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实修法门 > 永嘉禅法 > 永嘉禅法综合 > 正文

王雷泉:永嘉玄觉会通禅教的历史贡献

  王雷泉:永嘉玄觉会通禅教的历史贡献

 

        玄觉(?—713),俗姓戴,字明道,温州永嘉人。玄觉的卒年是唐先天二年(713),《祖堂集》说他春秋三十九,生年当在上元二年(675),《宋高僧传》与《景德录》说他春秋四十九,生年为永徽六年(665)。据《祖堂集》载,玄觉三十一岁那年谒见惠能,生平所学所悟获得印证,留下“一宿觉”的美谈。玄觉的主要着作有《证道歌》和《禅宗永嘉集》,前者为玄觉在曹溪证道当晚所作,后者由庆州刺史魏靖辑,内容亦包括曹溪证道后回温州所撰述。

        玄觉童年出家,与左溪玄朗同出天台宗七祖慧威门下,精通天台止观法门,学大乘经论各有师承,因读《维摩经》发明心地。时有惠能弟子玄策来访,发现玄觉出言暗合祖师悟境,问从何处得法,玄觉回答“于《维摩经》悟佛心宗,未有证明者。”受玄策激励,玄觉遂同玄策前往曹溪参谒。关于“一宿觉”来历,《坛经·机缘品》记载甚详:
        觉遂同策来参。绕师三匝,振锡而立。师曰:“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自何方而来?生大我慢。”觉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师曰:“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曰:“体即无生,了本无速。”师曰:“如是!如是!”玄觉方具威仪礼拜,须臾告辞。
        师曰:“返太速乎?”曰:“本自非动。岂有速耶?”师曰:“谁知非动?”曰:“仁者自生分别。”师曰:“汝甚得无生之意。”曰:“无生岂有意耶?”师曰:“无意谁当分别?”曰:“分别亦非意。”师曰:“善哉!少留一宿。”时谓一宿觉。
        从上述玄觉与惠能的对话,可见玄觉因修习天台止观并读《维摩经》而悟道在先,在与惠能的机锋辩论中,得到了惠能的勘验和印可。玄觉所悟与惠能所证,皆是释迦牟尼所觉悟到的真理。佛法有证法和教法:证法,唯证乃知,指佛教修行悟道的根源性、神圣性的本原;教法,指藉助语言文字和经典,把所悟到的法在人间传播。一味的佛法在传播中,则因接受者的根机、理解角度、言说方式和社会文化的区别,而产生大乘小乘、宗门教下诸类分流。禅宗标榜教外别传,指直契佛所悟的证法,故称自己为根源性的“宗门”,而与依靠佛陀经教入门并传授的“教下”相区别。
        宗与教是内容与形式、源于流的关系,本身是统一的整体,不能偏废。六祖惠能在《坛经·般若品》中,即有禅教兼通的明示:“说通及心通,如日处虚空。……说即虽万般,合理还归一。”心通,也称宗通,即见与佛齐,通达超越语言文字的宇宙实相;说通,也称教通,即在领悟真理的基础上,用通透的语言文字在人间传播,使不同根机的人们都能理解接受。通,即通达、通透、流通,佛法必须超越门户之见,不管是禅宗还是教下各派,“说即虽万般,合理还归一。”此即玄觉在《证道歌》中所示:“宗亦通,说亦通,定慧圆明不滞空。非但我今独达了,恒沙诸佛体皆同。”作为天台宗传人的玄觉,得到禅宗六祖印证的事实,就雄辩地证明了佛法的真理是统一的。玄觉的历史性贡献,就是在中国佛教史上最早展开了禅教会通的理论建构和修证实践。
        玄觉与六祖的机锋辩论,历来为人所津津乐道。悟道的境界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超越了语言思维。但悟道者在思维层面上的任何言语心行全是妙用,如圆球上任何一点皆与圆心相等。六祖紧扣玄觉“生死事大,无常迅速”一句话,环环相扣,穷问到底,而玄觉则见招拆招,滴水不漏。充分体现了对天台圆理的深刻洞察,才能在六祖的宗门钳锤下表现得潇洒自如。
        得到六祖印可的有最关键的两句话:一、“体即无生,了本无速”;二、“分别亦非意。”前者,从世间的无常生死,直逼超越生死动静的实相。后者,主观上能观照实相之智慧,超越主客能所的分别,而又由体达用,善用一切言语名相。此即玄觉藉以悟道的《维摩经》所说“善能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之现量直观,亦即惠能闻《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而彻见自性的大机大用。
        对照玄觉在《禅宗永嘉集》观心十门中对“法尔之理”的论述,有助于我们理解为六祖所印证的境界:
        言其法尔者,夫心性虚通,动静之源莫二;真如绝虑,缘计之念非殊。惑见纷驰,穷之则唯一寂;灵源不状,鉴之则以千差。千差不同,法眼之名自立;一寂非异,慧眼之号斯存。理量双消,佛眼之功圆着。是以三谛一境,法身之理恒清;三智一心,般若之明常照。境智冥合,解脱之应随机;非纵非横,圆伊之道玄会。
        在此,玄觉以天台宗的圆教理论,阐发他对终极真理的领悟。性,指无常生死身中所存在的法身之理。心,指思维通过空假中一心三观的实践观行,使主体智慧扫除所有思虑分别带来的惑见,达到一心三智,即佛之知见的高度。在真如中,心与性、动与静的分别完全泯除,能观的一心三智与所照的一境三谛达到高度的契合。此法尔之理,是心与性、智与境、动与静的统一。在理上,“穷之则唯一寂”;在事上,“鉴之则以千差”。惠能以“不二”定为佛之知见,永嘉以天台圆教的话语和三谛圆融的方法作学理化的阐述,并统归于理事不二的方法。
        明代传灯重编《禅宗永嘉集》,在《序》中说:“师从止观悟入,《净名》旁通,南印曹溪,师资道合。则此集者,乃大师还瓯江时之所撰所述,以明授受之际,心宗的旨。”这段论述寻流溯源,指出玄觉早期从天台宗所学所悟,经禅宗六祖印可,到回归东瓯利益道俗之所演说,皆是圆顿上乘。故传灯强调:“夫性以不二为宗,心以无差为旨,此禅教之所公共者也。”天台与禅宗,只是门庭施设上的教化方式不同,而究竟指归则与释迦牟尼一脉相承。
       玄觉在六祖处证道以后,仍回温州弘法。《证道歌》重在悟境,而《永嘉集》则是弘法教学的结晶,是汉传佛教阐述修学次第的名着。《永嘉集》以天台止观法门的结构,提示禅观之用意及渐次修行之历程,中缀玄觉自己修悟的经验。全书分成十篇,初三门为序分,次五门为正宗分,后二门为流通分。十篇大意为:
       慕道志仪第一。说立志修道者,须发心向道,学习依止明师的仪则和初入法门修行的规矩。
       戒骄奢意第二。说骄奢之念,妨害修行,应去除贵身贱法之行,树为法忘躯之志,“宁有法死,不无法生”。
       净修三业第三。详述于行住坐卧四威仪中净修身口意三业,即十善业道,此为正修止观的基础。
       奢摩他颂第四。“奢摩他(samatha)”,即止,对根性较好者,可以在即心无心、即知离知的寂寂惺惺中,悟入真空妙性。对于初修心者,须依次第悟入的方便辨别五种心念:故起、串习、接续、别生、即静。前四种是病,后一种是药,以药治病,病去药亡,五念便一时停息,即名一念相应,此时真空灵知之性自然现前。并于一念相应之时,要有六种料简以勘验是否真实:识病、识药、识对治、识过生、识是非、识正助。以此六种料简,不使禅心落于偏邪,未悟谓悟,未证谓证。
       毗婆舍那颂第五。“毗婆舍那(vipasyna)”,即观,指从上门的真空性定上,进一层修于观慧,以照缘生,使在智境中了达无缚无着,从而证得境空、智空的二种智慧,成就般若无知而无所不知的真空妙用。
       优毕叉颂第六。“优毕叉(upeksa)”,即舍离偏执,修定慧等持之行。此门述即照即寂,非照非寂的中道正观之法,以定慧均等,圆成无缘大慈为妙极,是永嘉禅法中的精髓所在。观心之法分为十门:
    (一)法尔门。指三谛一境、三智一心,而智境冥合的实相境界。
    (二)观体门。知一念即空、不空、非空非不空,为观心之体。
    (三)相应门。观察心与空、身与空、依报与空、心与空不空、身与空不空、依报与空不空、心与空不空、非空非不空、身与空不空、非空非不空、依报与空不空、非空非不空等九种相应不相应。
    (四)警上慢门。若与以上三个层次、九种境界不符合,则说明修道者全未相应于不同的实证境界。
    (五)诫疏怠门。重申修心必须入观,非观无以明心。
    (六)重出观体门。只知一念即空不空,非有非无;不知即念即空不空,非非有,非非无。
    (七)明是非门。以心不是有,心不是无,心不非有,心不非无的四句,来辗转破斥滞于“是”与“非”的执心。
    (八)简诠旨门。若合于宗、明于旨,则言观不存,不立文字,不着观行。
    (九)触途成观门。指方便立言与随机起观,不妨碍中道理性与真实妙观。
    (十)妙契玄源。理明旨会,则言语道断,心行处灭,入不思议的如来藏心之妙源。
       三乘渐次第七。述悟道者,以无作妙用,兴无缘大慈,随机起应,顺物忘怀,方便施设声闻、缘觉、菩萨三乘教理行果,济度上中下三种根性。这是在圆理顿悟架构中的三乘次第,而对上根者来说,即是顿悟一乘妙谛。
事理不二第八。融通事理,使修学者不执理废事、迷名滞相。应知真谛不相背事理,事理的本体就是真谛;妙智不异于现前了知之心,即了知的本性元是妙智。
       劝友人书第九。因左溪玄朗来信招玄觉居深山修道,遂覆信指出:未悟道不宜居山,应先参明师,待悟入后方可居山深造,因为“若未识道而先居山者,但见其山,必忘其道。若未居山而先识道者,但见其道,必忘其山。忘山则道性怡神,忘道则山形眩目。”所以修行者所重视的是道,并非居处的幽寂与否。“是以见道忘山者,人间亦寂也;见山忘道者,山中乃喧也。必能了阴无我,无我谁住人间?若知阴入如空,空聚何殊山谷?如其三毒未祛,六尘尚扰,身心自相矛盾,何关人山之喧寂耶!”
       发愿文第十。发愿世世童真出家,弘扬佛法,愿以三宝之力方便救济一切众生的苦厄,度脱一切烦恼,普使成就佛道。
永嘉玄觉在禅宗六祖惠能证道及返还温州弘化的事迹,在中国佛教史上的贡献有三:一、他实质性地开创了禅教会通的实践,永嘉禅法顿渐并行的实修风格,其后影响台、禅二宗极为深远,从而扭转了台宗后世只重讲教不重实修的流弊;同时使禅者从文字、口头之禅的颓风中,走向了真参实学。二、他与六祖惠能一样,“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使超越的佛法走向人间,论证了山居修道与人间弘化的统一。三、他以理事不二的方法,融合了禅教的见地、行愿和修证,在天台圆理顿悟的架构中,建构了简明而清晰的佛教修学体系,这对当前汉传佛教的复兴,有着重大的意义。


   (2011年11月12日,在温州永嘉禅文化论坛上作主题演讲,应《世界温州人》之约,将演讲部分内容整理成文。)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