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元音法堂 > 法师随笔 > 空山无语 > 正文

空山无语(第108期):天台宗修行方法(八十二)渐次止观(六十九)

0035ENxKzy7yolWPPxX6d.jpg

(文/达空法师)

(三)、初入禅定时调心:

调心是调整心态,保证坐禅的质量。调心有二义:“一者,调伏乱念,不令越逸。二者,当令沉浮、宽急得所。”入禅定时调心要从两方面来做,第一要调伏心中妄想杂念,系心一缘,心专一安住于所缘境,相续安住在所缘的这一念心,不再打其他妄想,要时时觉照,将心念专注一境,不令放逸,不令超越正法之外,入于六尘境界。

第二是在心一境性之外,还要调节心念,保持内心寂静明了的状态,令心能够沉浮适当,宽急得所。沉浮是昏沉和散乱,宽是太松懈了,急是太紧张、急于入定了,这些都是不适宜坐禅的心态,调心就是要将心态调整好,身心安住宁静明了的状态,不妄想,不松不紧,不昏沉也不放逸散乱。

沉相是什么样的呢?所谓沉相,即昏沉的相,就是在坐禅时,内心昏暗无记,退失了明了性,昏沉无所记录,头好低垂,头也无法支撑,垂下来,这是昏沉的相状。昏沉的时候,应当系念鼻端,应该要把心念放在鼻端,将鼻端作为心念所缘的观境,意念专注于此,令心安住在所缘中,无离散意。心念紧念鼻端,让气血往脑部循环多一点,头脑就会慢慢清醒过来,昏沉就会消失,以此来对治昏沉相。

浮相是什么样的呢?浮就是动,在坐禅时思绪飘动,妄想纷飞,心念散乱,无法安住于所缘境,身体也不安,动来动去,心念在异缘,攀缘外面的境界,随妄想而动,难以安住所修之法,这是浮相,心漂浮的相状。如果心漂浮了,这时候应当安心向下,系念肚脐下三寸下丹田处,让心专注于此,心气自然下沉,如此则制诸乱念,很容易让心安静下来,心即定住,安稳自在,以此对治浮相,也可以避免过于精进用功导致的上火、头痛等禅病。虽然系心脐下的止观法是很好的调制心乱的方法,但是并不适合淫欲宿习很重的人修欲界定时使用,因为此法容易诱发淫欲,甚至修得越多淫欲心越重,难以抵挡,这种情况应当修系心鼻端比较稳妥。

总之,心念昏沈的沉相和心念散乱的浮相,是修习止观坐禅初入定时比较易犯的两个通病。初坐时易患散乱,坐久妄念少了,又易患昏沈,所以应当用系念鼻端来对治内心昏沉,沉者使之提举;用系缘脐中来沉降飘动的思绪,浮者使之潜降。不沉不浮,才是心调和相。

此外,入定的心也有宽急两种病相。定心急病的相状,是由于坐禅中内心对所缘境太急切,以妄念摄心,非以正念用心,因此入定,导致气往上升,结语于胸口或者头部,使得胸口急痛,身心不得安隐。要治此病,当宽放其心,放下一切浮念乱想;放松身体,深呼吸,观想气皆往下降,则胸口急痛就会自愈。患此症皆是用心过度,摄心太急,所以用心要合于中道,切不可急;也要有智慧观照,依止不生灭心而修行,妄想起,也了知妄想无自性,内心安住毕竟空,不随妄想动。

定心宽病的相状,是由于放逸过度,坐禅时内心松散,心志游漫,身体松软不振,如同睡蛇卷曲,或者口中唾液外流,或者六情昏沉暗昧,这些都是定中宽病之相。此时应当敛身正坐,抖擞精神,提起心念,令心专注一境,安住于所缘境中,不要使心向外驰求、懈怠懒惰,以此来对治宽相之病。

定心不光有宽急二相,还有涩、滑之相,涩即不肌滑,心有挂碍;滑即不凝滞,心有妄想。善能调心,观因缘法毕竟空即可消除涩相,摄心以消除滑相,此理义非深,所以推之可知。如上所述,调整好沉、浮、宽、急、涩、滑六种不调之相,是修习止观初步入定时的调心方法。

入定本是从粗入细。身为最粗,息居其中,心最为细,所以先调身,再调息,最后调心,运用善巧方便,调制粗相进入细相,令心安静,这是入定的最初方便。

概括来说,开始入定时调身心五事,调食以不饥不饱为最佳状态,也不要吃秽触和不适宜的食物;睡眠调节要适中,既不能放逸贪睡,也不能刻意节制少眠,以能保持精力充沛为宜;座上调身要做到七支坐法的七项要求,调和身体使之不宽不急,松紧适宜;调息使之不涩不滑,不急不喘,绵绵不绝;调心要不沉不浮,使之不妄想、不昏沉、不散乱。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