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元音法堂 > 达照法师专著 > <天台四教仪集注>译释 > 正文

达照法师:《天台四教仪集注》译释——概说

概说

 

关于《天台四教仪》和《天台四教仪集注》的成书经过、流传情况、大概内容,这里首先作一个简单的交待。分两个部分来说,第一部分是《天台四教仪》的情况,第二部分是《天台四教仪集注》的情况。

 

一、《天台四教仪》概况

 

    1、成书经过

    《天台四教仪》的产生,牵涉到中国佛教天台宗中兴的一段历史事迹,也就是把历史追溯到唐末五代。在那个国家战乱频仍、百姓流离失所的年代里,佛教也是萎靡不振,佛教理论更是无人问津。由于“安史之乱”和“会昌法难”的摧残,佛教典籍散失殆尽,天台宗的“天台三大部”等主要著作也湮灭于世,可以想见那时的佛教是何等的凄凉,社会又是何等的惨淡!幸而,江南一带的吴越国,由于钱氏国王以及他们家族信仰佛教,这个地方的百姓还能够过着相对稳定的生活。吴越国第五代王钱弘俶(音chù)更是大力推展佛教,曾经模仿印度的阿育王,造八万四千铜佛塔,遍布全国供养,甚至有流传到日本供养的。又致力于《大藏经》的雕刻及译经院的复兴等佛教事业。他还特别奉天台德韶为国师,认真学习佛教理论。

                         

      钱弘俶(929~988):五代十国中的吴越国第五代王。杭州临安(浙江省钱塘县)人,字文德。天性诚厚,笃敬佛法,在位期间(948~978),大力推展佛教,为五代末叶佛教衰颓时代的大护法。即位后,奉天台德韶为国师,自执弟子礼。且从永明道潜受菩萨戒,自号慈化定慧禅师。后周显德二年(955),欲学阿育王造塔,乃以铜铸八万四千小宝塔,中纳宝箧印心咒,广行颁施,总计十年完成,后甚至远传至日本。北宋建隆元年(960),复兴杭州灵隐寺,迎请智觉延寿为中兴第一世。又恭请螺溪羲寂讲说《法华》,并赐予“净光大师”号与紫衣。又为复兴天台教学,遣使赴高丽、日本等地,求取天台宗典。太平兴国元年(976),于钱塘建立兜率院。端拱元年薨,年寿六十。谥号“忠懿王”,后追封为“秦国王”。

 

有一天,他读到永嘉禅师的《永嘉集》中的“同除四住,此处为齐,若伏无明,三藏则劣”(《大正藏》卷四十八,第392页下)的时候,茫然不知所云。于是就请教德韶国师,国师告诉他“这是教下的理论,可以去问螺溪羲寂‚法师,他肯定会告诉你的”。所以,他就专门恭请羲寂法师到宫中供养,然后请教这个问题。法师告诉他:这句话出自智者大师的《法华玄义》,是关于“迹门十妙”第四“位妙”当中的句子,可惜由于战乱和法难等原因,致使国内无存,现在只是在海外诸国尚有保存。吴越王马上表示将要专门派人去请回教典。

公元961年,吴越王准备了五十种珍宝,派遣使臣前往高丽,献上珍宝之后,并说明了要请回天台教典的愿望。高丽王便诏请谛观大师为奉还使臣,护送天台教典来到我国。在临别高丽之际,高丽王对谛观大师作了特别的交待,嘱咐他说:“到了中国之后,必须向该国的僧人问难,如果他们不能回答你的问题,就把这些教典全部都带回来,不要让他们拿去糟蹋了。”由此可见高丽王对天台教典的重视程度。

谛观大师到了中国,在螺溪传教院,听羲寂大师说法,再看他道貌超群、以德摄众,马上生起恭敬心,就对羲寂大师执弟子之礼,而且奉侍达十年之久,也就是一直到圆寂为止。

本书撰著的具体年代已经无从知晓了,但可以肯定是谛观大师来到中国之后才写的,也就是961-971年之间所写的。因为本书的“明圆教”一章中,特别标示了“永嘉云”那句话,说明是他来中国的发起原因。他写完本书之后,并没有马上刻板流通,而是自己悄悄地藏在书筐里面,所以他生前也就没有人知道《天台四教仪》的存在。一直到大师圆寂后,大家收拾整理他的房间,看见一个旧书筐里面在放光(见《佛祖统纪》卷十,《大正藏》卷四十九,第206页上、中),把书筐打开一看,没有别的东西,只有这一本书。因此,一时间传为“圣典”而流通开来,历千年而不衰!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把它作为天台教学的重要典籍。

                

  德韶(891~972):唐末五代僧。法眼宗第二祖。处州(浙江)龙泉人,一说缙云人。俗姓陈。十五岁出家,十七岁投处州龙归寺受业,十八岁于信州开元寺受戒。其后,历访投子山大同、龙牙山居遁、疏山匡仁等五十四师,但皆机缘不契;后至临川参法眼文益,乃豁然开悟,遂为其法嗣。不久,登天台山访智遗迹,住于白沙寺。尝得吴越忠懿王礼遇,被尊为国师。当时天台山螺溪羲寂,尝叹天台教籍散佚,闻高丽天台教籍多备,遂与师商量,师乃乞忠懿王,请求遣使至高丽抄写经本。后移住天台般若寺。先后兴建智者道场达数十处。宋太祖开宝五年六月二十八日示寂,年八十二。江浙之人咸尊称师为“大和尚”。门弟百余人,有名者如永明延寿、长寿朋彦、大宁可弘、五云志逢、报恩法端、奉先清昱、兴教洪寿、灵隐处先、报恩德谦等人。

‚  羲寂(919~987):北宋天台宗山家派始祖。温州永嘉人,俗姓胡,字常照,世称螺溪尊者、净光大师。初于开元寺习《法华经》,后从会稽清律师学南山律、天台山清竦学止观。深受吴越忠懿王钱弘俶敬重,尝为王讲说《法华》,蒙赐“净光大师”号与紫衣。师鉴于安禄山之乱、会昌法难之后,天台典籍散佚不全,乃劝请忠懿王排遣使者前往高丽、日本等国,搜集天台典籍,开天台教观兴隆之端绪。乾德二年(964),于螺溪创建传教院,大开讲筵,中兴天台宗。雍熙四年示寂,世寿六十九。著有《止观义例》、《法华十钞》等书。门下人才辈出,有义通、谛观、澄育、宗昱等人。

 

2、流传情况

本书自发现后就被各种大藏经所收录,现在收于《大正藏》第四十六卷、《中华大藏经》第九十七册,《频伽大藏经》第二十册等。智旭大师的《阅藏知津》卷四十二有著录(见《昭和法宝总录》第三册,1240页)。

本书由于“放光现瑞”的传说,便很快得到了广泛的流传,而为学习天台宗的后生学子提供了入门,甚至是全局把握天台教理的方便,因此在中国乃至日本都有非常大的影响。但在流传的过程中,又发生了一次巨大的变革,那是在北宋初年发生的。本书原有二卷,上卷说明天台宗的判教,下卷分析南北诸师的不同叛教。宋初山外派的智圆法师(976-1022)校勘时,认为上卷很有价值,而下卷专述古人的判教思想,对初学者无关紧要,所以就把下卷删除了。现在流通的只有当时的上卷,这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不然的话,我们对古代的判教思想又有更多的资料来研究了。不过,对于学习天台宗的初入门者来说,上卷也确实就足够了。

    3、相关的注释

除了天台宗的学者对本书特别加以关注外,本书也可以作为佛教基础课的教材,所以在流传的过程中,就不仅仅是学习天台宗才对其进行了解。因此,本书的注释也就特别多,据说在各种大藏经中所收录的注释书刊本,就有七十多部(含日本学者的注释)。其中比较重要,具有很大影响的注释有如下几种:

《天台四教仪科》一卷,宋·仁岳

《天台四教仪科》一卷,宋·从义

《天台四教仪集解》三卷,宋·从义

《天台四教仪决疑》一卷,宋·善荣

《天台四教仪科》一卷,宋·铠庵‚

《天台四教仪问答》一卷,宋·铠庵

《天台四教仪地位集解》一卷,宋·铠庵

《天台四教仪科》一卷,元·蒙润

《天台四教仪集注》十卷(又三卷),元·蒙润

《天台四教仪备释》二卷,元·元粹

             

  从义(1042~1091):温州(浙江省)平阳人,俗姓叶,字叔端。八岁剃度出家。年十七,师事扶宗继忠,研习天台教义。其后,历住大云、真白、五峰、宝积、妙果诸刹。晚年,住秀州寿圣寺,大振教化。元祐六年示寂,世寿五十,谥号“神智”。师致力显扬天台宗学。后世以其学说迥异于天台山家派之四明知礼,故称之为“后山外”。著有《天台四教仪集解》三卷、《法华三大部补注》十四卷、《金光明玄义顺正记》三卷、《止观义例纂要》六卷、《金光明文句新记》七卷,《始终心要注》一卷等书。

‚铠庵:吴克己,字复之,号铠庵。幼颖悟,学无所不通。忽患目疾,以人劝念圆信道大士之号,使愈。于是深信佛法,读《楞严》至“空生心内,犹云点太清”,豁然发蒙。尝读《宗镜录》、《宝积》,曰:此书无规矩,不如读《止观》。日夜使悟“境观”二字,果有悟入。嘉定七年冬,终于宝山,以僧礼荼毗,寿七十五。所著有《法华枢键》,《楞严集解科》等。晚编《释门正统》,未就而亡。良渚宗鉴,续成之。参见《佛祖统纪》卷十七。

 

《天台四教仪目图》一卷,明·智旭

《天台四教仪备简补遗》一卷,清·天溪

《天台四教仪详解》四卷,日诠

《天台四教仪直解》三卷,性庆义瑞

《天台四教仪冠导》一卷,智泉

《天台四教仪略录》一卷,兴隆

《天台四教仪冠导》一卷,町元吞空

《天台四教仪活解》一卷,男英

《天台四教仪闻书》二卷,博仁

《天台四教仪备忘录》二卷,尧霈

《天台四教仪纲要钞》十卷,南都贯光

《天台四教仪赘言》三十卷,实观

《天台四教仪赘言》九十卷,东瑞学寮义范

日本方面的注释还有很多,这里不一一列举。

上列诸种注释当中,在中国影响最大的,是从义大师的《集解》、蒙润大师的《集注》和元粹大师的《备释》三种,被认为是古来的三大注释书。其中《集注》的主要宗旨,是站在天台山家派的立场而展开,并且广泛地引用了“天台三大部”等多种台教著作,是最受后人重视的一部。因此,自古以来,学习《天台四教仪》之后,都必须参考《集注》作为指南。

现代有台湾的永本法师,对《天台四教仪》进行释译,用注释和翻译成白话的形式,由佛光山出版流通。对我们现代人学习《四教仪》具有非常好的帮助作用。

中华佛教文献编辑社对上述三大注释书进行合刊出版,书前并有慧岳法师撰写的《概说》。虽然书中的断句、校勘方面都有很大的错漏,但作了标点,并分段、章节,对于我们阅读古书来说,也是不无裨益的。

4、大概内容

《天台四教仪》的大概内容,可以分为四个部分:一是总论、二是化仪四教和五时、三是化法四教、四是依教起观。而这中间又是以“化法四教”为本书的重心,讲述了藏、通、别、圆四教的修证次第,在修行的每一个位置上所断的烦恼有多少,以及各自的思想境界如何。这是本书的要点,也是整个佛法的中心,如果能够很好地把握这些思想内容,也就能够全面掌握佛法的核心思想了。不但使自己以后的修行有一条理路可循,而且以后接引众生,就知道该如何对机施教了。

 

二、《天台四教仪集注》概况

    1.成书经过

本书是蒙润大师六十岁的时候所写。他一生究心天台教典,以弘扬教观为己任,白天宣讲“天台止观”,夜间坐禅礼忏,实践过九十天为期的“常行三昧”,共计有七次之多,而以四十九天为期的“法华”、“金光明”、“大悲”、“净土”等忏法的实践修持不计其数。六十岁的时候写了这本书,六十八岁的十二月二十六日,聚集弟子说“止观安心法门”而安然圆寂,僧腊五十四。

他为什么要写这部书呢?在《<天台四教仪集注>》里,他说:“《天台四教仪》者,实教门之要道也!自昔至今,注释者众,或略而不备,或博而太繁,矧(音shěn,另外、况且、何况)又节去正文,但标初后,苟非精诵者,莫之能阅也。”

这段话说明了作者为什么要写本书,以及他对本书的价值判断,指出前人的相关注释已经很多,但是都不很理想。有的过于简略,有的又太繁杂,有的省略了原文,而只有注释的文字单独流行。凡此种种,对于初学行人来说,都有非常大的麻烦。所以,作者就广泛地搜罗天台宗的相关著作,对其中的各种思想理论进行注释,并与原文一起流通,这样就方便了大家的阅读。作者还强调了本书的内容,有一些与其他人注释不同的地方,申明是从前人那里学习来的,并不是他个人的任意猜测。

更重要的是,他对本书的文末观法部分,作了提示性的指导。指出“诸新学人,究心于兹,忘言忘思,筌罤俱掷”的修行次第问题,这是值得我们特别加以注意的地方。

2、流传情况

虽然《集解》、《备释》和本书被称为“《四教仪》三大注”,但最盛行的还是本书,其次是《集解》,这与本书完全站在山家的立场有很大关系。《集解》带有山外的色彩,被后世的天台宗徒们视为异说,在中国的天台学当中影响不是特别大,但在日本却受到了普遍的欢迎。而《备释》虽然也是站在山家的立场,但正如蒙润大师所说的那样:过于简略,而且省略了《四教仪》的原文,给阅读带来很大的困难。因此,中国的天台子孙就以《集注》作为学习《四教仪》的最好参考书。不过,《卍续藏》收了《集解》和《备释》,唯独没有收《集注》,这可能是由于《卍续藏》并不是中国人所编吧。而中国人编的《频伽大藏经》、《中华大藏经》等,就收录了本书。智旭大师《阅藏知津》卷四十二亦有著录(见《昭和法宝总录》第三册,1240页)。近年佛光山编辑出版的《法华藏》也只收了《集解》和《备释》,也没有收《集注》,这是因为现代人已经淡化了宗派观念,不是天台子孙更不会在意山家还是山外的立场了。另外,他们的共同原因可能是《辅宏记》里面已经有《集注》全部内容的缘故。

3、相关的注释

有关本书的注释,我国现存的有:清朝灵耀大师的《节义》一卷,清朝性权大师集的《四教仪集注汇补辅宏记》二十卷,都收于《卍续藏》第一〇二册。19964月台湾湛然寺也影印了谛闲大师发起的木刻版的《汇补辅宏记》。《辅宏记》的内容非常丰富,包括了“记”、“补”、“备”等方面的内容,由不同的人所做出的注释集中在一起,是目前《集注》的权威注释,也是学习天台教观的主要参考书。

除了中国人的现存著作外,在日本也有关于本书的注释,据慧岳法师说,共有三十六种之多,《合刊》本第5页列有详细的目录。

4、大概内容

本书的内容,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理顺了《四教仪》的内在思想理路;二是广泛引用天台教典,对《四教仪》的义理进行发挥;三是解释《四教仪》中的名词;四是通过许多图表,把各种思想的内在关系展现出来,使读者能够一目了然。

其最大的特色便是广引天台宗的各种著作,以及各种佛经典籍。所以,对于初学者来说,也有一定的困难。在学习方法上,应该作一个比较适当的调整,也就是对《四教仪》的内容进行详细地讲解和把握,而对《集注》的内容就以“消文解读”的方式通过。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