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元音法堂 > 答疑解惑 > 综合 > 正文

达空法师:温州永嘉禅中级班沙龙共修答疑开示

 P1790039.jpg

 

1、问:师父,怎么能坐到两个小时?

达空法师:训练。一分钟一分钟你就让它这么过去,到两个小时才下来。要求是不能动的。严格的打坐要求是上座的时候止静,止完静以后,没开静谁都不许动。打坐共修不能坐着坐着之后,后面逃了一个,这是不允许的。如果有的人逃了,里面的人心就动了,就开始要下来了,就坐不住了。打坐共修,集体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如果大家都坐得好了,有个别差一点的,他忍一忍也就上来了;有个别干扰了,大家坐不住了,也就下来了。

 

2、问:师父,我一坐怎么杂念很多呢?一会想念阿弥陀佛,一会想念六字大明咒。

达空法师:说明你平时修得比较杂。你平时修得杂的话,静下来的时候,随便打哪一个,都容易串。当你开始分神了,似睡非睡的时候,就开始串了。

 

3、问:那这样怎么办呢?

达空法师:那怎么办呢?其实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你知道怎么办吗?

 

4、问:就是要定下来,对吗?

达空法师:怎么个定下来?

 

5、问:不要杂了,要一心。对吗?

达空法师:用一个法修就不容易串。哪怕你昏沉了、睡着了,也不会串。修法,我们讲一门深入。一门深入是一条路走到家,这是最省事的方法。修净土的,你就专修净土;参禅的,你就抱着话头参到底;如果说你是持咒的,你就好好持。修心中心的,你就好好地修,一条路走到底,效果也是最好的,熟能生巧嘛。

否则这个法用用,用两天,觉得“这个法好,我一坐就没什么杂念”,过两天不行了,杂念又来了,“是不是我这个法又不相应了呢?”然后就开始波动,这对修法是不利的。其实修每个法都是有过程的,刚开始修的时候,陌生,陌生的时候就容易专注。开始专注了,就觉得心容易静下来,妄念也没有。但过段时间开始熟悉了,然后妄念纷飞了,这是一个过程,并不代表开始修的时候有进步,后来退步了。

修行有个过程,打坐要跟上去,最好每天能坚持打一座,每座能打两小时。我告诉你,六道轮回当中,我们在无始以来的生死轮回当中,你想在这一生当中把无始以来的业障消亡,把无始以来的习气和无明破除掉,你不努力,不可能成功。你说“我现在还年轻呢,该干嘛干嘛”,或者“那是圣人的事情,我们凡夫哪敢想啊?”圣人也是凡夫成的,不是圣人生来就是圣人。如果圣人不是凡夫成的,那我们就白修了,不修了。如果升不上去,那我们干嘛修呢?但是必须要努力的,不努力肯定不行。

你看我们生生世世的烦恼习气那么习惯,你要在这一生当中把这些习气给改了,不努力行吗?肯定不行。一天24小时,让你花两个小时时间,十二分之一的时间,都说没有,那你怎么办呢?两小时,时间不多的。你要百忙之中,给自己安排好时间打坐、专心听法,每天至少要听一个小时的课,打两个小时的坐。这样天天坚持下来,久了,习气慢慢地也就转化过来了。

修心中心的,有些人每天坚持打坐两小时,然后看书上说一千座必定明心见性,就问:“师父,我打了两千座了,还没有明心见性,是怎么回事啊?”我说:“你按照心中心的要求做了吗?座上、座下的要求,你知道吗?”修一千座必定明心见性的前提条件,这里有谁知道吗?要求是座上念咒,座上是持咒,心念耳闻,不起杂念。每个咒,念的很清楚、自己听得很清楚,然后不随着杂念转,这是座上的要求。座下要看住一念不生、了了分明,内不为念转,外不为境迁。几个人做到了?你说三年一千座时间,一千座必定开悟;你说你已经坐了两千座了,你有几座达到这个标准的?有些人坐了两千座了,一座达到标准的都没有。你说“我坐了两千座了,都不能明心见性”,这不是法的问题,这是你用功达不到量和度。

过去的禅宗祖师怎么讲,你们知道吗?他说“万缘放下,单单提一句话头,七天如果不开悟,老僧当堕拔舌地狱。”七天,当然有前提的,第一个你要万缘放下,把身心世界全部一概放下。外面身体上、家庭上的事情,内心的身心世界、妄念执着、概念、想法看法,全部不要。万缘放下,你拿一点都不行。只有万缘放下还不行,还要单单提一句话头,把它提起来。我们讲拿得起放得下,先放得下才能拿得起来,你那里放下了,这边还要提得起来。

禅宗的话头是什么概念,你们知道吗?什么叫话头,知道吗?有没有看过禅宗的书籍?虚云老和尚有短篇文叫做《参禅要旨》,就是教大家怎么参禅、参禅的内容。第一个,他就给大家解释话头是什么:“所谓话头即是一念未生之际,一念才生已成话尾。”一念未生了了分明,看住一念不生了了分明就叫照顾话头,就是禅宗的用功方法。后文说:“久而久之,瓜熟蒂落,水到渠成。”要久而久之,要等到瓜熟蒂落,不能勉强摘瓜,摘下来的没用。等到他自己熟透了,掉下来了,叫瓜熟蒂落,功夫成熟了,他自然就能打开,明心见性了。如果功夫不成熟,你想强摘下来,没用。所以一定要功夫用成熟了,才行。

参禅也是三步,第一要找到话头的概念,要准确的概念。话头是什么,很清晰,而且你能找得到这是什么状态。能找得到这个话头的概念的人,他才有参禅的本钱,才有参禅的根基。如果你反复地找,都在妄念当中找,找来找去都是妄想,概念上就没有停下来,内心当中从来就没有停下来过,说实话,那你就没有参禅的根基。你说“我要参禅”,最多你是嘴巴上在念的参禅,事实当中,对参禅一点用都用不上,最多也是坐在那里打妄想。想“什么是话头呢?念佛的人是谁呢?”虚云老和尚说,如果你老是念着“念佛是谁?”那还不如念“阿弥陀佛”。第一步就要找到话头。

第二步找到话头后,要看住话头,然后看到功夫成片。功夫成片,在禅宗讲是什么状态?功夫成片就会感觉在一个黑漆漆的黑漆桶里一样,进,进不去;出,出不来;然后想放弃,放弃不了;想进步,进步不了。禅宗的话叫“百尺竿头”,你站在一根高一百尺的杆子顶上,你想往前走,前面没有路,跨不过去;你想下来,也下不来,反正你只能站在那里。禅宗讲“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十方法界才能现全身”。这一步,你就很难跨过去。你跨过去,你就会怕自己摔死,因为太高了,又害怕。结果呢,这一步还是必须得跨过去。那只能在这里好好用功了,等待机缘成熟。说不定有谁在杆脚下摇一下,把你摇下来了,这一步你就跨过去了。就像禅宗的祖师,在参禅的时候,参得很艰苦,后来在一边干活、一边参。一块石头一扔,打到了祖师的身上,一下子这么一震,明白了、开悟了。就是突然间灵感来了,一下子对上号了。所以平时要学习经论,现在你学习经论,不明白没关系,哪一天突然间你对上号了,按达照法师讲的一念相应慧,相应了,对上号了,哎呦,原来是这样,明白过来了。

 

6、问:师父,我们平时好像是想不出来。

达空法师:用妄想你肯定是想不出来的,用你有相的思维,肯定也不能思维到那个没有妄想的状态。

 

7、问:师父,有时感觉就是像受惊一下而已,我们平时受惊次数很多。

达空法师:其实你说受惊吓,那些平时功夫做得很好的人,突然间一个声音一震,就这一瞬间,快速的瞬间,那一愣的时候,这一瞬间,你其实什么都没有,什么感觉都没有,什么状态都没有,你就被愣在那里了。如果明白的人,这一刻你也找不到自己了,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瞬间就能体会原来这个世间没有一个是属于我的,那这个瞬间,你就破过去了。就像白驹过隙,就这么一瞬间,白马跑得很快,从门缝当中一瞬间就过去了。明白的人,他一下子就能捕捉到的,就像拍照片按快门一样,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捕捉到了。捕捉到了以后,你就明白了,这叫一念相应。

 

8、问:开悟了以后,那个身心世界品质会不一样吗?那他是怎么样一个表现形式呢?还是像维摩诘居士一样做个居士呢?怎么选择?

达空法师:不用选择,没有居士相。要真明白了,就没有居士相,没有我相人相众生相。

 

问:都没有相?空了吗?

达空法师:不需要你再去想这些。

 

9、问:要是坐在这里四十五分钟,就这样从一数到十没有其他杂念。这算是什么?是定吗?

达空法师:定的范围有很多,方式也有很多,层次也很多。定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如果你学过永嘉禅的初级班了,应该大概会有一个概念,比如粗心住、细心住、未到定、初禅、二禅……这些都学过了,那你对号入座就行了。

 

10、问:我对不上号啊,怎么办?

达空法师:对不上号,说明你学得不够细。学好了,你肯定能对得上号的。粗心住比较简单,比如你用心让自己身体坐端正,有一个方法让心专注,比如入门开始数息,在这些基础上,感受到自己终于定了一会儿,这个“定”就是粗心住。

 

11、问:坐在那里会听到里面有一个电流的声音,现在是听不到的,好像就是在我太阳穴这里,那个声音好像就直接穿过来,到这里这样子的。然后其他的也没听到,这个是什么一个状态?有时候,我在打坐的时就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样一个状态,是定呢,还是什么?

达空法师:我跟你们讲,这里外面的声音那么响,什么声音都会有的。听到电流的声音,那只是你吸收了那一个频道的内容,如果你吸收了这个频道的内容,你就会觉得这个频道的声音比较响。

这是你心里面的妄想,当你定的时候,会觉得外界所有的声音都是和你在一块的,可是你不跟着某一种声音跑。所有的声音都能听到,或者说也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如果我们心比较乱的时候,那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自己心里的妄念。还是要不管它,无论是外界任何的内容,还是身心世界。其实打坐的要求,是真要能放下,万缘放下,不能追求任何的禅定,也不能追求任何的概念,除了真正地去学习、去打坐。

打坐也不是训练,训练是有要求、有追求的。一旦有要求、有追求,各种禅定的结果就都不理想,因为会执着在里面。没禅定的人,想要自己得到禅定,得到禅定的人,还要舍弃。得之不易,舍得更不容易。没有的时候,你说“我舍得”,很简单,等你有东西的时候,让你舍就太难了。你没有钱的时候,跟你说“如果你将来有两块钱,你给我一块”,你会说“没问题”,因为现在没有。等你家里真有两块钱的时候,你就舍不得了:“为什么要给你一块钱?”打坐也是一样,你没禅定的时候,说“我舍了就行了嘛”,等你真有禅定的时候,你觉得“禅定这么舒服,干嘛要舍?我一坐两个小时,就像十分钟一样过去了,出来以后,感觉精神饱满浑身愉悦,我为什么要舍?”其实说舍,只是不要贪着。你可以去经历,但你不能贪着,不贪着就等于舍。

 

12、问:是不是我们不贪着,就等于心不精进了?

达空法师:精进和贪着是两回事。贪着是一种过分的要求,你在座上到时间该下座了,你不下;做别得事情的时候,总是想要打坐,打坐才舒服;在打坐过程中,追求这种境界,一直在追求。很多的人是追求的,尤其是追求神通怪异:“你们每个人想什么,我都知道;你们前两天干什么,我也知道:你明天想干什么,我也知道”,这样也挺恐怖的。其实人都会有贪求心。

 

13、问:可是我们这一生还是想贪求,下一世六道轮回还是想贪求。

达空法师:脱离六道轮回,不是要你贪求,是你要放下。你要把全部身心世界都放下,放不下,你要对治。你要把佛号念起来,或者念咒。通过念佛号、念咒,使身心不随着贪嗔痴走,要静下来。

 

14、问:那比如说观呼吸,是不是?

达空法师:当然是,观呼吸,数息。数息观、不净观,在佛陀在世时称作是入门,当时修解脱道,修行成就最多的,就是修数息观和不净观。

 

15、问:那数息,还是有个数字在的。

达空法师:你数着数着,就连数字也忘了呀。你数着数着,数字妄念也没了。你数,就停在那里了。从一数到十,还没数到,说不定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16、问:但是这样的时间不会长久呀?比如说有一两个月后,妄想又起了,就像电脑一样,卡机了,两个月后好像又妄念纷飞,飞速地运转了。状态好的时候,可以打坐打得很久,状态差的时候就打不久了。

达空法师:要经过长期的坚持。真正的功夫,要在你状态很差的时候,才能体现出来你的耐心和你的定力。

 

17、问:有时我在外面工作得很累的时候,本来想休息,但是想打一坐看看,想不到这一坐打下来,效果还特别好。

达空法师:那也有特别不好的,打着打着,就睡着了。有时候是会这样的,你觉得特困的时候,你打起精神还是打一坐吧,这一坐,说不定他还真的就入定了。不是睡着,是入定了,感觉一会儿,两三个小时就过去了,这也属于正常。

 

18、问:师父,我想问一个问题,就是修莲花印,为什么中间断坐了就不行了呢?

达空法师:莲花印断坐是可以继续修的。要求是不能断坐,但是你真的断坐了,也可以继续修。六子大明咒不需要灌顶,修过六字明的人,就可以传你修六字明,关键是你要知道修法的仪轨程序。修过的人,仪轨程序、念咒的声音,他都知道,他就可以传给你,不需要灌顶。

打坐经常断坐的,是没效果的。坐坐断断,后来慢慢概念就没了,你就拿不起来了。其实你不断坐,一直坐,就能坚持;一旦断坐,你觉得无所谓,你就会经常断坐。

 

19、问:莲花印每天要坐多少时间?三十分钟可不可以?

达空法师:六字明没有要求灌顶,也没有要求你打坐非得要坐多久。但是你想要进步,修法的要求就是要每天坚持,而且每天只增不减。比如说一直以来,是坐一个半小时的,那你就保持一个半小时。坐不到一个半小时的,你就往一个半小时冲刺,冲到一个半小时你再停下来。慢慢地,在这个过程当中,比如说我们现在只能够坐四十分钟,每天就坐四十分钟。四十分钟坐了一段时间以后,那每天加一点点,比如加一分钟、加两分钟,加到哪天加不上去了,就先停在那里。

 

20、问:关键是这样的,比如说我们现在都不看时间的,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出来了。去看的话,有时时间少了,有时多了。

达空法师:设个闹钟,闹钟响了,你就自然听到了。如果还要给自己商量商量,能坐多久就坐多久,那过了三年五年还是这种状态,还是半个小时结果。时长时短,那结果还是差不多。刚开始是要给自己一个数字、一个量。量在某种程度上,有时候是很有用的。你看藏地,刚开始就是要求量,完成十万个磕大头,一百万遍百字明,再一百万遍六字明,然后再教你完成多少个供养等,反正刚开始给你的,都是量。你把这些量都完成了之后,接下来再传你修什么法。刚开始是有相成就,等有相成就了以后,再告诉你这个相都是假的,再要放下。九层次第,一开始打基础,给的都是量。打完基础以后,再让你学教理。学有相的,各个方面都要学,学教理修本尊,本尊修成就了,再让你修无相密乘,也是从有相慢慢地走入无相。

 

21、问:本尊是什么?

达空法师:本尊,要看他传你修什么法,这个法谁为你的本尊。修本尊是上师会传承给你,那是密宗的内容,跟我们汉地的修法有点不一样,也还是开的善巧方便。修六字明,就是观音菩萨的心咒六字明。

 

22、问:那修莲花印,观音菩萨是本尊吗?

达空法师:六字明是观音菩萨心咒,和只念观音菩萨一样的,我们不讲本尊。

 

23、问:师父,我想请问一下:在座上我们念六字大明咒,是不是心念耳闻?在念的时候,好像是听得明白,不过能念之心和所念之咒,这两个我们好像都放不下。

达空法师:你念着念着,忘记掉了,就放下了。心念耳闻,你只管念,念清楚、听清楚,熟了以后,没起任何杂念的时候,只有一个咒在念,念得就很清晰,念着念着,到最后,连谁在念的概念都没有了,你在念什么,你的概念也都没有了。

 

24、问:潜意识里面还有一个我在念。

达空法师:破了就没有了,没破的时候当然有我在了。最后一关还是要过的,等你真正透过去了,禅宗的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就跨过去了。跨过去了以后,才能无我,才能真正体会到无我,就入圣人流了。现在说的无我,是概念上的无我,跟真正体会到的无我,还是有距离的。

 

25、问:在念的过程中,整个身体好像包围着一种很结实的那种感觉,感觉身体结实了,时间过得也是挺快的,好像自己的妄念又是很多的。这算不算得上已经进入了定的境界?

达空法师:感觉一个气流把你裹得紧紧的,感觉人很舒服。这种是在什么状态?细心住。你们学过永嘉禅的初级班的,达照法师讲得很清楚的:“不刻意于方法,自然而然念佛、坐禅、呼吸,没有太大的分别心,心念细下来,任何一个方法都能安住,而且细能够感觉到住的欢喜,微细的、隐约的感觉到生命有一种快乐和法喜生起来了,这是细心住”。你再回过去把初级班的光碟听一听,如果学过的内容没有认真学好,要重新补课。

 

26、问:那我妄念还很多。

达空法师:有妄念也属于细心住。心就比较细嘛。

 

27、问:师父,打坐的时候会掉眼泪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湿气太重啦?

达空法师:是四大在调,水大太多了。不是湿气太重,也是一种状态,好多感触。有时候,你在坐中感受到了某些事情,就会感觉心里一酸,就流泪。

 

28、问:掉眼泪,也不是妄念很多的时候。

达空法师:那是心里面的一种感触,对上号了,有时候就会流泪。

 

29、问:打坐打到两个小时,是慢慢加上去,还是一下子就调到两个小时?

达空法师:你要坐两小时,就坐两小时,你就不下来嘛。不就坐着嘛,反正死不了,这样坐下来也不错。

 

30、问:但是这样的话心里会很浮躁,就是想下坐。

达空法师:那你把心放下来。知道浮躁、知道痛的是谁?其实知道,它本身不痛的。看住知道,痛跟你也没关系。

 

31、问:还有个问题,就是我们打坐这么长时间以来,为什么身体好像特别怕冷?好像整个人身体浸泡在水里,夏天坐在车里开空调,好像一点点风,都觉得很冷。

达空法师:打坐了以后,敏感度比较强,这是一个。第二个,你打坐经常是毛孔打开的,是比较通的,如果着凉了,也容易把寒气带到全身去。你坐得好的,你坐一坐马上又能把这些寒气逼出来了。因为比较通畅,好与不好的都容易直接吸收。所以打坐以后要保护好身体,不要让对着空调吹、对着风口坐,这些都容易受伤的。

 

32、问:师父,在座上的时候汗很多,是怎么回事呀?

达空法师:热了,肯定要流汗。一坐你就很热,平时不坐不热。一旦打坐的时候,就觉得全身发热,然后流了很多汗,这些都没关系。下座后把衣服换好,把汗擦一擦,不要让汗吸收进去就行了。

 

33、问:师父,我可能没有师兄们那么细心,比较散乱。是退步了,还是怎么回事。

达空法师:你进步过吗?

 

34、问:刚刚开始学的时候,我什么咒都没有念,就是打一坐。因为我前面也跟着别人学过打坐,不过是练气功。当时是则空师父上的初级班,我就能跟着师父说的去体会,师父说“你要感觉到心里有一盏灯”,我就觉得浑身透亮,那时候就觉得很静的。虽然那时候刚刚学打坐,十五分钟、二十分钟脚就会痛,也能熬到四五十分钟,心还是感觉比较静的。对应粗心住、细心住,外面的声音还是能听到。但是后来我没打了多少坐,就接触了六字大明咒,念咒,我就觉得心反而散了。妄念就特别多。一下子都没有定过。

达空法师:你念咒的时候能听清楚吗?

 

答:没有,有时候结手印的时候,就没念咒,有时候就念阿弥陀佛。

达空法师:你为什么要念咒?你为什么要学六字大明咒?

 

答:初级班的时候,同学们都学。

达空法师:大家都学,你就学了?

 

答:六字大明咒,我以前听了一首六字大明咒的歌,我觉得很好听的,我不知道就是用来修莲花手印的,就是结这个咒,我就去学了。

达空法师:第一,你对这个咒没信心。第二以前你打坐感觉挺舒服的,现在你感觉念咒心里有点排斥,那你肯定修不好。

 

35、问:那我该怎么办?还是退回以前的状态?

达空法师:对呀,先打打坐也可以呀。修任何法,你对修法的内容要有一定的信心和一定的理解。比如说你修六字大明咒,为什修六字大明咒?修六字大明咒有什么好处?懂了,那你才能修得起来,修起来才有劲,你很明确你为什么修这个法。修这个法有什么效果?有什么好处?明白了,那你才会很甘愿地去做,哪怕腿疼了、手疼了,你也很甘心地去做。因为有好处、有内容,所以必须努力。如果你这些内容都不懂,你去修都是非常勉强的。“人家这么做,我也要这么做,内容我也不太明白,心里还排斥”,这样于法不相应的。

 

36、问:脚坐起来比以前要轻松一点,坐三四十分钟还是能够比较轻松地做到的。不过还是是会感觉到痛,还是什么不舒服。有时候,舒服了,脚会往里收,我记得应该师父是讲过最好是膝盖与肩同宽,我想这应该是好,但是两三分钟后,就想把腿弹开的样子。

达空法师:不管这些,因为你开始动了心,身体就开始动了,这样是恶性循环。

 

37、问:师父,如果不是自己想动,不是主动地去动,突然间身体会无缘无故地自己这样弹一下,这算动吗?

达空法师:你不是刻意去动,反正你自己控制不了的,就不用管它。不是在你控制范围之内的事,你就不要去想这个问题。你弹开了,就再接上去就好了,不用再去考虑这个问题。这不是你想怎么做就可以的问题,不管它就好了。

打坐过程当中确实会出现一些问题,各式各样的问题也都会有的,只要有问题就要解决。所有的问题都是要解决的,同学当中解决不了的,必须要找师父请教。师父带着,基础内容都可以自己学,有问题了师父就很有用,关键的时候没有师父还不成。好好努力哦!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