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实修法门 > 心中心法 > 大德谈心中心 > 正文

南怀瑾先生忆大愚法师

他说:“你打七参话头参过吗?”

我说:“参啊。”

“你先生叫你参什么啊?”

“狗子有佛性也无”,我说:“他叫我参这个话头。”

“你破了参吗?”

我说:“我不知道。”

“管你知道不知道,狗子有佛性也无?”

我说:“有啊。”

“狗子有佛性也无?”

我说:“有啊。我早知道的,有!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为什么狗子无佛性。”

“无!无!参狗子有无佛性的话头是这样参的呀。狗子有没有佛性?无!有没有佛性?无!一路‘无’到底!”

我说:“有啊。”

大愚法师跟我来来去去好几回。还是说:“狗子有佛性也无?”

我说:“法师,告诉你有就有,你不信,我就把你的座位翻起来哦”。

我抓住他的椅子。他说:“你不要动手,不要来这一套。”不要学古代的禅宗,把老师的座位都给掀翻了,把他掀到地下去。

后来,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不过我对他很恭敬,他的确很了不起。甚至走到街上,我有一次穿着军官的衣服,很神气的,忽然看到前面一个老先生穿个长袍过来。我一看,是大愚法师!在街上很多人,我也不管,就向他跪下来,顶个礼。

他就把我抓起来:“不要这样,你现在戎装在身。在街上给我顶礼,你不要吓唬老百姓啊。”

我说:“没有关系,那些俗人、老百姓管他干什么?我们走吧,喝茶去!”

后来,我问他:“法师啊,你大彻大悟的人现在如何用功啊?”我告诉你,很奇妙的。

“你怎么问我?你比我高明。”

我说:“不……”

不要胡扯了,因为我这个人不老不少的,随便跟哪个都开玩笑。我很恭敬他,但是很开玩笑的。

他说:“我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不用功。我只告诉你一句话,你记到啊,屁股上面第七节那个骨头特别注意。”

我说:“什么?你说我将来会得腰病啊?”

他说:“不是,你将来会知道的。”后来讲:“算了。”

等到我后来正式提出白骨观的时候,有一天,把佛所说的每一个白骨观法门自己试验了以后,觉得很重要,就是洪医师发现的那个。大愚法师就会,你说他没有神通啊?他断定我三、四十年以后就需要这一点,他就先讲,你说他有神通没有神通?

 

(南怀瑾先生于1993年在闽南佛学院主持禅七,本文根据当时的录像《南禅七日》整理。)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