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元音法堂 > 答疑解惑 > 综合 > 正文

达照法师答疑:当声音进入耳朵,怎么找到能听的“能”,怎么找到“能所双亡”?

问:我有听过法师开示的《楞严经》,讲到第六卷的时候,应该是由闻思修入三摩地,入流亡所。然后您就开示这个“入流亡所”,就说要这个声音进来,耳朵听那声音进来,然后你进来之后,又把它忘掉,好像就是这样讲的。你说坐上要用功要试着用,当时开示你就说比如说念一句阿弥陀佛进来了,之后把它忘掉,在阿弥陀佛进来了,又把它忘掉,我也是这样试着用的,然后我发现念阿弥陀佛好像这又跑到意根来了,不是在耳根上。

后来我又试着听各种声音,比如说流水声,然后钟表声,但我不知道钟表声这个声音进来,怎么把它忘掉。比如说刚刚打坐的时候,我就一直听这个流水声,我一直听声音的时候,就是说一直让声音进来,进来,进来……但是我没有主动地刻意地让它忘掉,我是不是应该主动地忘掉它,它进来,进来之后呢,我就感觉(就是说我打坐的感觉)身体就越来越大,然后我就分不清我这是在哪里,好像我就一团,就这样一团,好像就能看到对面有个自己,这种感觉是有的,但是我发现我找不到那个能,就是我怎么说呢,就怎么找这个能?好像不在耳根上了,怎么找这个能?还怎么找这个能所双亡?下面就没办法继续下去了。我就打坐中就一直有这个问题。

达照法师:入流亡所。这个耳根跟意根其实是一起生起来的,因为六根——眼耳鼻舌身这五根它针对前面五尘,如果只是根对尘,它没有产生识,那它根对尘等于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看见了,但是你没有意识、意根参与的话,你就看不见,听也听不到的,就有声音也听而不闻,就好像人坐在那里发愣一样,前面有人动来动去,你没发现,因为你的注意力没在那里,所以当你有发现有人或者有声音的时候,你的意根已经跟它一起了。所以前五识不能单独生起来,它必须有第六意识配合它,叫五俱意识,第六意识配合它,它才能生得起来,所以耳根跟意根是在同一个地方,所以它都是能这里。

那么另外一个就是入流亡所,不是声音进了我这个里面来,是声音一直在流水一样在流动。当我觉察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的耳根缘这个声音的声尘,我的耳根跑到那个声尘那里去,缘到声尘,缘到声尘了,这个时候声音听到了,那耳根一直在那里,声音也一直在那里,所以一直有听到,一直有听到。

可是当你觉察到这个有声音的时候,这必须是意根跟耳根一起。如果只有耳根,它不知道它有声音的,一旦知道它有声音,你的意根已经在那里。这个时候你怎么修呢?就是听到声音了以后,把所听的声音忘记掉。其实就告诉你,你的注意力只在自己清楚这里,只在清楚这里而不在声音那里。

比如我现在在讲话,你听到我的声音,我不讲你也清楚,讲你也清楚。不讲,是没有声音的清楚,讲,是有声音的清楚。讲是动音,没有讲是静音。我们电脑上都有静音,就没有声音你也听到了,也是静音。所以讲与不讲你都不动,你都清楚,只在清楚那里,这个时候我讲就像浮云一样,声音讲过了,它过去了,你听到了跟没听到一样。

你的注意力都在你没有声音的时候,这个时候能听到的这个明明白白,在那个地方,是不是?睁开眼睛看见光明,闭上眼睛看见黑暗,光明和黑暗在变,但是能看见的这个能见没有变,耳朵也是一样,听到声音跟听到没有声音,这个闻性没有变,就能听的心是一样的,只是听到了有声音和听到了没有声音。我们平常就很在意听到的,说:“什么声音?”那就跟着声音跑。

如果你只是听到没有声音也很清楚,听到有声音也很清楚,你的全神贯注都在清楚这里,那么它声音讲话也好,骂人也好,流水也好,通通清楚,通通不理它,你内心也是空空如也,跟没听到一样,是这样子用功的。它本来就是耳根不是在这个耳朵这里,不是在耳朵这里,是你明明白白的这里。比如说我讲、我没讲嘛,大家都很清楚,所以耳根跟意根是一起的,是一起的,你清楚的那个就是意根。耳根自己不会清楚,耳根只是负责声音反应,它自己不会清楚。你一旦觉得我清楚,我现在听到声音,我现在没有听到声音,只要觉得清楚的那个就是意根。所以意根跟耳根还是同时生起来。是没有,没有就是所听的声音,慢慢就会淡化掉,因为你注意力在这里。不用刻意不用刻意,再看看吧,这个讲起来还是蛮多的。阿弥陀佛!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