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元音法堂 > 达照法师专著 > <天台四教仪集注>译释 > 正文

达照法师:《天台四教仪集注》译释——第五章 依 教 立 观(十二)

四、破法遍:谓以三观破三惑,三观一心,无惑不破。故经云:其疾如风。

[集注]《大意》云:“众教诸门,大各有四,乃至八万四千不同,莫不并以无生为首。今且从初于无生门遍破诸惑,复以无生度入余门,纵横俱破,令识体遍。”[1]

《辅行》七上云:“今一心具三,破次第之三,故云一心三观,破竖通塞。三观一心,能破横者,彼横三观,离属三人,并在初心,故三不合一。今以三只是一,破彼分张之三,故云三观一心,破横通塞。应知一心三观与三观一心,言互理同,为破横竖,翻对而说。”[2]

八正道中行,速疾到萨婆若,故云其疾如风。

[今译]《止观大意》说:在众多教法当中的各种入门方法,大概说来有四种,详细分析则有八万四千法门之不同,这些法门全部都以无生作为首要的入门之处。这里先从最初的无生门来普遍破除诸多惑业,再利用无生法门而进入其余诸门的修习,则纵横执著都被破斥,而达到非纵非横,令修习者认识到诸法本体的普遍性。

《辅行》卷七上说:一心具足三观,破斥了次第隔历的三观,所以说一心三观,能破除竖向次第的局限,从而通达实相没有任何阻塞。三观一心,能够破除横向排列的局限,横向的三观,分离开来就属于三个不同的人所观,都是在初步观心的阶段,所以三观不能合而为一。现在圆教就是以三观只是在于一心,破除了别教分开来的三观,所以说三观一心,能破除横向排列的局限,从而通达实相没有任何阻塞。应当知道一心三观与三观一心,在语言上互相转换而在义理上却是完全相同的,为了破除横向和竖向的局限,才正翻相对地进行解说。

在八正道当中修行,迅速地到达萨婆若海,所以说其疾如风。

 

五、识通塞:谓苦、集、十二因缘、六蔽、尘沙、无明为塞,道、灭、灭因缘智、六度、一心三观为通。若通须护,有塞须破,于通起塞,能破如所破,节节检校,名识通塞。经云:安置丹枕(车外枕)。

[集注]《大意》云:“虽知生死烦恼为塞,菩提涅槃为通,复应须识于通起塞,此塞须破,于塞得通,此通须护。如将为贼,此贼岂存?若贼为将,此将岂破?节节检校,无令生著。著故名塞,破塞存通,非唯一辙,有心皆尔。念念常须检校通塞。”[3]

安置丹枕者,《文句》五云:“车若驾运,随所到处,须此支昂。譬即动而静,即静而动。”[4]《妙乐》六云:“丹枕云支昂者,即车外枕,车住须支,支之恐昂,故云支昂。支,持也;昂,举也。譬动静相即者,车行枕闲(即动而静),车息枕用(即静而动)。用时常静,闲时常动,实体与用,亦复如是。自因之果,法性无动,所以如风不移,寂然而到。万

行无作,众智莫观,此则三德,俱不二也。以三即一,故使尔耳!”[5]

《辅行》七下云:“若车外枕,或动或静,动静只是通塞义也。”[6]

[今译]《止观大意》说:虽然知道了生死烦恼就是阻塞,菩提涅槃就是通达,但还必须认识到在通达的时候产生了阻塞,这种阻塞必须破除,在阻塞的时候得到了通达,这种通达却必须保护。譬如大将变为敌人,这种敌人岂可让他存在?如果敌人变成大将,这种大将岂可以破除?时时处处认真地检查校对,不要令自己产生执著。执著了就叫做阻塞,要破除阻塞而保持通达,并非只有一种轨则,只要有心就都是这样的。所以念念之中必须时常检查校对是通达还是阻塞。

安置丹枕,《法华文句》卷五说:车如果驾驭运载起来,随其所到之处,都要用这个丹枕来支撑而使其不翻倒。譬喻即动而能静,即静而能动。《妙乐》卷六说:丹枕理解为支昂,这是指车外面的枕,在停车时必须支撑,支撑着是因为恐它仰天翻倒,所以叫做支昂。支,就是支持;昂,就是上举。譬如动静相即,车行动的时候,枕就闲着(即动而静),车停息的时候,枕就使用(即静而动)。用的时候一直安静不动,闲的时候一直行动不停,其实理体和妙用也是如此。从因地的修行到果觉的证得,法性一直没有动摇,所以如风一样不用移动自身,就寂然而到达目的地了。万行俱修却无半点造作,众多的智慧也没有观照可言,这样就能明白三德涅槃,也都是相即不二的。因为三就是一,所以才这样啊!

《辅行》卷七下说:犹如车外面的枕,或者行动或者安静,动静也只是通达和阻塞的意义(就是通塞相即的道理)。 
 

[1]见《大正藏》卷四十六,第460页下。

[2]见《大正藏》卷四十六,第360页中。

[3]见《大正藏》卷四十六,第460页下。

[4]见《大正藏》卷三十四,第72页上。

[5]见《大正藏》卷三十四,第268页中。

[6]见《大正藏》卷四十六,第387页上。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