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实修法门 > 心中心法 > 心中心学堂 > 达照法师心中心打七开示 > 打七法会开示 > 正文

达照法师:山东元音寺2016年心中心打七法会解七开示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称)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

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

 

诸位大德同修,阿弥陀佛!

首先祝贺大家,七七四十九天的专修,能够圆满地打下来。打七就是为了修行最后的阶段,临门一脚,把你踹出三界,六道、十八界,没有你的下脚处。所以真用功的人,就是不在六根、六尘、六识上打转,平常大家用功,都在一念不生、了了分明的地方盯紧。实际上,打七的时候,不但要盯紧,还要透过。盯紧是做功夫,透过是真本事。能不能透过呢?就看功夫做得紧不紧,力量大不大。

能透过的人,当然有大善根,也是从此生来说,是最大的成就。不但是此生最大的成就,就是无始劫以来,轮回到今天,也是最大的成就,所以是值得可喜可贺的。那么如果没有透过,能够49天,每天十几个小时,在腿脚上做功夫,在心地上做功夫,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般的人,没有这样的因缘修这个法,修这个法的人也没有因缘来打七,来打七的也不一定有因缘能坚持到底,所以大家能够坚持下来,首先是无始劫的善根因缘所致,值得珍惜。其次,常住大众能够极力地护持,使这个因缘具足,所以外部护法的义工以及师父们,还有三宝加持,大家能够圆满,这也是一件因缘殊胜、极为难得的事。

今天打七已经圆满结束了,看看大家的神情还这么自若,也没有不死不活的,也没有痛得哭爹喊娘的。刚才我一进来,发现这个房间怎么这么热,比别的地方要热得多,可能是人气比较足。但是打坐的时候这么热,基本上容易昏沉,好在坐久了腿痛,睡也睡不着,这样子让自己精神好一点。这些环境条件虽然好,但是功夫有没有做到?见地有没有透脱?这是丝毫都不能差错的。差之毫厘,谬之千里。透过去的人,当然就是人间的狮子,三界导师,人天模范。但是如果你透不过去呢?那还得老实地继续用功。

打七,主要是见地,见地透过去了以后,你发现水中就没有月亮,那么再去救水中月是傻瓜。你说:“水中没有月?我救月亮救得很辛苦,我问你,还继续怎么救?”怎么救这个月呢?它实际上就是一个缘起法。世间的所有的心念,不管是贪嗔痴慢疑,还是戒定智慧,都是过去什么因,现在缘起来了,呈现什么样的果。现在什么样的因,将来什么样的果,它就是缘生缘灭、幻生幻灭,其实本质都是不生不灭。你看见它都是不生不灭了,还需要让它怎么样、怎么样呢?本来就没有月亮,你说,“哎呀,师父,我已经知道水中没有月亮了,请你告诉我怎么去救这个月亮?”这不是很自相矛盾吗?所以见地要透,学来的那话不算的。学来座上想想,“哎呀,一切法都不可得”,习气来了说,“哎呀,这个习气很严重哦”,就变成有所得了。习气就是心,一切妄想、一切境界,全是我们的心,心和物是不分离的。所以当你看到心不可得的时候,一切物也是不可得。有所表示,也是不可得,是这样的,当下透脱。如果当下不能透脱,还要继续去打坐,继续做功夫。

禅宗,只讲见地,不讲功夫。初果罗汉,他七返人天,二果开始到四果都只是做功夫,见地没有差异的,所以见地透过去很重要的。其实做功夫就是要保持正见,就是没有功夫可做,没有人事可了,没有妄想可得。随时来,随时没有可得,功夫才能做上去。一来你就被它转了,那就不算了。功夫,你要知道在自己哪个地方用功,生死的根源从哪里来?参禅就看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源头在哪里?追溯这个源头。一直追、追、追,追到无路可走的时候,自然有峰回路转。如果没有追到无路可走,还是被五欲六尘卷得跑掉了,这根本就用不上功。所以平时用功,点要准,才有机会。

我们心中心的爆炸,特指是打开本来的那个爆炸,所以平时有些小小的爆炸都不算,它只是一种定境,契入定境的一种方式。真正的爆炸是一见永见的,不会说那时候已经见道了,现在又不见了。见道是圣人了,你从圣人又变成凡夫了,怎么可能呢?如果明白了,真正透过去了,受用的是自己,其他的人可以参仿。一般来说,我们是以教典去相应,所以我们不离开教典的指导。因为末法时期,有时候我们强大的自我和背后聪明的脑袋混在一起,让别人摸不着头脑,有些人会把教理想得很远,但其实他的我执很强大。所以这个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见地透脱以后,才算是除习气,见地没有透脱,还要做功夫。做功夫也是除习气,悟前悟后都要做功夫。

道理懂了,闻思上懂了,也是蛮好的,没有真见道,理论指导自己可以,但是不能随便地下论证。因为很多外道和邪教,理论他明白了,就是解悟明白了以后,他以为自己透脱了,然后从此以后,他的我执就变得特别强大,这样子他就进入了邪教和外道,这个是非常可怕的。如果我们没有见地的人,知道我们是凡夫,不敢乱来。见地,如果是解悟的话,一下子认定了,觉得自己是圣人了,乱来了,那样要遭很大的罪业。所以一般的祖师大德的印证,有正面印证,有反面印证。一般来说,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自己知道的。旁边的人,没有明白的人,你怎么说他也听不懂。所以,自己不能像冬瓜印一样,随便印,自己抓住的那个就算数,那个不算,要非常认真、仔细地把自己的习气、烦恼、妄想,一点点地把它超越过去。

在禅宗里面,唯论见性,不论禅定功夫,禅定功夫不算。打开了,脱开了不算,爆炸了也不算。爆炸完了以后,你要明白了,真的没有了,从今往后没事了,那才算对。认贼为子是会失落的,因为我们平常要救的水中月,救了半天,发现水中没有月,多少有点失落。但是你说水中没有月,这一切相都是性,那你又认为水中的这个月就是真月,又错了。你说一切相就是性,其实也不是性,因为我们看到这一切相,都站在相的角度,这相怎么就是性呢?这水中月怎么就是真月呢?它也只是月影。一切相,确实从本性来说,没有一个不是,但关键是你自己,是理解了,还是确实从中看到了?理解的,动用的是第六意识,就是你通过教理的闻思,在那里想:好像就是这样,就咬定它就是这样。很多人咬定也咬得挺牢的,他始终不放手,就咬定这个,不是真正透过去。因为这个无始劫来执着太真实了,所以一旦明白另外一个道理了以后,它有所对立,心理总是有波动,这种波动就是我们严重的问题所在。所以自己还是要把功夫先做一做,功夫真做到了就没事了,功夫做不到,多少有些忧伤。

第七识现前,指第六识是清净了,是妙观察智,前提是第七识必须转成平等性智,才叫妙观察。如果没有达到平等性,平等性就是我执破掉了,第七识一方面是我执,一方面是真心,它是一体两面的。我们看到的只是我执这一面,当你看清楚了,第七识就是真心。所以很多时候,有人看元音老人的书,一念不生、了了分明,抓来就是,他讲的,就是指的清净心,我们的真心,明心见性的心。很多人以为了了分明的,这就是了,他抓住那个,说:“我就是了。”那个我,就是我执,它就是第七识。所以很多人说:“师父啊,老人明明说了了分明、一念不生就是我们的真心,我都已经明白了,你怎么说不是啊?”然后他就在那着急:“我就是,我就已经明白了。”就是我执很强大了以后,他其实是看见了我执所在,但把我执当做真心,这个问题就很严重。所以老人说的,确确实实是平等性智。平等性智是怎么来的?第六意识的妄想全部舍弃掉了以后,变成清净了,转过来了。

第六意识在念佛,念得很专注的时候,妄想慢慢停下来,一开始是能念所念,到后来能念所念没有掉了,这个就是用功的过程。所以你说妄念就是真心,那大家都在妄念当中,大家都是真心,不用修行了。修行的过程就是要把妄念全部转换过来以后,它是转六识为妙观察,转七识为平等性智,它是必须转的。但如果已经见道的人,他就知道水中月是不用转,水中本来就是月影,但如果你认为水中月影就是月亮,又是错掉了,所以很麻烦,因为语言它本身就有问题。

第六意识,我们在妄想当中去追求财色名利,追求世俗的东西,包括我们要修行、要解脱、要自在,都是在想办法救这个水中月。因为我们大家都是以妄想为我执,或者说因为有了我执才会有妄想。我执是第七识,它有了我执的根,缘了尘,产生识,所有的想法全是颠倒的,叫分别颠倒、妄想颠倒。在这个颠倒心当中,我们又很痛苦,我们又需要救拔自己。救拔的过程,怎么救呢?就是救这个水中月,所以救也救得很辛苦,你搞了半天,去救水中月,风一吹动,水一污染,那我们就觉得我们是坏人。大家有没有觉得自己是坏人?妄想打起来的时候,痛苦的时候,觉得我是坏人,那就是水中月被污染了。风一吹动,月亮摇起来的时候,心在动,心不安,然后当你受到刺激的时候,你会觉得我伤心,这个月亮已经很碎了,就是心要碎了。

所以大家去救这个月亮,怎么救呢?第一先告诉你先做好人、做好事、改恶向善。就是看到水中的月亮污染了,把污染的水去除掉,变成清净的水,然后你觉得我很清静了,我是好人了。第二个阶段修禅定。修禅定,大家保持安定、保持宁静,这个时候水不动了,觉得心不动摇了,定了。当你心完全定下来以后,发现月亮圆了,圆满了,看见水中的月亮圆了,所以很多人说妄念就是真心,你看我这个月亮这么圆,这么亮,这就是我要的。有时候在理解上会觉得,山河大地一切相,就是性,它就是了,已经圆满了,其实是你心静下来的一种体现。心静下来,风不再动摇的时候,当下你没有看到自己那些很坏的恶念,烦恼没有出来的时候,你发现这个月是圆的。

包括道家、儒家,世间很多的宗教,它都能够让人修行体验禅定的觉受,都是在救这个水中月,救完了以后,就觉得已经很好了。但是在生死跟前、大是大非面前,或者生老病死面前,你发现跟火炮一样,一点就跑了,就是根本派不上用场。在平时观想、想象的时候,在人生修为的时候,都非常好,像儒家、道家,有些修为高的,世间的圣人,一般人都达不到的,他遇到境界不会动摇,因为已经稳定了。但实际上,他没有明白,他说水中的月亮就是月的时候,这句话就已经错掉了,其实根本上就没有看见月亮。我们修行为什么要破本参?就是要让你看见,在第七识这个地方,就是在我们我执这个地方,那个我压根就不存在。就是当你看到一脸盆的水,从水面到水底,你发现这里面根本就没有月亮,所以过去想救这个月亮,想让这个月亮圆满,想让这个月亮怎么样的,全是妄想颠倒,你会觉得连参禅、连想要开悟都是错的,因为想开悟的那个人,根本就不存在。

你想救月亮,那个月亮根本就不存在。那个月亮代表的是不是我?我要圆满,我要开悟,我要见性,我要干嘛,那个我压根就是个错觉,就是水中的月。破本参的人,有时候会嚎啕大哭,为什么会很伤心?因为一直想救这个月亮,发现它没有,大失所望,本来想要有个我,想要有个开悟的我。我们很多人想要有个开悟的我,把这个我带到开悟的世界里面去,以前是我迷失了,现在是我终于开悟了,变成这样了,这就是个常见外道。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看见,水中根本没有月亮,他还是觉得那个月亮是圆满的。所以有些修养好的、道德好的、禅定好的,很容易看到水中一个圆满的月亮,看见了,很光明、很圆满,哇很开心,那这个开心就为时过早了。所以第一步就是要破除本参,就是见到水中压根就是没有月亮。

看到水中没有月亮,如果是修解脱道的,他已经觉得结束了,因为他已经看到水中的真相,轮回再也没有了,不受后有了。可是大乘佛法说这还不够,他又问你:“你没有了,我没有了,我执没有了,谁在讲法?谁在听话?山河大地,这一切现象怎么会在这里的?”禅宗叫做向上一路,千圣不传。这个是不能传的,没办法传。为什么没有办法传?你抬头看到天的时候,一切答案全都明白,就知道了,月亮在天上不在水里。这个时候,对于我们迷失的人来说,他就告诉你:“这个水中的月亮就是真的月亮。”可它是真的月亮吗?它不是。它只是真月的月影,它不是真的月亮。你在月影上想救它,又是错了,你想讨厌这个月影,还是错了。所以你说一定要有个修行在那里,有能修所修的,你是错了;你一定说没有那个修行的人,你还是错了。因为你总是有是一边,空又是另一边,就跑到两边去了。

两边都打破了,什么人才能打破?就是看到天上的月亮,它的真相才真明白。所以看到天上月亮的人,他的话都是不可思议的话,大家只有看禅宗公案的时候才知道,那不是常人的思想能理解的。你用第六意识分析、分析,说这个就是讲的这个,那个讲的是那个,全都错的。所有的公案,都是为了解粘去缚,你粘著在哪里,祖师就告诉你:“你粘著了,这个不对。”然后你死咬住它,说就是对的,你就上当了。你要一顺着他说:“师父,那个是不对的,那我跟着你跑。”你还是错了,为什么呢?因为你有粘著。你粘著在任何一个点上,有上面,空上面,你执著水中有月亮是错的,你执着水中没有月亮还是错的。因为你执著在空上、有上。

见性这个事情,虽然是我们生命中的一个大工程,最重要、最有意义的事情,但是还是要谨慎。因为你一不小心,抓住的那个,认贼作子,那就前面千辛万苦修到最后,反而走入歧途,就麻烦了。但至少有一点,能够看见水中没有月亮,这一点也足够我们安慰了。因为只有看到水中没有月亮的,本参破过去,才真破。本参没有破过去之前,我们看见的水中都是有月亮。所以有时闻思的智慧,好,在它能指导我们去好好地用功,错呢?就是这个闻思的智慧,都是第六意识的妄想构造起来的。什么叫妄想构造起来的?就是你通过分析,去体验、去感受,然后你感受到的都是定境,那个定境都是第六意识自己画起来的图案,你根据画起来的图案,自己把自己装进去,就像心理暗示一样,还很有用。大家如果现在想“我就是佛,我就是佛”,你讲一天“我就是佛”的时候,那个激动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全身都会激动起来。很多的外道就是采取这个方法,就让你的精神完全被麻木掉。麻木掉以后,他高兴啊,但有一天,鸡血打过了,他发现有问题了,真正的问题,他解决不了。

所以讲当下就是,这个要非常地谨慎。如果你认错了,看到水中月说水中月就是佛,就是这样子的,再加上因缘果报的道理,分析分析,你理解的都没有错,但功夫,你一定要看到背后没有一个能证的人。虽然讲的时候,有讲我,但是真正证悟的人,确实水中一丝一毫的月亮都没有,不能有丝毫在。有丝毫在,你的根就没有透脱,所以这一点,大家一定要记住。

这次打七应该说还是比较圆满的,因为每次打七,总有人透过去,有人没有透过去。有人总是在边上敲边鼓,能够敲敲边鼓也不错,因为长期的用功,长期的打七,风气在那里。佛法要做的,就是两件事:一个事情就是你的知见要透过去。因为人生命的错误就是两个地方,一个就是观念的错误,一个就是行为的错误。行为的错误,要尽三四百劫来修相好的,不是一朝一夕,你的行为就能改过来的,它是长期的。观念的错误,确实有时言下即悟,当下就能改变我们无始劫来的意识。如果你当下就能认定没有我,而且没有我,不是脑子里构造起来的,而是从身心、五蕴、十二入、十八界,这一个个去观察。或者不去观察,通过持咒,通过打坐,有时候在当下,能够粉碎,能够根尘脱落。

禅宗的方法,修禅定的真正目的,就是当下见地能够透过去。见地透过去以后,你就知道对、知道错,知道因缘果报,如实地承受,如实地没有承受的人,这是见地上非常重要的。如果在见地上,能够从生死轮回的此岸达到彼岸,从梦幻颠倒的凡夫执著到没有颠倒的本质,对我们大家没有开悟,没有见性的人来说,生命的方向就非常明确了。听法听多了,你的方向就明确了。这个方向明确,虽然对于世间的五欲六尘,知道五欲六尘终不可靠,终究是靠不住的,看上去有些消极。大家都努力地救水中月,把水中月亮救得很圆满、很洁白、很干净、很开心,你却给别人泄气说:“水中没有月亮,我不要救这个水中月了。”看上去有些消极,实际上是生命中唯一的归处。

生命真正的归宿,真正的依靠,就是你看见真相,而不是一种心灵鸡汤的方式,给自己安慰一下,给自己暗示一下,给自己快乐一下,那个都还不够。所以大家在闻思的时候,有些人很可怜,连改恶向善都不知道,这很可怜的。有位名牌大学的教授,六十多岁了,他看到佛法以后很感慨,他说几十年下来,都不知道自己要改恶向善,连这个都不懂。看上去这个道理很简单,但他确实不懂。但懂了以后又怎么样呢?当你在改恶向善的时候,都已经很不容易了,世间能改恶向善,深信因果的都已经很难得了,在这个基础上,你还要明白,生命的本质在哪里?我们大家要做的这个事情,不只是这一生非常重要的事情,其实是人类几千年一直在追溯,一直在探索的主要话题。孔老夫子也好,老子也好,其它宗教教主也好,还是释迦牟尼佛,大家都是共同要解决这个问题。佛陀,确实是把我们这个问题,前前后后讲得最清楚、最透彻的。所以几千年来,这个主题不能改变。

禅堂的禅风,也是要我们当下彻底明白水中没有月,天上确实有月亮。你既不能说水中的月影就是月亮,也不能执著水中的月影当作月亮。道理上先明白,功夫上再透过去。这次应该说能够这么顺利地下来,对于打七的人来说,也是终身受用的。如果功夫做得不够的,接下来还要继续做,有几个做得不错的,在这个基础上,再接再厉,继续努力。

大家回去以后,功夫还要继续做,没有打开是因为功夫还做得不够,功夫到了以后,水到渠成,自然能够打开。如果能打开的人,悟后起修才开始真正的修行,就是方向不会偏了,修行才能走上正路。没有打开的人,还在摸索,还是在六识、七识这个地方用功。打开了以后,就不需要在六七识用功,就在了了分明,这个本来面目这里。

实际上,一切万法都是我们的本来面目,只是我们因为无始劫的执着、习气,不认识了,已经模糊掉了。明白以后的人,是破除了无名习气的这种障碍,所有的瓜葛和纠结,都只是无量劫习气的纠结,根本上就不会再纠结。透过去的人,从此不再有“我”的问题存在。那么没有透过去的人呢?那个“我”的问题一直存在。哪怕你把它隐藏得很深,你装着说,它不在了,有天你做梦,它都会在,你就觉得那个问题,结还没有透过去。

所以,真正透过去,其实不需要别人印证的。因为初果罗汉以上的人,你印不印证,他都是罗汉。不可能说初果罗汉以上的,印证了,就是初果罗汉,不印证了,就变成凡夫,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当你真明白水中没有月亮的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个念头说:“我要去救救水中那个月亮,那个月亮太可怜了,太苦了,太黑暗了,太脏了”,都不会。大家对于这些还有丝毫疑惑的,一定要通过心念耳闻,或者一念不生,了了分明,就在心地上好好用功。如果心地上还用不起来,那你要再退一步,看看自己在日常生活、人品道德还有没有问题?如果人品道德,善恶都不分的,那你就谈不上心地的功夫。你先把人做好,人做好了,能替周围的人着想了,就是你不是个恶人,不是个坏人,不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了,这个时候对破除我执,才会有松动的机会。如果还是自私自利地一直围绕着:“我要成佛,我要干嘛、干嘛”,那你这个“我”不但破不了,进入外道和邪教的可能性也更大,所以大家要在理路上透过去。

真正对于禅宗来说,包括心密,也是以禅为体,以密为用,以净土为归。以禅为体,禅是我们的心,也就是我们的性。心是从体上说,性是从用上说,心性本来无二。明心见性是佛法的核心,也是我们心中心法的核心。打七的目的,也是要用心,也是要见性。如果能明白的就明白,不明白的,大家的起心动念,言行举止,也都不离当下。这个水中的月亮,再怎么说也没有离开天上的月亮。天上要没有月亮,水中就没有月亮。所以不明白也没关系,明白也没关系,当下身心,全部透脱,过去未来,皆不可得。

现在打七圆满一句,应该向何处举扬呢?

危山顶上雾沉沉,力透三关始见真。

大地原来无寸土,东风昨夜又逢春。

解七!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

阿弥陀佛!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