最快乐、最宁静、最光明、最慈悲的至尊至贵之真宝。三、发出离心。藏教行人必须发起强烈的出离心,也就是全心全意的希望能够解除人生的痛苦,包括现实生活中的各种不如意情景,生命中许多负面的行为,如贪嗔痴,以及不稳定的轮回特质,生老病死的痛苦烦恼等。四、发菩提心。针对出离心而言,菩提心就是在出离心的基础上更进一步,不但希望自己解脱生死轮回之苦,而且还强烈的期盼其它一切众生都能够离苦得乐,誓愿一切众生都能够彻底解脱一切苦厄、或者究竟涅槃之极乐,也就是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之深切愿心。五、大慈悲愿。在轮回中感受到了无量无边的烦恼痛苦,所以同时发起无上大愿,祈愿一切烦恼众生都能离苦得乐。同时真切感恩一切众生都如父母一般慈悲,与佛体同枉受苦轮。有了这样的深切大愿,主要表现在“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上。

 

2、资粮位

十信位是别教菩萨的外凡资粮位,也就是说别教根机的菩萨,一开始对于别教的思想理论产生了决定的信心,知道自己最理想的生命状态就是别教所说的境界,所以要为了伟大的理想而努力不已,顺从这种教法而修行,没有丝毫的怀疑,这就是进入到别教十信位的标致了。如智者大师《四教义》卷四说:“此十通名信心者,信以顺从为义,若闻说别教,因缘假名,无量四谛,佛性之理,常住三宝,随顺不疑,名信心也。”[3]。在此信心下,才可以谈具体修行的方法和证位的次第。希望我们在这里也生起坚定不移的信心,从此迈向理想生命的美妙境界。

一信、二念、三精进、四慧、五定、六不退、七回向、八护法、九戒、十愿。

相信因缘假名无量四谛等常住的道理,深信不疑,名为信心。时常忆念常住之理而不遗忘,名为念心。别教初心观真谛之理,无有间杂,念念不退,名为精进心。专心精进修行,并以智慧进行抉择,不生过患,名为慧心。定慧双修,与真谛之理相应,湛然寂静,名为定心。定功日深,慧光开发,定慧等持,纵然遇到恶缘,亦能心不退转,名为不退心。绵绵密密地保护任持定中所证之境界,不让它退失,名为护法心。把所有的修行功德和境界,都回归导向于佛陀的正觉心地当中,名为回向心(上文的回向心,排列在护法心之前,这是依据旧译《璎珞经》的说法)。安住于相似的定共戒和道共戒[4],任运自在地防止一切过错,名为戒心。随自己的本愿功德,而能够游历十方,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名为愿心(这是依据《楞严经》,来解释十信的名称,但是《楞严经》所说的十信位是属于圆教的修证次第)。

 

3、加行位

A、十住

《四教义》云:“此十通名住者,会理之心名之为住。”[5]《八十华严》卷十六说:“佛子!菩萨住处广大,与法界虚空等。佛子!菩萨住三世诸佛家,彼菩萨住,我今当说。诸佛子!菩萨住有十种,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已说、当说、今说。何者为十?所谓:初发心住、治地住、修行住、生贵住、具足方便住、正心住、不退住、童真住、王子住、灌顶住,是名菩萨十住。去来现在诸佛所说。”

于诸佛所历劫修行当中,专心行持前面所述的十种信心,从有入空证得真谛之理而不生邪见烦恼,广求般若智慧,名为初发心住。常随空心,修行空观,净诸法门,清净洁白,炼治心地,名为治地住。由于心地发明而继续长养圣胎,广修众般若密之六度万行,名为修行住。由于知解而生到了佛陀的菩提心之家,诸佛皆从真如实际中生,种性清净,至尊至贵,名为生贵住。生于佛家之后,带真随俗而精进修习无量善根,努力于方便利益众生的事业,名为具足方便住。事相上的障碍逐渐消除,正理得到了显发和把握,从而成就了第六般若波罗蜜的法门,名为正心住。断尽思惑,证入了无生毕竟空的境界(即是禅宗所说的“明心”,亦即彻见真如),永脱三界轮回,名为不退住。不再产生凡夫、外道及二乘人的邪见颠倒破坏正觉的菩提心,名为童真住。依从于佛陀大觉法王的教诲,而对于佛法真理产生决定的理解,应当绍隆佛祖之位,名为法王子住。修习观照空、无相的本体,证得了无生法忍,并得到甘露般的佛法妙水灌注,名为灌顶住。

《法华玄义》卷三说:“十住位的菩萨正式修习空观,傍带着修习假观和中观。十行位的菩萨正式修习假观,旁带着修习中观。”[6]《净名略记》卷下之上也指出,如果从别教的角度来说,在正式观修中道实相,就是慧眼,这是指别教菩萨在十住位当中,逐渐开慧眼而明白二空之理,虽然距离中道实相还很遥远未能证得,但也能够有所期盼而进行观修了。

B、十行

《四教义》卷四说:“此十通名行者,行以进趣为义,前既发真悟理,从此加修,从空入假,观无量四谛。”[7]一欢喜、二饶益、三无违逆(无嗔恨行)、四无屈挠(无尽行)、五无痴乱(离痴乱行)、六善现、七无著、八难得(尊重行)、九善法、十真实。

进入一切法毕竟空的境界,回到现实生活,修习从空入假观,不再被外道邪见乃至无常苦空无我等法之所动摇,勤修十度之布施摄取众生,名为欢喜行。常以戒法教化众生,使之得到佛法的真实利益,名为饶益行。常常修习忍辱波罗蜜摄取众生,谦虚谨慎,恭敬一切众生,名为无违逆行,也叫无嗔恨行。修行精进波罗蜜,要令一切众生的思想行为都达到究竟涅槃,终不使人独自证得灭度,名为无屈挠行,也叫无尽行。以禅定摄持自心,不会被无明习气业障等等所干扰而迷失,不昏沉也不掉举,名为无痴乱行,也叫教离痴乱行。般若智照,念念现前,生生世世常在佛陀教化的国土当中受生,名为善现行。以二空为方便,对于我以及我所等主观和客观的境界,毫不执著而一切皆空,名为无著行。菩萨依四宏誓愿,运大慈悲,与乐拔苦,成就了非常难得的殊胜善根,特别值得学人尊重赞叹,名为难得行,也叫尊重行。菩萨能够力行三轨,宣说佛法而教授学人,成就众生的如法如律之修行,名为善法行。对于真俗二谛都不执著,即不执著如如不动的真谛,也不执著森罗万象的俗谛,双非空有而显但中之理,名为真实行。

这是通过假观来分别一切万法,了知十法界各种差别现象的种性。修从空入假观,《观经疏》卷三说:“如果住著于空观当中,这与二乘的偏真有什么区别呢?这样是不能够成就佛法,也不能够真正利益众生的。所以别教的观空是不住著于空,而能够从空进入到假观的俗谛当中,知道众生的习气业障等毛病,认识了如何对治这些毛病的方法妙药,对应病情而授予法药,令他们得以依此方法而修行,所以叫做从空入假观。”[8]证道种智,《观音玄义》卷下(初)说:“能够知道一切法的规律、种类、因果等等的差别,就可以分辨世俗假名而不会错谬,所以称为道种智。”[9]

C、十回向

十回向,又作十回向心,略称十向。回即回转,向即趣向;所谓回向,即起大悲心救度众生,回转十行之善,向于三处,即:真如实际是所证、无上菩提是所求、一切众生是所度;以能回之心及所回善行,向彼万类,圆满梵行,等入法界。如《四教义》卷四说:“此十通名回向者,回事向理,回因向果,回己功德普施众生,事理和融,顺入法界,故名回向。”[10]一救护众生离众生相、二不坏、三等一切诸佛、四至一切处、五无尽功德藏、六入一切平等善根、七等随顺一切众生、八真如相、九无缚无著解脱、十入法界无量。

以不执著一切相的心态,常常往来于六道之中,而受六道依正果报,以不受一切法的境界来感受六道众生的烦恼痛苦,名为救护众生离众生相回向。观察一切缘起幻有的诸法,具有各种感受和作用,能够做到念念不停、心心无住,名为不坏回向。三世诸佛所有妙法,于一切时间当中认真修行,名为等一切佛回向。以广大誓愿的力量,普遍进入一切诸佛的清净刹土,而供养一切诸佛,名为至一切处回向。能够以法身常住的教法,教授给前来学习佛法的众生,名为无尽功德藏回向。修行无漏的善法,修习善法而能够不落二边,名为入一切平等善根回向。能够观察善恶二法体性无有差别的平等一相,名为等随顺一切众生。自心得大自在,等同三世诸佛,常照有无二边,名为真如相回向。以般若妙慧观照十方三世一切诸法,境智两泯,能所双亡,成一合相,名为无缚无著解脱回向。觉悟一切诸法,都是中道无相,万法俱寂,一派圆成,名为入法界无量回向。

以上所述资粮位和加行位,就是别教菩萨的外凡位和内凡位,此教菩萨以中道实相作为生命的理想境界,从开始练习空观的十信位,到从假入空的十住位,再到从空入假观的十行位,以及训练中道第一义观的十回向位,虽然已经证得了两种不退,但仍然只是中道之外的境界,所以都还只是凡夫位而已。

 

4、证圣位

A、十地菩萨

十地,就是《华严经》、《十地经》和《十住经》等所说,圣位菩萨的十个位次。在《华严经》中,金刚藏菩萨在说完这十地的名称之后,就默然不语了。后由解脱月菩萨再三殷勤请求,才把十地菩萨的修行情况和证得境界,作了比较详细的宣说。为什么这样?因为此时的菩萨,已经真正的见到了佛性,犹如宝月印琉璃,不即是十八界诸法,也不离开十八界诸法,不是言语音声动作思维的假相,但也从来不曾离开言语音声动作思维,所谓“在六根门头,放光动地。”无色无相,却又必须从种种色相上得以彻见,真是妙绝无伦!所以,到这里最好不要开口说话,影响听众当下体悟的机缘。但若是眼前大众,不具备这种慧根道眼,依旧不能直接契入,那也只好浑身落草,婆心恳切了。所以,金刚藏菩萨最后还是详细的解说了十地菩萨的修证情况。就是指:欢喜地(极喜地)、离垢地、发光地(届穷)、焰慧地(焰地)、极难胜地(难胜地)、现前地、远行地、不动地、善慧地(妙善地)、法云地。

欢喜(从此用中道观,破一分无明,显一分三德,乃至等觉,俱名圣种性),此是见道位,《四教义》卷四说:“从初地至佛地,都是在断除无明惑。只是从所证得的位次来分为三道:初地名为见道,二地至六地名位修道,从七地之后名为无学道。”[11]初地断除了无明的别见[12],启发真正的中道实相观,所以称为见道。又无功用位,百界作佛,八相成道,利益众生。行五百由旬,初入实报无障阂土,初入宝所。也就是舍离凡夫的见地而进入圣人的境界,四魔[13]不能动摇,超越了有边和无边,有无平等双遮双照,名为欢喜地。

以真正的无相智慧进入凡夫众生的世界,如同于虚空相似没有任何污垢,名为离垢地。在前面初地的菩萨,除了安住中道佛性当中,和修习布施波罗蜜之外,还要闻思修习百法明门。而此二地菩萨则在持戒之外,还要进一步深入思维观察千法明门,也就对于无量法门的探索更为仔细、更为深入了。

光明智慧增长而上品信忍成就,修习成佛的道业,内心极为清净而光明智慧也随之出现,名为发光地。由于闻法及修定,慧力增胜,火一样的光芒焕发,能除诸冥暗。如受持佛法,于佛法的不明,就去除了。入了深定,那邪贪、邪嗔、邪痴等闇蔽,也不会再起,心光更加明净,所以叫做发光地。

随顺于下品无生法忍,来观察一切法的现象和本质,以智慧的火焰烧尽一切无明习气的惑业,名为焰慧地。在第四地的菩萨,从修十波罗蜜多来说,精进波罗蜜多圆满了。约四、五、六地修共三乘法来说,是修习三十七觉分。因为精勤的修习觉分,火焰似的慧光,炽盛起来。依我见而来的著我、著法,种种爱著的习气,都如火烧薪一样,无余永灭,所以叫“焰慧地”。

随顺于中品无生法忍而修习佛道,三界之内的无明惑业,没有不消除空尽的,名为难胜地。菩萨至此地能破一切之情见,通达一切之法,即是诸佛之境界,而无能胜之者,故名难胜。虽然要修行这种种念,但侧重点还是在修习禅波罗蜜,也就是以中道与佛相同的见解,来指导自己修习禅定,从而具备世出世间一切禅定的总持之法,不为一切凡夫外道之所扰乱。证得满分的禅定境界,于十度之中的定力非常最胜,但未涉及般若妙慧,所以从其自受用的角度来说,已经是难以置信的殊胜了。

随顺于上品无生法忍,观察十方三世一切诸法,都是寂灭性空无二无别,名为现前地。到了六地菩萨,在般若慧、大悲愿的资持下,能入灭尽定,而且于定中现证佛性。那时,佛法皆现前,了了明见,所以叫现前地。在这甚深的空慧中,“缘起真实性”也就是幻有即空,空即幻有的不二平等,也能深彻照见。到第六地,只要多修无相作意,就能现证空有无碍的缘起中道。所以六地菩萨,能常寂,又能常常悲念众生。常寂是般若的现证,所以这是大悲般若不二,为大乘的不共胜法,而胜过了、超出了二乘的智证。这样在满分般若波罗蜜的修习之后,空、无相、无愿等百千三昧都能获得,成就微妙不可思议的佛法,六度齐满,六弊永灭。于此中道佛性的见地之下,圆满具足定慧等持之力,若再精进努力,便能进入第七远行地了。

真正证得了下品无生法忍之后,观察有情众生的诸多烦恼体性,不有不无而离于二边的执著,常常精进地向上地的境界攀登,而心中却能够念念寂灭,名为远行地。到了第七地,就能于灭尽定中,念念能起定,也念念能入定。一般的入定出定,就是到了超作意位,也得有方便。而现在竟然念念能出能入。这不但是要入就入,要出就出,而且是入定就是出定,出定就是入定。这如《维摩经》说:“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由于定的深妙,依定的般若,也到了无相有功用行的境地。此菩萨具足修习十波罗蜜中的方便波罗蜜偏多,其余并非不行,只是随力、随分而已。所以,在真正彻底的明心见性之后,加工用行刻苦保任,还是不可缺少的。到这里,别教圣人无相有功用行的修道位就结束了。七地如二国中间的瓯脱地带,以前是有相行、有相与无相的间杂行、无相而有功用行,从此第七地满心以后,纯是无相无功用了。第七地到了这一边缘,所以叫远行。

证得了中品无生法忍,观诸法不生不灭,解脱了三界六道十方法界的各种束缚,身心真正达到了如如不动的地步,即名为不动地。七地菩萨方便慧成就之后,需要启发往昔所立誓愿,由于自身功德、愿力所摄、如来加持等等因缘,便可升进第八不动地。而在此地的菩萨还需认真修习无相的无功用行,也就任运自然趣入于法界的本来面目。

证入上品的无生法忍,并以此为观法,念念之中具足无量智慧辩才,学佛化度众生,完全成就无生法忍之大道,名为善慧地。九地菩萨,能得法、义、辞、辩──四无碍解智,在一切说法人中,为第一大法师,守护佛的法藏。菩萨能一音说一切法,为无量差别根性,一时说一切应机的法门,自然而然地不加功用。在十波罗蜜多中,九地能圆满清净一切力波罗蜜多。在这个地上的菩萨,其智慧善巧和度众生的能力,已经达到极致了,佛陀所说之法如爪上土,未说之法如大地土,此菩萨都能善巧了知如来已说未说之法,并能随应众生的根机而为宣说,使之闻法欢喜,深得妙法之受用。

证入中道寂灭之理观,准备接受佛陀的事业和职位,既相同于真如实相,又相同于法界体性,智慧微妙说法如云,普覆一切众生,名为法云地。菩萨到了十地,是法王子,位居补处,也就要圆满成佛了。这就有十方一切诸佛,放大光明,集合而流入菩萨的顶内。这是佛光灌顶,象征了一切诸佛的菩提智光,入于菩萨心中;菩萨的菩提智光,与诸佛无二无别;也就是菩萨的菩提心宝,圆满清净得与诸佛一样,这是成佛的象征。为什么叫法云呢?因为在十度的修学中,十地是智波罗蜜多增胜。除佛以外,九地菩萨的一切智慧善根,都不能及。所以不但能自在说法,而且能遍法界而现神通,现身说法。降澍大法雨,如大雨滂沛,无处不满;大地的一切卉草树木,不问大小,都得到滋润而茁长一样。法雨从法云而来,十地菩萨是:“从愿力生大慈悲,福德智慧以为密云;现种种身,为杂色云;通明无畏,以为电光;震大雷音,说法降魔。一念一时,能于上所说微尘世界,皆悉周普,以善法雨,甘露法雨。”所以,十地菩萨的现通说法,能长养一切众生善根,如大云的时雨滂沛一样。

别教圣人就在中道实相观的背景下,有次第的对十波罗蜜进行修习,在彻见佛性后,步步增上,勤奋于十波罗蜜一切法门,直趋圆满菩提佛果。须经极为久远劫的精进不懈,才能成办大乘菩萨行,方能成就菩提道上那无量无边的福德智慧,宣扬正教,永无疲倦!直到最后法云地,说法如云布雨,滋润一切众生。

B、等觉菩萨

更断一品无明,入等觉位,亦名金刚心,亦名一生补处,亦名有上士。于十地的后心利用中道寂灭之理观,再断一品无明,方能证入等觉位。《四教义》卷四说:“就是得到了圆满的边际智[14],而进入重玄门[15]。如果相对于法云地来说,就可以称之为佛了。但相对于妙觉佛果而言,就称为金刚心菩萨,也叫做无垢地菩萨。五阴魔、烦恼魔、天魔等三魔已经除尽,唯独还剩有一品死魔,还需要断除最后的无明习气。”[16]《四教仪集解》卷下说:“发广大智解而能够随心进入百千三昧,于三昧中观照一实相之理,而无生死相,无涅槃相,寂灭无为。相对于妙觉来说,还相差一个等级,对比于以下的十地而言,则可以称为觉,所以就叫做等觉。所修行的观察真理之智慧,纯一无杂坚固锐利,比喻就象金刚一般,名为金刚心。” [17]

一生补处,还剩一品无明,所以还有一生,超越了这一生,就补上了妙觉佛果的极位。《观音玄义记》卷上说:“犹如王太子将绍王位,先且暂时储于东宫的意思一样。”[18]《妙宗钞》卷上说:“还有一品微细的无明惑可以断除,这就叫做有上士。”[19]

C、妙觉佛果

更破一品无明,入妙觉位,坐莲华藏世界,七宝菩提树下,大宝华王座,现圆满报身,为钝根菩萨众,转无量四谛法轮,即此佛也。《四教义》卷四说:“金刚心位的最后一刹那心,朗然独照功勋圆满大觉现前,微妙的般若智慧已经穷源揭底,最后一品微细无明习气顿时除尽,名为真正解脱。翛然自在无牵无挂,照而常寂,寂而常照,名为妙觉地。”[20]



[1] 见《大正藏》卷四十六,第722页上。

[2] 见《大正藏》卷四十六,第778页上。

[3] 见《四教义》卷九,《大正藏》卷四十六,第753页上。

[4] 定共戒与道共戒:新译作静虑律仪与无漏律仪(道生律仪)。一、定共戒:乃三乘圣者发色界定,自得防非止恶之戒体。二、道共戒:为三乘圣者发得无漏道,自契废恶修善之律仪。

[5] 见《大正藏》卷四十六,第754页中。

[6] 见《大正藏》卷三十三,第709页下。

[7] 见《大正藏》卷四十六,第754页下。

[8] 见《大正藏》卷三十七,第187页下。

[9] 见《大正藏》卷三十四,第885页上。

[10] 见《大正藏》卷四十六,第755页上。

[11] 见《四教义》卷十,《大正藏》卷四十六,第755页下。

[12] “别见”:无明违背了一真法界之理,能所差别,理事相隔而不能圆融无碍,故称为别见。

[13]四魔:指恼害众生而夺其身命或慧命的四种魔类,即烦恼魔、蕴魔、死魔、天子魔四种。

[14] 边际智:指等觉菩萨的智慧,因这种智慧是居于妙觉位的边际。《大乘义章》卷十二说:“边际智者,从境为名。身报穷处,名为边际;圣人修得自在智,故于此边际修促随心,名边际智。”见《大正藏》卷四十四,第700页中。

[15] 入重玄门:即指菩萨在成佛之前,于等觉位再度重返人间修习自凡夫以来所作之事,使其一一契合真理(即成就玄妙),此谓入重玄门、倒修凡事。别教菩萨于等觉位难以断除元品无明(即无始无明),故成为凡夫,与一切众生相互交往而入重玄门,以此修行之力量,而断除元品之无明(教道之重玄);圆教菩萨则普遍现身于世界而入重玄门(证道之重玄)。

[16] 见《四教义》卷十,《大正藏》卷四十六,第759页下。

[17] 见《四教议集解》卷下,《卍续藏》第一○二册,第0103页下——0104页上,新文丰出版公司印行。

[18] 见《大正藏》卷三十四,第893页中。

[19] 见《大正藏》卷三十七,第204页下。

[20] 见《四教义》卷十,《大正藏》卷四十六,第759页下。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