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元音法堂 > 法师开示 > 综合 > 正文

达照法师:元音寺解七法会答疑开示

1、问:在打七中发现自己各种各样的习气,无始劫以来的淫根、淫习、慢习、嗔习特别重,虽然是不可得的,但是想请师父指导弟子,该怎么样最快的速度破除这些习气?

达照法师:无心可得,这些东西哪里来?有这些东西吗?心都不可得,习气还有可得吗?这些习气还是有,那说明还没有见道,见道了,它本来就是梦幻泡影,水中月一样。水中月有吗?打七主要是见地,见地透过去以后,你发现水中就没有月,那再去救这个月亮是傻瓜。你说水中没有月,所以救这个月亮救得很辛苦,我问你,你还怎么继续救这个月呢?它实际上就是一个缘起法,世间的所有心念,不管是贪嗔痴慢疑,还是戒定智慧,都是过去什么因,现在这个缘起来了,呈现什么样的果,现在什么因,将来成什么果,它就是缘生缘灭、幻生幻灭,其实本质都是不生不灭。

你看到它都是不生不灭了,还需要它怎么样、怎么样吗?本来就没有月亮,你还要说:“师父,我已经知道水中没有月亮了,请你告诉我怎么去救这个月亮?”这不是很自相矛盾吗?所以见地要透,学来的话不算的。学来的那些话,坐在那里想想:“一切法都不可得”,是好像都不可得,可是心里还说“这个习气好严重哦”,就变成有所得了。习气就是心,一切妄想、一切境界全是我们的心,心和物是不分离的。所以当你看到心不可得的时候,一切物也是不可得,有所表示也是不可得。所以要当下透脱,如果当下不能透脱,还要继续打坐,继续做功夫。

 

2、问:请教师父,那初果罗汉有没有透脱啊?

达照法师:他见地到了,他在做功夫而已。但是我们这里谈见地,不讲做功夫。

 

3、问:弟子想请教的是,比如精进的人,可能当生就能证到无为,但是如果不精进的人,任运了生死,那需要七返人天啊? 弟子想知道这功夫怎么去做?

达照法师:对啊,但是禅宗只讲见地不管功夫。初果罗汉七返人天,二果开始到四果都只是功夫,见地没有差异。现在不讲功夫,功夫你回去继续打坐就好了。见地透过去很重要的,其实做功夫就是要保持正见,就是没有功夫可做,没有人事可了,没有妄想可得,随时来随时没有可得,你功夫才能做上去,一来你就被它转了,那不算。


4、问:我有这种情况接近一年了,在座上或者座下,经常有小爆炸那种状态,就“轰”一下这种情况,我认为这个好像是好现象,但还是不知道,请师父开示。

达照法师:爆炸了,空了没有啊?爆炸了要炸空掉,身心世界要空掉。经常有要空掉、化空。 

问:但是力量很小,化不大?经常有但很快就回来了,这是不是一个方向?

达照法师:化一点点是吧?化一个指头?身心要化空了,光一个声音不管用的,功夫不够。不要等着那个爆炸,等着爆炸是不对的。不要期望这个爆炸,你要知道自己在哪个地方用功,生死的根源从哪里来?参禅就看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源头在哪里?要追溯这个源头,一直追、追、追,追到无路可走的时候,自然有峰回路转。如果你没有追到无路可走,还是被五欲六尘卷得跑掉了,根本就用不上功,所以平时用功点要准,才有机会。

 

5、问:打坐心烦或者困的时候就观心,观心的时候,按师父讲的,从大到小的时候,这个能够比较好观,因为观到最后能突然地小到一定程度,刷一下子能射得很远,像虚空一样。但是从小往大观,就观不起来了,好像大得没有边,请问师父,从小往大观应该怎样好一点?

达照法师:这大大小小都是妄想,一念未生之前没大没小。不能在那里观大观小,分别心在那里作怪,对修行不利。就在这一个念头都不能出来,出来一个念头过去了,下一个念头没来之前,在这个地方看,找到根源。你还在那里画饼充饥,想一大堆妄想,没必要。

 

6、问:在家打坐的时候经常能有轻安,在这儿很少很少这种轻安,也就几秒钟、几分钟、几十分钟,有的时候也会空白,是一片漆黑,好像也没有我了,就这么一个过程,不知道为什么?

达照法师:一片漆黑就是严重的“我”、无明,一片漆黑一定是无明,就是无明、我执。有时候,定力修到一定程度,也是一片漆黑的,这个漆黑要透过去,不是没有“我”了,你在那里想没有“我”而已。

 

7、问:对一片漆黑有时候感到特别恐怖。

达照法师:对啊,没有我,谁恐怖?恐怖的那个就是“我”,这个地方要通过定力以后,黑暗慢慢变得不黑暗了,才能透过去。黑漆桶,本来就黑乎乎的,还没透过去。这个要透过去才亮堂。 

 

8、问:听法师讲经光盘上说,女人要做泥土不做水,要做虚空平,自己当虚空在持咒,持着持着整个身体就很轻安,身体好像没有掉了,请师父开示。

达照法师:这些都是从定境上用功。回去好好学,在心念上、心地上用功,而不是在这些观想的境界上用功。

 

9、问:平时听到突然发出的声音,会动起来,会害怕,这是一种病,还是正常现象?

达照法师:谁在听这个声音,?谁在跳?就是你身见太重,在身体上用功用得太多,对身体境界这些太重视。还是要在精神上、在内心当中去转移一下,心静下来也会害怕的,因为毕竟凡夫我执重。

 

10、问:我用功一直是在咒的背后那个明明了了,这次听您开示之后,就是盯着那个一念未生之前,然后再持咒,我总也顺畅不了,一直在纠结,一直掌握不好这个,功夫老用不上去,请师父开示。

达照法师:继续把功夫学会了再用。因为很多时候,我们会在意自己念咒,或在意自己什么心态,老是六、七识,两识这里晃来晃去。打七的时候,不能在咒上去下功夫,要在咒的背后,谁持咒?那个地方看。这个要训练好,这两个地方都可以用功的,只是在第六意识用功,离打七还是很远。粗重的妄想停下来了,咒很清楚,就不会在意这个咒,而是在意咒后面的了了分明,这样就好了。功夫还要继续用,功夫不够。

 

11、问:我近来打坐以后,脑子里“嗡” 的一下子,很短时间,有过几次,这个跟打坐有关系吗?

达照法师:跟打坐有关系。心定下来,有时候就会出现这种嗡一下或一点反应,那个反应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就是打坐的时候定境现前,或者妄想转移了,都会有这些过程的。但你真正用功了,这些分别心都不能有的。就不能在定境、想法这些上用功,因为只要起一个念头就错了,在念头没出来之前,这个地方看,看得没有我一样的,但实际上那个就是强大的我,所以必须要透过这里,打七的用功点就在那里,这点你要是没有看准了,修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受用。

 

12、问:很早之前一次打坐后很困,一躺下可能是放松了,就听风特别大,我就想外面怎么风这么大,一想到这儿就听到火车响,火车声音越来越大,大着大着突然脑袋一下子就这么一打闪,特别特别的亮,那时候什么也不懂,也不明白,吓了一跳,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这个情况,想问一下这个是不是爆炸?

达照法师:那个情况回来了,还是老样子吧?也没什么变化,这就回来了,又一样了。如果真能够人我是非、一切,粉碎掉、爆炸掉也是好事。但很多人有这个爆炸的经历,最后却没有爆炸开,就迅速地、很快地就恢复了自我意识,这个不算。有时候会有刹那间的过程,如果修行见地透脱的人,功夫做到,有这一刹那,确实会证悟的。但是因为基础不够,见地也不够,所以到那里有些体验差不多,但就是差那么一点点,我执我见没断,最后还是回来,所以不能说已经爆炸。要继续用功,继续在道理上明白。

 

13、问:我从打坐以来一直不好入定,几乎不入定,入定也是“崩”一下进去,“崩”一下出来,请师父开示。

达照法师:专注力不够,还要继续训练。

 

14、问:每座开始念头也是乱糟糟的,后来就能把这些念头压得一个也不起了,能够一心了,就有那么一座,也不知谁咳了一声,我就听着炸了一下,就是这一句咒语我也听不着了,觉得什么也没有了,这是不是见性?

达照法师:不是。你说的这个一心,也就是专注在第六意识上,连第七识还没注意到,因为你专注在咒上。炸一下,这打开的是定境,入定的时候确实什么都没有,也是空空的。见地没透脱,所以当你缓过劲来,刚才好像什么都没有了,现在什么都有了,对不对?虽然是爆炸,但我们心中心的爆炸,特指是打开本来的那个爆炸,所以平时有时候小小的爆炸这些都不算,它只是一种定境,契入一种定境的方式。下来以后才是关键,因为你一次爆炸,如果真正打开是一见永见的,不会说“那时候我已经见道了,我现在又不见了”,见道都是圣人了,你从圣人又变成凡夫了,怎么可能呢?

 

15、问:师父,如何至真妄不二?

达照法师:真妄本来不二,还如何至?!

 

16、问:第六意识转了,第七意识就会现前,这是否就是真妄不二?

达照法师:不是。第六识转的是妙观察智,第七识转的是平等性智,不是第六识转了,才第七识现前。

 

17、问:我听老人的视频里说,第六意识一旦纯净了,第七意识就会现前。

达照法师:第七意识现前,指第六识清净的时候是妙观察智,它的前提必须是第七识转成平等性,第六识才叫妙观察。平等性就是我执破掉了,第七识一方面是我执,一方面就是真心,它是一体两面的。如果没有达到平等性,我们看到的只是我执这一面,当你看清楚了,第七识其实就是真心。

很多时候,有人看元音老人的书说,一念不生、了了分明,一把抓来就是。他讲的,其实指的就是清净心,就是我们的真心,明心见性的心。很多人以为了了分明的,这就是了,其实他抓住那个我就是了,那个我就是一个我执,就是个第七识。所以这个东西很多人就会说:“师父,元音老人明明说一念不生、了了分明就是我们真心,我都已经明白了,你怎么就说不是?”然后他还在那里着急:“我就是,我已经明白了。”那个我执很强大了以后,他其实是看见了我执所在,但是把我执当做了真心,这个问题就很严重。

元音老人说的确确实实是平等性智,那平等性智之怎么来的?就是你第六识的妄想,全部舍弃掉了以后,变成清净了,转过来了。

 

18、问:这个舍弃是什么意思?真妄不二,如果你舍了妄了,还有真吗?

达照法师:如果不舍妄,你说众生还怎么修行?

 

19、问:我认为妄纯即真,妄纯就是一个念头到底,纯净无杂。

达照法师:妄怎么叫纯净无杂呢?念就是污染,它怎么到底?念是生就灭。

 

20、问:净土宗一说念阿弥陀佛,只要念到心无杂念。

达照法师:对啊,你看无杂念不就纯了吗?那你有妄了,就是有杂念了。

 

21、问:阿弥陀佛也是妄念吗?

达照法师:阿弥陀佛也是妄念,对。

 

22、问:那妄念一直纯到底,不就是不妄了吗?

达照法师:什么叫纯到底?纯到底就是不妄念了。第六意识在念佛,念得很专注的时候,妄想慢慢停下来,一开始是能念所念,到后来就是能念所念没有掉了,这个时候就是用功的过程。如果你说妄念就是真心,那大家都在妄念之中,大家都是真心,不用修行了?修行的过程就是要把妄念转换过来以后,转六识成妙观察,转七识成平等性,是必须转的。 

如果是已经见道的人,知道水中月不用转,水中本来就是月影。但如果你认为水中月影就是月亮,又是错掉了,所以这个很麻烦,就是语言本身就有问题。第六意识,我们在妄想当中,去追求财色名利,追求世俗的东西,包括我们要修行、要解脱、要自在,都是在想办法救这个水中月。因为我们大家都是以妄想为我执,或者说因为有了我执才有了妄想,我执是第七识,有了我执这个根,缘了尘才产生识。所有的想法全是颠倒的,叫分别颠倒、妄想颠倒。那么在这个颠倒心当中,我们又很痛苦,我们需要救拔自己。 

那么救拔的过程,是怎么救呢?就是救这个水中月,所以救也救得很辛苦。你搞了半天,去救水中月,这个水,风一吹动,水一污染,那我们就觉得我们是坏人,大家有没有觉得自己是坏人?你妄想打起来的时候,痛苦的时候,觉得“我是坏人”,那就是水中月被污染了。风一吹动的时候,月亮摇起来了时候,说“我心在动,心不安”;然后当你受到刺激的时候,你会觉得“我伤心”,这个月亮已经粉碎了,就心要碎了。 

所以大家要去救这个月亮,怎么去救呢?第一,告诉你先做好人、做好事、改恶向善,就是水中的月亮看到污染了,把这个污染的水去除掉,变成清净的水,然后你就觉得“我很清净了,因为我是好人了”。第二个阶段,修禅定。大家保持安定、保持宁静,这个时候,水不动了以后,觉得心不太动摇了、定了。当你心完全定下来以后,你发现这个月亮圆了,圆满了,看见水中的月亮圆满了,所以很多人就说妄念就是真心,你看我这个月亮这么圆、这么亮,这就是我要的。所以刚才说了,在理解上,会觉得山河大地一切相就是性,它就是了,就是已经圆满了,其实只是你心静下来那种体现。 

心完全静下来的时候,风不再动摇的时候,当下你没有看到自己很坏的那些恶念、妄想,烦恼没有出来的时候,你发现这个水中月是圆的。所以世间的包括儒家、道家这些各种宗教,都能够让人修行、体验,甚至禅定的觉受,都是在救这个水中月。救完了以后,觉得已经很好了,在平时观想的时候、想象的时候,甚至在人生修为的时候,都非常好,但是在生死面前,大是大非面前,或者生老病死面前,你发现跟火炮一样,一点就跑了,根本就派不上用场。儒家、道家有些修为高的,世间的圣人,一般人都达不到的,遇到境界他也不会动摇,已经稳定了,但实际上,他没明白,他说的水中月亮就是月的时候,这句话就已经错掉了,其实根本就没有看见月亮。 

我们修行为什么要破本参?就是要让你看见,在第七识这个地方,就是在我们我执这个地方,那个我压根就不存在。就是当你看到水,一个脸盆的水,看到这个脸盆的水,从水面到水底,你发现这里面根本就没有月亮,所以过去想救这个月亮、想让这个月亮圆满、想让这个月亮怎么样的,全部都是梦想颠倒。所以你会觉得连参禅、连想开悟,都是错的,因为想开悟的那个人根本就不存在。就是你看见想救这个月亮,那个月亮根本就不存在,那个月亮代表的是我,我们大家都想“我要圆满、我要开悟、我要见性、我要干嘛”,那个我压根就是一个错觉,就是水中月。 

所以破本参的人,有时候会嚎啕大哭,为什么会很伤心?因为一直想救这个月亮,救起来,发现它没有,大失所望,本来是想要有个我,想要有个开悟的我,我们很多人就想有一个开悟的我,想把这个我带到开悟的世界里面去,就是以前是我迷失了,现在我终于开悟了,变成这样,这就是一个常见外道,因为他就没有看见水中根本就没有月亮,他还是觉得那个月亮是圆满了。有些修养好的、道德好的、禅定好的,很容易看到水中一个圆满的月亮,看见了很光明、很圆满,觉得很开心,那这个开心就为时过早了。 

所以,第一步就是要破除这个本参,就是要见到水中压根就是没有月。但是水中没有月亮,如果是修解脱道的,他觉得这已经是结束了,因为他已经看见这个水中的真相,从此轮回再也没有,不受后有,可是大乘佛法说这还不够。为什么不够?那他就问你:你没有了,我没有了,我执没有了,谁在讲话?谁在听话?山河大地,这一切现象,怎么会在这里的?禅就叫“向上一路,千圣不传”,千圣不传,这个是不能传的,没有办法传。为什么没有办法传?你抬头看到天的时候,一切答案,你全部明白,就知道了月亮在天上,不在水里。那这个时候,对于我们迷失的人来说,他就告诉你,这个水中的月亮就是真的月亮。可它是真的月亮吗?不是,它只是真月月影,它不是真的月亮。你在月影上想救它,又是错了;你想讨厌这个月影,还是错的。 

所以你说一定要有个修行的修行在那里,能修所修的你是错了;你一定说没那个修行的你,你还是错的。因为你总是有是一边,空又是另一边,就跑到两边去了,所以要这两边都打破了。什么人才能打破?看到天上月亮的真相,才真明白。所以看到天上月亮的人,他这个话都是不可思议的话。大家只有看禅宗公案的时候,才知道,那不是常人的思想能够理解的。你用第六意识分析,说这个讲的是这个,那个讲的是那个,全是错的。所有的公案都是为了解黏去缚,就是你黏着在哪里了,师父就告诉你这个是错的,不对。然后你如果说我死咬住它就是对的,你就上当了。你要是顺着他说:“哦,师父,那个是不对的,那我跟着你跑”,你还是错的。为什么?因为你黏着。你黏着在任何一个点上,有的上面、空的上面,你执着水中有月亮是错的,你执着水中没有月亮还是错的,因为你执着在空上和有上。

 所以这个见性的事情,虽然是我们生命中的一个大工程,最重要、最有意义的事情,但还是一定要谨慎。因为你一不小心,你不知道抓住哪一个,认贼作子,前面千辛万苦修了半天,修到最后,反而是走入歧途,麻烦了。但是至少有一点,就是能够看到水中没有月亮,这一点也足够我们安慰了。因为只要看到水中没有月亮了,这个本参破过去,才真破。本参没破过去之前,我们看见的水中都是有月亮的。所以有时候这个闻思的智慧,好在能指导我们继续好好地用功。错呢,就是这个闻思的智慧,都是第六意识妄想构造起来的。 

什么叫妄想构造起来的?就你通过分析、通过去体验、通过去感受,然后你感受到的,那都是定境、都是境界,那个境界都是第六意识自己画起来的图案。你根据画起来的图案,自己把自己钻进去,就像心里暗示一样,它还很有用。大家如果现在想“我就是佛、我就是佛”,你讲一天“我就是佛”的时候,那个激动,就打了鸡血一样,全身都激动起来。很多的外道都是采取这个方法,就让你的精神完全麻木掉,麻木掉以后,他高兴啊、高兴啊,当有一天那个鸡血打过了,他发现有问题了,就真正的问题,他解决不了。 

所以这个讲当下就是,还是要非常的谨慎。如果你认错了这个定盘星,看到水中月,说水中月就是,就是佛,就是这样子的,再加上因缘果报的道理,分析、分析,你理解的都没错,但是功夫,你一定要看到背后没有一个能证的人。虽然讲的时候有讲我,但是真证悟的人,确实水中一丝一毫月亮都没有。不能有丝毫在,有丝毫在,你的根就没有透脱,这点大家一定要能够记住。

 

23、问:打坐用功,座上心念耳闻,心念心闻,心听持咒之声,没有其它的;座下用功,就是观照一念未生之前。但是这段时间,我在座上的时候,持咒经常掉,为什么掉呢?一个是妄念来了,咒持不出来了。还有就是这个咒完全是持断了、没了,妄念也没了,出现这两种情况。我发现妄念来的时候,咒语绵绵不断,妄念就不起来了,咒语断了以后,就是入定也不存在,知道自己没有念头,咒也持不出来,就这种情况。我是不是用功存在问题?请师父开示。

达照法师:这个是正常的。因为一般的人看不住一念不生的时候,就是在第六意识上用功,心念耳闻都在第六意识上,把妄想专注在一个咒上,念清楚、听清楚。如果你持咒,同时还在打妄想,就是意识上还没用起来,还是老是打妄想。当你真用功起来的时候,没有妄想的时候,因为你第六识不打妄想了,背后实际上是第七识,因为第七识是意根,意根缘了法尘才产生意识的。那意识没有了,意根等于是没有缘法尘了,第七识的了了分明就出来了。 

了了分明出来的时候,也是没有分别心的,所以很多人看见这个没有分别心的,就以为就是了,其实潜意识里面的那个自我的意识,很微细、很微小的自我感觉,就哪怕是一粒沙一样小的自我感觉在,言行举止不自觉的,就比如说得意的感觉,觉得我很得意,好像背后有个东西,就感觉自己好像在受用了,已经在用功了,那个其实是罪魁祸首所在。所以,在这里要很长时间反复去磨练,反复地盯,盯着、盯着,到最后彻底要一丝一毫都不能有,这才透过去。所以在六、七这两识当中的用功状态都是对的,没有错,只是功夫深浅而已。

 

24、问:在持咒的时候,盯着一念未生之前,持咒是持了,但是有时候持咒心是顺着来的,盯着一念未生的时候,下座的时候,后脑勺疼得很。在座上的时候没盯后脑勺,但是后脑勺疼得很,请师父开示。

达照法师:那个可能是用力过猛了,身体的一个反应。 

 

达照法师元音寺解七法会答疑开示结语 

这次打七应该说还是比较圆满的,因为每次打七,总有人透过去,有人没透过去,有人总是在边上敲着个边鼓。能够敲敲边鼓,也不错,因为长期的用功、长期的打七,这个风气在那里。 

佛法要做的事情,就是两件事:一件事情就是你的知见要透过去。因为人生的错误,就是两个地方,一个是你观念的错误,一个就是你行为的错误。行为的错误,是要终身修,三四百劫来修相好的,不是一朝一夕,你的行为全部能马上改过来的,那是长期的。那么观念的错误,有时确实言下即悟,就是你当下能够改变的。我们无始劫来的自我意识,如果你当下能够认定到没有我,而且这个没有我,不是脑子里面构造起来的没有我,而是亲自从身心、五蕴、十二入、十八界,这么一个个地去观察;或者你不去观察,就是通过持咒、通过打坐,有时候在当下能够粉碎,根尘脱落,禅宗的这个方法。 

修禅定的真正目的,是当下见地能够透过去。见地透过去以后,你就知道对、知道错,知道因缘果报,如实地承受,如实地没有承受的人,这个是见地上,非常重要的。如果在见地上,能够从生死轮回的此岸达到彼岸,或者说从梦幻颠倒的凡夫执着,到看到没有梦幻颠倒的本质,那对我们大家,没有开悟、没有见性的人来说,生命的方向就非常明确了。听法听多了,你的方向就明确了。那么这个方向明确,虽然对世间的五欲六尘,就已经知道五欲六尘终不可靠,终究是靠不住的。看上去好像有点消极,就大家都努力救的,是水中月,水中的月亮救得很圆满、很洁白、很干净、很开心,你却给人家泄气,说水中没有月亮。搞半天水中没有月亮,那我不要救这个水中月了,看上去有点消极,实际上,这是生命中唯一的归宿。你生命的真正的归宿,真正的依靠,是看见你的真相,而不是给自己一种,通过像心灵鸡汤一样的,给自己安慰一下,给自己暗示一下,给自己快乐一下,那个都还不够。 

所以大家在闻思的时候,有时候有些人很可怜,一辈子了,连做人要改恶向善都不知道,这个很可怜的。有一个名牌大学的教授,六十多岁了,看到佛法以后,他很感慨,他说几十年下来,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改恶向善,连这个道理都不懂。看上去这个道理最简单,但是他确实不懂。但懂了以后又怎么样呢?就是当你在改恶向善的时候,都已经很不容易了,可是世间能明白善恶、改恶向善、深信因果的,都已经很难得了,在这个基础上,你还要明白生命的本质在哪里。 

确确实实,我们大家要做的事情,并不只是说我们这一生当中很重要的事情,其实是人类几千年来一直都在追溯、一直都在探索的一个主要的话题。孔老夫子、老子、其他宗教的教主、释迦牟尼佛,大家都共同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佛陀把我们这个问题,前因后果讲得确实是最清楚、最透彻的,所以几千年来,这个主题不能改变。禅堂的禅风能够在,也是要当下让我们彻底地明白,水中没有月,天上确实有月亮。你既不能说水中的月影就是月亮,也不能说执着这个水中的月影当做月亮。这两种,道理上先明白,大家功夫上再透过去。

这次打七能够这么顺利地下来,本身也是对大家参与的人来说,应该说也是终身受用的。如果功夫做得不够,接下来还要继续做。有几个做得不错,在这个基础上再接再厉,继续努力。刚才前面总结的差不多了,这次打七就算圆满了。大家回去以后,功夫还要继续做,没有打开是因为功夫做得还不够,功夫够了以后,水到渠成,自然能打开。如果能打开的人呢,悟后起修,这个才开始真正的修行,方向不会偏了,从此走上正路。没有打开的人,我们还在摸索,在摸索,就是还是在六识和七识这个地方用功。如果打开了以后,他就不需要在六识、七识这里用功,就在了了分明的本来面目这里。实际上一切万法都是我们的本来面目,只是我们不认识了,已经模糊掉了,无始劫的执着、习气。 

明白以后的人,他是破除无明习气的这种障碍,所有的瓜葛、所有的纠结,都只是无量劫的习气的纠结,根本上就不会再纠结。透过去的人,从此就不再有“我”的问题存在。没有透过去的人,那个“我”的问题一直会在,哪怕你把它隐藏得很深,你装着说它不在它不在,有一天你做梦,它都会在。你就会觉得自己那个问题,结还没透过去。所以真正透过去,其实是不需要别人验证的。因为初果罗汉以上的人,验证不验证,他都是罗汉了,不可能说初果罗汉以上了我验证了就是初果罗汉以上,不验证了又变成凡夫,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真明白水中没有月亮的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个念头说“我要去救救那个月亮,那个月亮太可怜了、太苦了、太黑暗了、太脏了”,都不会。所以这一点,大家自己还有丝毫迷惑的,一定要把它通过心念耳闻,或者一念不生、了了分明,就在这个心地上再继续好好用功。 

如果心地上还用不起来,那你要再退一步,看看自己日常生活,人品道德还有没有问题,如果人品道德善恶还都不分的,那你就谈不上心地的功夫。你先把人做好,人做好了,能替周围人着想了,你不是一个恶人,不是一个坏人,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了,这个时候,你对破除我执,才会有松动的机会。如果还是自私自利的,围绕我,“我要成佛,我要干嘛、干嘛”,那你这个我不但破不了,进入邪教、外道的可能性会更大。所以大家在这条理路上透过去了以后,真正对于禅宗来说,包括我们心念也是以禅为体,以密为用,以净土为归。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